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官方网站

肖全:他拍谁就是谁一生中最好的照片

2016-12-20 10:25| 发布者:cphoto| 查看:2077| 评论:0|来自:凤凰文化

摘要:▲肖全作品《仰光小和尚》(2011年)▲肖全作品《加德满都》(2007年)肖全2007年在哈瓦那深圳商报记者杨青一个人一生中总会在恰当的时间遇到他的命运点化师。1989年,肖全看到了诗人钟鸣、赵野主办的民间诗刊《象罔 ...

▲肖全作品《仰光小和尚》(2011年)

▲肖全作品《加德满都》(2007年)

肖全2007年在哈瓦那

深圳商报记者杨青

一个人一生中总会在恰当的时间遇到他的命运点化师。

1989年,肖全看到了诗人钟鸣、赵野主办的民间诗刊《象罔》第二期封底,图片为拍摄于1963年的庞德肖像,78岁的美国诗人独自站在威尼斯的石桥上,礼帽风衣,右手持杖,鹰隼一样锐利的眼光和满脸的不平。下面一行字:“理解来得太迟了。一切都是那么艰难,那么徒劳,我不再工作,我什么也不想做。”

肖全被这幅照片击中,佛教里有句话:不怕念起,就怕觉迟。肖全说:这下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中国艺术家应该有这样感动自己又感动别人的照片。这才是人像!卡特夺下丘吉尔手中的雪茄,激怒这头雄狮并定格的瞬间也是,奥古斯丁·桑德拍的也是。除此以外,我们看到好多人物照都不是。太多的中国人拍人像根本没有理解真正的要领和人像本身想说什么,他们仅仅拍了一些躯壳。

庞德的这张照片既是肖全人像摄影的引领者又是他要到达的标本。他心里揣着这个标本走出成都,走向全国各地文化精英和作家明星。

柏桦看到肖全拍的自己的照片动容:你拍的照片肯定是那个人最好的照片。西川也感叹:没想到你拍的照片这么动人。舞蹈家杨丽萍说自己老了会躲起来不见人,但肖全可以拍她。三毛的弟弟感谢肖全说:“我姐姐最好的照片都是你拍的。”肖全说,得到被拍摄者家人的认可,比卖上千万还要开心。

事实上我们熟悉和常见的好多文化精英的经典照片都是肖全定格的:窗口戴着高帽子的顾城和谢烨,V字墙为背景的摇滚教父崔健,双手插兜俯视众生的姜文,身穿皮夹克把中国上下五千年都抗在肩上的陈凯歌。肖全镜头所到之处,凝固了每个人最见灵魂的瞬间,同时纪录了整整一个时代。

他家离何训田骑车只有10分钟的路程,当时何训田教训他:你拍照片是动脑子的,你不只是成都最好、四川最好,你还应该是中国最好的摄影师。好哥们吕澎当时筹措了1000元让他走向全国四处寻访拍摄对象。各路朋友帮忙引见推荐被摄者,肖全台前纪录了这一代,他背后同样有一群推手在促成这一代。

10年以后,收录114人的作品《我们这一代》让肖全名声鹊起,成了“中国最好的人像摄影师”,坊间流传着“他拍谁就是谁一生中最好的照片”。

● 辞职:

把自己从体制里解放出来

肖全在四川广播电视大学,拍摄老师的课程送到中央电大做教学片,工作有意义,但不是他喜欢的,所以很苦恼。想拍照片又没有时间。一位奥地利的音乐家好友说,你明天不来上班就有时间了。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肖全决定辞职,那是1992年。做出这个决定是需要勇气的。爸爸不理解,那么好的工作,有那么大的暗房,又有照相机,都是公家的,还有什么不满足?

肖全掉头不顾,辞职后第一个工作就是去拍杨丽萍。

当年他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杨丽萍跳孔雀舞就惊呆了,他跟家人说,我要给她拍照片,家人像听到白日梦一样看他的眼神他还记得。

肖全到杨丽萍家,绕着弯,兜着圈子跟她讲,说我刚把工作辞了,没人给我发饭票了,我的饭票怎么来的?得靠拍照片赚来。后来杨丽萍终于听明白了,她在一个信封里给肖全塞了1000块钱。肖全总算开张了,辞职前他一个月的工资才170元,这一下赚了半年的工资回来,开局不错。肖全说,成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算早的,今天很有成就的一些当代艺术家并没有脱离体制,他们有的看上去挺叛逆,有反骨,其实他们的那条脐带没有剪断。他觉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和选择,并不提倡人家这样做。只是当时自己有强烈的愿意,要获得更多自由的时间。

不过在他拍过的《我们这一代》的所有人物中,唯一给钱的就是三毛和杨丽萍,三毛在他拍完照片后非要给一个红包,里面塞了三百块钱。他不要,三毛说,你拿着,你还要买胶卷的。

