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请使用中文注册  找回密码
     
 

安妮· 莱博维茨—肖像中创造传奇

2017-3-13 14:32| 发布者: cpnoz| 查看: 247| 评论: 0|来自: 网络

摘要: 作为肖像摄影大师,安妮· 莱博维茨的声名享誉世界。这位以拍摄名人而获取商业和艺术上伟大成就的女摄影师,富有传奇色彩,无论是她的拍摄,还是她的生活,就像遇刺前五小时被她的相机定格的约翰•列侬的伟大照 ...

作为肖像摄影大师,安妮· 莱博维茨的声名享誉世界。这位以拍摄名人而获取商业和艺术上伟大成就的女摄影师,富有传奇色彩,无论是她的拍摄,还是她的生活,就像遇刺前五小时被她的相机定格的约翰•列侬的伟大照片一样,成为缠绕人们心灵的永远话题。她在拍摄世界名人传奇故事的同时,也为自己制作着传奇。

郑幼幼解读安妮·莱博维茨

安妮· 莱博维茨以拍摄名人著称,她有机会与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演员、作家、运动员、舞者等合作,涉及的领域非常宽泛,这些人物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影响时代,安妮拍摄他们,更通过他们来反映她生活的时代。

安妮认为人像摄影永远只能呈现一个瞬间的片断,抓住小小的、彼此在生命中擦肩而过的片刻。生活非常复杂,单一维度的瞬间无法表达这种复杂。摄影师只能抓住片断,无法给出本质。但安妮却通过这些片断把人像摄影带入了完全不同的境界。她感兴趣的并非他们的身分,而是他们所做的事。

安妮为杂志摄影建立了一种模式,根据杂志对照片的需求,她发展出概念式影像和故事性影像,这符合商业要求、广告目的与读者趣味。她拍摄的杂志封面成为典范,至今无人能出其右。它们很好地融合了名人效应、潜在的爆炸性事件及影像的自身要求。

在表现上,安妮首先注重影像的个人化风格。她把布列松与弗兰克的个人化报道摄影风格融入时尚摄影,安妮最重要的作品几乎都是一些讲述最亲密故事的照片,既强烈又感人。其次用简单来包含复杂,她从拉蒂格的拍摄获得启发,并运用到概念性封面的拍摄上。她往往使用一些非常简单的点子,有时甚至简单到接近“愚蠢”,但效果却出奇地好。

安妮在商业摄影非常成功,她是当今世界活着的最有影响力的人像摄影师,也是薪酬最高的摄影师之一,但商业成就了她也局限了她。她的作品在收藏品市场,远未像在商业领域那么成功,商业与艺术的两全并非易事。

本期解读专家 郑幼幼

毕业于浙江大学中文系,曾就职浙江文艺出版社,现就职于浙江摄影出版社。历任摄影编辑中心主任、摄影工作室主任。喜爱音乐、阅读、影像、网游、美食。

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 大事记

●1949年10月2日,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沃特伯里。

●1967年,旧金山艺术学院学习绘画。

●1968年,获得第一台相机—美能达SR-T101。大二开始进修摄影课程。

●1971年1月,拍摄列侬照片登上《滚石》封面。1973年,《滚石》杂志特约摄影师。

●1980年,拍摄列侬与小野洋子的照片,当天列侬遇刺身亡。

●1983年4月,成为新《名利场》第一个首席摄影师。

●1990年,获得国际摄影中心(ICP)无限摄影奖(Innity Awards)。

●1996年,被指定为乔治亚州亚特兰大夏季奥运会摄影师。

●2005年,被《smithsonian》杂志评为“我们时代35位创新者之一”。《滚石》上列侬封面被美国杂志编辑协会授予四十年来最佳杂志封面。全裸出镜的黛米· 摩尔的《名利场》封面位列第二。

