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官方网站

借助摄影向人们展示某些问题

2014-12-16 09:22| 发布者:cpnoz| 查看:1386| 评论:0|来自:第一财经日报

摘要:钱梦妮 把所有学科融合起来 第一财经日报:为什么你用一本摄影出版物探讨如此宏大的问题?种子被机构储存起来究竟有什么不对? 明葛:我的祖父曾经是个农民,我也算是继承了家族的传统。摄影这件事非常好,因为你可 ...

钱梦妮

把所有学科融合起来

第一财经日报:为什么你用一本摄影出版物探讨如此宏大的问题?种子被机构储存起来究竟有什么不对?

明葛:我的祖父曾经是个农民,我也算是继承了家族的传统。摄影这件事非常好,因为你可以借助它见到很多人——然后我试图将摄影和文字连接起来。这里面最艺术的部分是,你看到的只不过是地下室的图片,稀松平常,然而在读过相关的文本之后会了解到这里是储存种子的地下室,于是图片背后的所有信息就会浮现出来。艺术、科学、数码、传统、历史、社会学、地理学,正是艺术项目把所有这些学科给融合了起来。

我们探讨的问题有些幽闭恐惧症的感觉,每个人都仿佛在黑暗中,与公众秘密紧密相关,而种子的价值与日俱增。所以我让书籍设计师以及文本作者根据这种感觉来工作——我们不是根据自然有机的规律发展,而是把有机物都储存到钢筋水泥的仓库里。

现在我们使用的仅仅是无数种子当中很少的一部分,比如说,公司只会出售五种水稻种子,只要一种不好就可以换新的,农民根本没有选择;但实际上储存的种子库里有成千上万种。未来农民们可能会要求公开这些种子信息,任其选用——但如果公司决定只售卖五种,那接下来还需要化学肥料、化学药剂,然后是针对家禽家畜的药品、人类自身所需的药品,最后导致了整体的健康问题、污染问题。

从政治和经济的角度很容易做出决策来建造这些种子银行,里面包含了所有的动植物信息,人类以为这样就掌控了全部的世界。另一方面,欧洲有学者认为,这样做也似乎可以抵消掉人类对破坏自然产生的愧疚感,甚至更加肆无忌惮——反正我已经保存了所有的种子,再怎么破坏都没有关系。

日报:进行拍摄的时候遇到的障碍主要来自哪里?

明葛:取得进入这些仓库的授权非常非常难,大概有10%的机构谢绝了我的拍摄请求。我跟他们说实话,也提出这些问题,有些人就比较害怕。科技和生物领域的进步太快了,导致政策、法律和道德方面远远地落在后面。我想是不是应该停下来,科学家、农民、学者一起探讨DNA、身体的秘密、物种,我们的未来到底会是怎么样。人类真不应该想也不想闷头往前冲。

农民走进美术馆

日报:你关注的都是非常实际的问题,人类、世界、国家,艺术怎样以它的方式来影响真实的世界?

明葛:我一直都在农艺学校里教课,可能身上同时混合了一部分的艺术、摄影、科学、人类学,因此总愿意接触更广泛的内容。我并不知道这是不是艺术或摄影,这只是我的工作方式。

这本书出来之后,有摄影师说不喜欢,因为有太多的文字、太少的图片;科学家说很喜欢,因为它同时结合了两个不相干的领域。我在瑞士和欧洲其他地方做了很多次介绍会,面对私人企业、艺术品收藏家和策展人。非常荣幸的是,作品得以在欧洲一个非常重要的美术馆里做展览——开始都是艺术爱好者来看,几天之后出现了些医生、农民参观者,有个农民告诉我这是他第一次进美术馆,是被展览所讲述的农业故事吸引来的。美术馆的人高兴极了,因为这就意味着有更多的受众群。大部分人提到科学、政治就只有一种专业的固定用语,而我则喜欢把所有领域放到一起,讨论的只是个公众问题。

日报:会继续用这种方式工作吗?认真看过这组作品的人可能根本不会再关心摄影甚至你本身,而是你所讲述的内容。

明葛:会。这是我的第四本书,接下来准备做的项目是关于气候变化的,风格上会更加偏向于艺术摄影。对我来说,每一本书的实验意义其实要多过纯艺术创作。我一直拍摄却很少冲洗,曾经有过连续拍摄六个月而没有见到一张照片的情况。很多人以为会在这本书里真的看到种子,但实际上大多数情况根本看不到。

我更像是借助摄影这个工具向人们展示某些问题,当然你也可以用其他的工具。曾经有个很出名的纪录片导演想跟我一起进行这个计划拍视频,我拒绝了。首先是因为要申请进入这些种子银行,带了摄像机和照相机那是两种不同的难度;其次,我更希望让观众可以静静地独自面对照片,自己思考,而电影往往解释了一切。大多数观众看完之后都有着非常强烈的反馈,或者是担忧、害怕、消极,或者是兴奋。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阅读

图文热点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