中国摄影在线-中国互联网品牌50强

当代语境中的“东方向度”——纪念摄影术发明175周年

2014-8-28 11:15| 发布者:cphoto| 查看:2764| 评论:2|原作者: 臧策

摘要:臧策西方智慧偏重“脑”,东方智慧偏重“心”。 “脑”的发展带来了人类的开化,促进了理性和科学的进步,而且具有不可替代的启蒙意义。西方智慧并非不关注“心”,事实上西方人对于心灵的探索,在现代文明中也是一 ...

臧策


西方智慧偏重“脑”,东方智慧偏重“心”。


       “脑”的发展带来了人类的开化,促进了理性和科学的进步,而且具有不可替代的启蒙意义。西方智慧并非不关注“心”,事实上西方人对于心灵的探索,在现代文明中也是一路领先的。如心理学、精神分析学等……只不过其对“心”的认识,也是通过“脑”来进行的,用德里达的话说,是“逻各斯中心主义”的——就连解构主义对“逻各斯中心主义”的颠覆,也同样是以“逻各斯”的方式进行的。西方智慧对心灵的探寻,就犹如寻宝者面对一座深不可测的宝藏,当历尽千辛万苦后终于接近了宝藏时,才发现在这些封存着人类古老智慧的宝藏中很多都镌刻着源自东方的象形文字……


       东方智慧是以“心”悟心的,其最高境界是绝圣弃智——让“脑”从“自我的挣扎”中回归“心”的圆满。东西方智慧的融合,在心灵的深层其实就是“脑”与“心”的融合;回归东方智慧,就是让人类现代文明从高度发达的意识自我,向蕴藏着古老智慧的心灵自我回归。就人类的现代文明而言,东西方智慧的隔离状态,所意味着的其实正是人类心智的某种分裂。在今天古老的东方智慧早已不再是不言自明的了,而且在厚重的历史尘埃之下愈发显得大而无当……而以分析见长的西方智慧恰可以成为打开这座古老宝藏的钥匙,为东方智慧的现代再阐释提供新的代码。对于西方智慧来说,从结构主义到后结构主义,从现代主义到后现代主义,直至可预期的后-后现代、后-后-后现代……其实质都只不过是以一种范式的“逻各斯”颠覆另一种范式的“逻各斯”,换言之也就是以“脑”的一侧去颠覆“脑”的另一侧。虽然结构主义让我们见证了某种“有为法”,而后结构主义又让我们洞悉了其“梦幻泡影”的一面;后殖民主义、女性主义等也有助于我们对被主流文明所压抑部分的认知,但这些源自不同立场的声音却在众生喧哗中走向了自说自话,而这与人类心灵的整合性却是渐行渐远的……如果在这样的理路上继续前行,各种所谓的“主义”终究会沦为花样翻新的智力游戏。


       艺术是人生的一种特别的智慧,只有将其置于智慧而非技艺的层面,才能抵达至高的境界。摄影是源于西方的一种现代影像媒介,但在智慧的层面上却与东方智慧最相契合。佛学讲“色空”讲“诸相非相”,而摄影则真的把世上的“诸相”变成了“色不自色”的影子。如果释迦摩尼在世时就出现了摄影,说不定摄影也会成为佛学修炼中的一大法门。在摄影出现之前的时代,人们只能用“水中月”和“镜中花”来参悟世相的虚幻,而摄影则直接把纷繁世相转换成了照片上的“梦幻泡影”。尤其是数字时代的摄影,已经不再仅仅是复制现实,而是虚构现实,并且成为了现实之一种。在这种语境中,摄影与其说是现实的影子,还不如说是影子的影子……

2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