●2006年,被法国政府授予艺术及文学勋章最高荣誉“司令勋位”(Commandeur)。

从车窗里看世界

安妮· 莱柏博茨(Annie Leibovitz),在家里六个孩子中排行老三。母亲玛丽莲· 莱博维茨是一位现代舞老师;父亲塞缪尔· 莱博维茨则是美国空军中校。上世纪60年代后期,因为越战,父亲在菲律宾驻军,全家随父亲辗转于几个军事基地居住。

安妮很喜欢在车上——“你上了车,开车,身体安适了,心灵自在地悠游……”这段时间一家人基本生活在车上。安妮说:“车上长大的孩子很容易成为艺术家,因为我们是从一个相框看世界,也就是车窗的窗框。”安妮对弗兰克的一张全家在旅途中的照片特别有感触,那正是《美国人》一书中最后一张照片:弗兰克的妻子和两个幼小的孩子待在汽车的前座,天刚破晓,他们停在得克萨斯一个卡车停靠站,可以想象他们开了整晚的车。这张照片是弗兰克穿越美国的一次旅途中拍摄的,整个画面仿佛一位异乡人对这个国家的第一瞥。

早期温馨的摄影教育

安妮的摄影并非源于爱好,而是家族渊源。妈妈拍摄和编辑的全家照片十分丰富,这让安妮觉得相机就是另一个家人。1968年,全家在菲律宾克拉克空军基地过夏季,其间在日本买了第一台相机:美能达SRT 101。安妮开始用基地的暗房,因为没别的事可做,拍基地和基地附近的照片成为安妮唯一的消遣。那是她最早的照片。

进入旧金山艺术学院就读后,她遇到对她以后艺术生涯影响深远的老师莎夏· 蜜雪儿。学院研修班要求学员早上出去拍照,当天在暗房中冲印好,晚上就坐下来看并讨论,“出去、乱逛、那种即时性……像一种互动团体看着你的东西出来,你希望你的东西跟别人的放在一起是还可以的,是好的,整个过程都太棒了,太合我胃口了。”

旧金山艺术学院的摄影教学,让安妮接受了罗伯特· 弗兰克与亨利· 卡蒂埃· 布列松的摄影精神,谈到布列松的影响,安妮说:“第一本让我了解什么叫做摄影师的书是布列松的书,书名就叫《布列松的世界》……”

1.美国女演员格温妮斯与母亲(著名影星波丽丝•丹娜)

《滚石》时期的摄影天才

20世纪60年代后半期的旧金山, 空气中弥漫着骚动。1967年,音乐杂志《滚石》在旧金山诞生。摇滚乐就如同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集体宗教,《滚石》则是它的《圣经》,创始头十几年的《滚石》执着离经叛道的姿势,以音乐为媒介将目光投向政治与社会,把时代推向舆论的前线。

安妮的男友开车把她带到《滚石》杂志社大门前,几乎是把她推进去,安妮就这样踏进了《滚石》的门槛。1970年,简·温纳去纽约对“甲壳虫乐队”成员约翰· 列侬做一个长篇访谈,这次访谈后来成为新闻史上人物采访的里程碑之作。安妮要求跟简· 温纳一起去,这是她第一次碰到音乐巨星。这张照片成为《滚石》的封面。

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滚石》更鲜明地关注政治与社会事件。1972年,安妮与《滚石》的专栏作者、“刚左”新闻(GonzoJournalism) 创始人汤普森(HunterThompson)一起报道了总统竞选,这场竞选演变成一场巨大的丑闻“水门事件”,汤
普森帮助安妮学会如何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安妮抓住了尼克森走下红地毯上直升机,警卫在卷起红地毯这个非常有意味的时刻。1974年9月,《滚石》杂志刊载了安妮拍摄的这张充满暗示与故事的照片。

安妮在1975年随同“滚石”乐队拍摄其巡演,她拍摄了相当棒的照片,而其中最具象征意味的是主唱米克身着浴袍在电梯里的那张,“巡演已近尾声,他未着陆,他仿佛还在空中,从另一个世界飞临,他是最美的存在,像一只蝴蝶,自空中而来”。这些照片让安妮与滚石建立了一生的友谊,并且毫无疑问地令她成为摇滚世界中的不可取代的首席摄影师。