肖全辞职后赚到的第一桶金应该是为张艺谋的《摇啊摇》电影拍剧照,在剧组一待半年,张艺谋当时跟剧组沟通,要给钱,还不能少,那一次赚了三万。

但是接下来每年的元旦都不知道钱从哪里来。但他把自己从体制里解放出来,获得了安排时间和职业的自由。

● 接拍订单:

把自己从观念上解放

第二步解放则是观念上的解放,为了获得一个寄放行李的地方,他开始接以前很排斥的商业订单。

1992年肖全离婚,作为职业摄影师他到处拍摄,行踪不定,行李就在全国各地各个朋友家寄存,有一次寄存在成都朋友家的行李箱被泡了一个月的水,马克·吕布送给他的毕加索的画册也被泡了,他当时很伤心。觉得生活敲了一个小警钟,是时候有一个窝了,起码要有个寄放行李的地方。

当时肖全在深圳《街道》杂志当摄影记者,拍封面拍黑白人像,杂志从1994年到1997年,四年出了多50多期。主编诚恳地劝他说:我知道你喜欢世界各地到处跑,你总得有个窝呀!等你跑累了回来,总得找地方歇歇。他拉着肖全死活劝他买了一套房,肖全的妈妈为此特别感谢主编。

肖全说为了供房不得不拿出很多时间和精力交换,开始接商业订单,当他供完这套房子时,长出了一口气,最后一笔钱往建行账户上一打,觉得再次获得了自由,现在想起来挺悲壮的!

后来皈依佛教的肖全说,修荣辱是佛教里一门重要的课。他顿悟:自己的手艺既然可以在特定的时间拍了我们这一代,拍了艺术家,拍改革开放,拍默默无闻的老百姓,为什么不可以为这些创业的企业家留下他们的影像呢? 既然众生平等,企业家也不能低看,因为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更何况世界上的摄影师除了约瑟夫·寇德卡拒绝商业拍摄外,连他的师傅马克·吕布都接受了大亚湾核电站的订单,好些特别伟大的摄影师也食人间烟火,也拍商业订单。从商业和艺术的挣扎中解放出来,观念上的解放最终为他赢得了一个寄放身心的空间。

● 摄影:

用自己的图片供养众生

2007年是中国当代艺术高峰的时候,很多摄影师慌掉了:为什么当代艺术卖那么好,纪实作品无人问津?不少摄影师开始玩当代的东西,根本不得要领。肖全没有慌也没有乱,他不明白为什么要放弃最擅长的东西去找可以卖钱的东西来拍呢? 他摇头拒绝,开始游走世界。2007年初去了古巴、巴西,遇到袁越,劝他尼泊尔才是最值他得去的地方。喇嘛尊者写的《大师在喜马拉雅山》对肖全特别重要,看完后他觉得历史上最有智慧而且修行的人都在那个地方,以前各种机会都推掉了,现在他跟那里的缘分到了。他在尼泊尔待了一个多月,去了佛祖出生的蓝毗尼,去了加德满都、博卡拉。加德满都的神庙、河床,牛在你身边蹿来蹿去,生生死死就在你身边自然、悄悄地发生。当你看清楚这些事情后,很多事情可以放下。

回来见了同修的旧友,朋友惊呼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他以前是长发,后面编很多辫子,在尼泊尔剪成了短发,一直到现在,再也留不长了。其实,改变的不止发型,还有整个相,相由心生。

2009年他帮朱哲琴在新疆拍片,当时《生活》杂志做了他的一期报道,他写的文章《美丽的世界》和他在世界各地拍的照片。朱哲琴看哭了,上车后在车后面捶着肖全的背说:“老肖,你就是干这行的,别的你就歇了吧!太牛了,你至少还可以再拍二十年。”他拍的这些照片,他理解的这个世界,他和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都令朱哲琴特别欣慰。她说,没想到你走到了这一步,太为你开心了!

三联生活周刊的一位记者看了肖全的照片后说,你现在的照片比过去的照片更加自由,更加辽阔。

肖全觉得心特别明静,可以轻而易举感受到爱、温暖、四季轮回。感觉人完全落地,不是踩在空中。2012年他在五台山皈依,开始学佛,他想拍五台山,想用他的方式去理解今天人的信仰。

《我们这一代》再版,做了《历史的语境和肖像》,语境部分是他加的,有很多照片加进去,普通人的肖像和当时的艺术家互为语境,是他特别满意的版本。

有个朋友看到杨丽萍甩辫子的照片跟杨丽萍说,你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情,不仅做你的舞蹈,而且用你的舞蹈供养众生。肖全觉得自己也是,他发愿用自己的图片供养众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图文热点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