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官方网站

“水下摄影为我打开新世界”(图)

2014-12-15 09:04| 发布者:cpnoz| 查看:1327| 评论:1|来自:人民日报

摘要:  水下摄影师吴立新和他的摄影作品。  制图:张芳曼  吴立新今年47岁,在他的足迹图上,有泰国、毛里求斯、马尔代夫、帕劳、汤加……最远处是红海。曾在外企工作的吴立新没有料到,2002年在三亚第一次接触潜水 ...
水下摄影师吴立新和他的摄影作品。


  水下摄影师吴立新和他的摄影作品。

  制图:张芳曼

  吴立新今年47岁,在他的足迹图上,有泰国、毛里求斯、马尔代夫、帕劳、汤加……最远处是红海。曾在外企工作的吴立新没有料到,2002年在三亚第一次接触潜水,竟会让他如此着迷,那一次潜入水底时,他就知道自己无法自拔了。从那以后,他把节假日都给了水下摄影。再后来,考到可以下潜60米的资质,索性辞职,干起了专职水下摄影师。

  “水下的震撼,几乎让人忘了拍照”

  群山环抱碧水,星罗棋布的翠岛散落万顷碧波—这是泛舟水面的游客再熟悉不过的浙江千岛湖。

  水下28米,几乎全黑,借助手中的潜水灯也不过两米左右的能见度,但是吴立新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致:“进到城内,右侧出现房屋,没有屋顶。向东南方向游去,黑暗中渐渐出现一座宏大的砖结构建筑,潜水灯的光线所及之处,满是精美的雕刻,这就是狮城那座保存完好的清代砖结构‘节孝坊’。我几乎在水下叫出声来。”

  50多年前,这千岛之湖因建设水电站而蓄水时,淹没了多处历史悠久的繁盛市镇和村落。如今,已被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狮城水下古城,经由吴立新的镜头,重回世人眼中。

  北京八达岭,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怀揣“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夙愿,登上长城眺望雄奇险峻的山岭;百余公里外的河北迁西,吴立新“反其道而行之”,静静潜入水下,寻找被水淹没的长城关隘。

  “在40多米深的水下,我终于摸到了潘家口城堡的巨大城门。我在幽暗的水中穿越门洞的时候,仿佛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似乎能听到金戈铁马的声响,看到城门前川流不息的人群……”吴立新说,“水下摄影为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这么近距离地触摸历史,感觉非常奇妙。只是很遗憾,再好的镜头也没办法百分之百地准确传达出水下世界的真实面貌。”

  水下世界,真有如此新奇的魅力吗?

  吴立新以第一次在汤加亲眼见到座头鲸时的感受证明说,“10多米长的身躯迎面向我靠近,最近时也就三五米,它求偶的歌声通过海水穿透我的身体,那一刻的震撼无法形容,就好像自己也融入了大海中。我整个人愣在那里,几乎忘记了拍照。”

  “可是,水下不能使用三脚架,高速游动的鱼群又容易搅动水流,这照片要怎么拍呢?”记者有些疑惑。

  吴立新笑了,“水下摄影与陆上拍摄有所不同,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普通相机加防水罩,就能满足基本拍摄要求;潜水服、气瓶、潜水灯等是必备装置;如果水温低,可以穿干式潜水服,脖子、手腕处都是密封的,水进不来,里面可以穿保暖内衣甚至电热背心;我会带至少两把潜水刀,废弃的渔网、绳子很容易缠到人。”

  “那么,下到陌生的深水中,尤其还可能遭遇鲸这样的庞然大物,真的不害怕吗?”记者问。

  吴立新又笑了,“其实水下的危险多数来自自己,只要了解了水下生物的习性,搞清楚如何靠近才不会让它们受惊,就很容易避免被攻击。即使对鲨鱼,我也是想办法去接近,而不是逃离。”

  “从来没有碰到过危险吗?”记者追问。

  “当然有。有一次在南中国海,我浮上水面后,发现接应船并没在约定的地方接我。当时,洋流正把我带往大洋深处,我只能不断打水,确保自己离礁盘不远。那片海域不是传统的航道,也不是捕鱼区,不可能有其他人来救我……”吴立新说,好在30多分钟后,接应船就找到了他。

  “没有拍摄任务的时候,就琢磨要去哪儿拍”

  国外拍得多了,吴立新发现,在国内,水下摄影还是个冷清的领域,许多水域都无人涉足,国内专职水下摄影师屈指可数。近几年,他开始把大部分时间花在国内:去三江源拍高原土著鱼类,下黄海拍甲午沉船,去青海湖拍湟鱼,去千岛湖拍水下古城,去南中国海拍水生动植物……

  “南中国海,我去了将近10趟,南沙、西沙、曾母暗沙,都拍过了。”吴立新说,“虽然那儿跟东南亚海域很像,但意义完全不同—那是我们自己的!”

  除了展现水下世界的美丽和新奇,水下摄影还有别的价值吗?

  “拍摄,有时也是生物多样性调查,可以通过影像让人们看到生物与环境、人与环境的关系,唤起人们对自然的关注和敬畏;海洋渔政部门要建设人工渔礁、海洋牧场,也需要我们去进行水下调查,拍摄影像;今年拍摄甲午沉船,是跟随考古队下去,拍摄沉船的现状,也记录考古队员水下科考的情况……”在吴立新看来,水下摄影可不仅仅只是拍拍照片那么简单。

  因为把记录视作一种责任,在吴立新看来,水下摄影必须严谨。他从2009年开始,四赴千岛湖拍摄水下古城,直到2011年才发表第一组照片,此后仍在继续寻找未被拍摄过的遗迹,希望尽可能全面地还原水下图景;他下到泸沽湖,拍到茂密的水草,却没见到一条鱼,所以至今未发表这组照片。“湖中应该有鱼,只是我那次没拍到,如果下去一趟就发照片,可能会非常片面。”吴立新说,水下摄影也需要长期坚持,走马观花地拍,意义就不大了。

  在吴立新的计划中,三峡库区的水下文物是他最想拍的。但是长江干流来水量太大,目前还难以成行。

  “没有拍摄任务的时候,你会干嘛?有什么个人爱好吗?”记者问。

  吴立新笑着答:“不拍的时候,就琢磨要去哪儿拍。”

  作者:有些疑惑。

  吴立新笑了 “水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阅读

图文热点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