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林路:不一样的风景和多元的审美

2014-11-13 10:28| 发布者: cpnoz| 查看: 3606| 评论: 2|来自: 摄影无忌

摘要: 卢彦鹏的《山-雾》系列 什么是“不一样的风景”?为什么我们需要“不一样的风景”?这样的问题,实际上早在2006年我发表在《中国摄影家》杂志第一期的文章《清算——风光摄影》中,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是,不仅当 ...

卢彦鹏的《山-雾》系列

 


什么是“不一样的风景”?为什么我们需要“不一样的风景”?这样的问题,实际上早在2006年我发表在《中国摄影家》杂志第一期的文章《清算——风光摄影》中,就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是,不仅当时有许多人不以为然,甚至说我扼杀中国的风光摄影,甚至在四年后的今天,一份中摄协的官方杂志还振振有词地说:风光摄影也曾遭受到无端的“鄙夷”。这可真的是从何说起?关键是当时更多的人是对我的这一观点产生了误读。所以当时我曾说,对风光摄影的“清算”,不是不要风光摄影,而正是需要对当前中国的风光摄影进行“深入研究”,“使其不断发展”。然而此次中国摄影金像奖的造假风波再次证明,中国的风光摄影不仅需要“清算”,而且需要更为深入的“彻底清算”,才可能不至于让中国摄影继续堕落——这可不是危言耸听!

 

首先需要辨明的是,“风光”和“风景”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异,只是后者在表达范围上可能比前者更为宽松一些,所涉及的人文因素更为丰富一些。于是这次色影无忌推出的这个颇有深意的展览,选择了“风景”而非“风光”,也正是为了推动中国的风光摄影或者风景摄影向更为多元化的空间发展。其实当年“清算”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当时我就反复强调:我们并不需要这么多从唯美的意义上对风光的描述,面对同一个风景成群结队的三脚架上的照相机在同一个角度疯狂扫射,说得严重一点,耗费的是整个民族的精气,得来的却是毫无现实价值的唯美碎片。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还会因此造成对许许多多原本纯净美丽的自然状态的损害,造成无可挽回的人文与自然的破坏。所以,中国风光摄影的这样一种“蔚然成风”的拍摄方式,早就应该在清算之列。如果是一般的初学者在某位“大师”的指导下,在同一地点和同一时间按下快门,可以说是情有可原的话,那么作为专业的摄影家,扎堆在同一景点进行所谓的“合作创作”(是否还算创作暂且不论),还有什么艺术价值可言?还谈得上什么原创性?如果进一步还拿这样一种小儿科的画面参加中国最高级别摄影奖——金像奖的评选,而且评委还如此“慷慨”地送出奖项,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进一步说,摄影者之所以拿这些“可以重复、可以超越”的照片参加评奖,是和中国摄影最高奖项评选观念的愚昧相关的。或者说,是中国摄影金像奖鼓励了这样一种毫无价值的创作倾向,从而导致了“悲剧”的发生。说得不客气一点,这次金像奖中大部分风光摄影作品都是可以重复或者说都可能在同一时间和同一地点多人同时拍摄的(事实已经证明如此),那么为什么评委或者说在某种权力话语支配下的评委还会投子认同?这样一些在中国摄影圈一抓一大把的风光摄影画面,凭什么就让其中的几个人获奖而弃天下无数摄影人不顾,这样有说服力吗?也正如我早先所说:其实,我们(尤其是中国摄影界)太习惯于所谓的唯美主义的风光摄影模式,一切以光影色彩为风光摄影的衡量标准,从而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局限了对多元化艺术空间的理解能力。其实每一位摄影者都应该静下心来想一想,成群扎堆地拍摄风光究竟是否适合自己、适合自己所身处的时代?“不一样的风景”这样的命题的提出,也许正是恰是时候!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风景的范畴实际上是非常丰富的,或者说所涵盖的空间是无穷尽的,绝非一般观点所认为的如此狭窄。其实从20世纪80年代的新地形学摄影开始,一些著名的摄影家就通过科学测量的思维方式、借用图像的探索语言进行地形调查与研究。在具体的摄影观念表现上,则是以全新的方式与姿态对待自然和人文的风景,成为建立在环境特点上的全新概念风景。作品往往以客观的地形地貌为特征,时而也会涉及特定地域的人文与民俗,而非一般观众习惯的纯艺术化的美丽,以便让自然和人文的景观打开与纪实摄影对话的可能。前些年,法国摄影家吉拉尔就曾带来过以中性的视线审视风景和人文的作品,而这些往往被中国观众不习惯接受的画面,在法国评论家的文字中则是被大力推崇:“他拍摄的风景就是他这样看到的,如果我们活在那里面我们也会这样拍,不用构成,不用通常的美丽如画。……甚而在我们的记忆,我们不自觉里面,我们有相关对这些照片的幸福心情。这些冷的图片变得非常情感,并且出现了巨大的美。”

 

所以,同样面对今天所看到的“不一样的风景”,我们必须学习调整欣赏的习惯,以便读出摄影家在镜头后面所蕴藏的某种深意。面对这样一些充满人文精神或者人文内涵视觉文本,它的出现导致我们欣赏的不习惯,是因为中国观众以往看到了太多甜美的景观和有意粉饰的民俗空间。在习惯的思维中,大多数拍摄者都将自然的景观当成审美对象,而非把它当作当时的人们一代一代地生活过来的空间。说穿了,一旦将风景当作死的遗产时,它才可以好像没有历史那样地被当作一个审美物体来凝视。然而我们所缺失的,恰恰忽略了“人文空间”不仅是审美空间,不仅是诗歌所写的空间,而是人们生活其中的空间。这个空间不一定唯美、干净、漂亮、完整,而应该有更为多样化的社会的、风土的和宇宙观上的深入观察。甚至我们还可以从这些理智、冷静地对客观景物和社会人物介入的画面,感受到摄影家不经意地展现出的自然生态与文化冲突的现状,给人以莫名的躁动和反思的可能。

 

张晓的《海岸线》系列

 

因此,追求摄影“唯美”的境界没有错,但是将“唯美”作为摄影唯一的最高的指向也就有失偏颇,追求多元的审美才是真正的出路。说得难听一点,中国摄影大部分沙龙的和唯美的摄影导向在某种意义上无疑是一剂思想的鸦片(在风光摄影中尤甚),它只会在更大的程度上窒息摄影的灵魂,而不是单单靠一点表面的繁荣和漂亮可以来拯救摄影者的。其实说白了,即便是诗意或美只不过是一种笼统的构建,在诗意或美的背后依然是各不相同的价值观、人生观等与现实密切相关的“政治性”的东西。中国摄影界有没有能力和勇气完全推翻长久以来的审美教育思想,全力来营造一个更令人舒心的创作环境?或者至少在容忍应有的消费性的审美欣赏的同时,更多地将摄影这样一个“大图像”的概念指向更为广泛的批判性的领域,从而真正以参与者的身份进入文化的空间,再造摄影真正的辉煌?


       
请静下心来审视我们身边无数“不一样的风景”!

1

鲜花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10-24 13:57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