影星约翰尼•德普,代表作有《加勒比海盗》

旧金山时期的安妮像一株自由蔓生的藤,她直觉敏锐,抓取精准,很快便成长为一位明星摄影师,她很早就知道跟什么都不一样的东西,就会是好东西。

1980年乔纳森· 科特为《滚石》杂志做关于列侬的访谈时,列侬正准备复出,要推出他的新唱片《双重幻想》,封套上就是列侬拥吻小野洋子的照片。安妮最先的设想是让列侬与小野洋子裸身蜷卧于床上像唱片封套上那样拥吻,当安妮说出她的想法后,列侬表示没问题,但洋子说她只同意脱掉上衣。安妮说,“那上衣也别脱吧”。最后安妮拍了一张裸身的列侬蜷曲身子紧紧拥吻妻子的照片,列侬说:“你精确地抓住了我们之间的关系。”这张照片拍摄后五个小时列侬被刺身亡。《滚石》以这张照片为封面,上面没有一句话,只有杂志的标记。这张震撼人心的影像,“成了那个时代‘圣母送子圣像’般的存在”。

《泰坦尼克号》男主角莱昂纳多与天鹅之死

安妮在为《滚石》杂志工作中逐渐抓住了概念式封面的想法,但典型的概念式影像却是为《时尚》、《时尚芭莎》等时尚类杂志拍摄的。如躺在玫瑰丛中的贝蒂•米勒、涂蓝脸的“蓝调兄弟”、牛奶浴缸里的乌比•戈德堡等。概念式影像主要是借助一些道具或手法,给影像附加触发某种隐喻或联想的线索,进而突破封面拍摄的常规模式。

列侬与小野洋子

颠峰时期的故事性影像

安妮在《名利场》的巅峰之作是1991年刊登的封面“黛米•摩尔的全裸怀孕照”,这张照片成为媒体的爆炸事件,引发了旷日持久的关于女性的话题,让杂志销量从80万飙升到1000万份,创立最高纪录。

20世纪90年代后期,安妮的拍摄形成一种成熟的故事性影像模式。她为《时尚》拍摄时装。时装在她看来就像雕塑的碎片,当它们包裹在肉体之外仿佛就获得了生命,为了真实展现时装给人的感觉,让观赏者把兴趣点落在时装之上,安妮将它们置于电影一般的情境中,让它们成为人物以及或明或暗的叙事框架的璀璨部分,在影像呈现中经常将其他的元素与时装并置,事先设置细致的架构,把拍摄所涉的元素一一部署到位,并按情节线索预拍。

这样的工作往往需要一个团队的通力配合。安妮对这类拍摄任务的驾驭已经跟导演非常接近。这类拍摄在《名利场》杂志中更多地表现为好莱坞明星的电影式故事影像。它们有时取自某部真实的影片,有时杂糅几部影片的元素,有时是为拍摄虚构的脚本。越到后来,越依赖后期制作,通过数码技术叠加到最后的照片中。

与影评家苏珊· 桑塔格的恋情

安妮之所以成为非常传奇的摄影家,还因为她与苏珊· 桑塔格之间讳莫如深的同性恋情。她们相识于1988年,安妮为苏珊拍摄随笔集《艾滋病及其隐喻》的封面。她们搬进了纽约同一栋公寓大楼,不住在起,却看得见对方房间的风景。安妮说:“我发展出这段关系,我很想接近那种伟大……”苏珊的知性与学识开启了安妮未曾开启的领域,她帮助安妮回归到影像的初始状态。

1993年,在苏珊的要求下,安妮首次前往萨拉热窝拍摄这座被围困的城市。那是战争,一切都只剩赤裸裸的生与死,而且生死居然都毫无道理。那真让安妮经历了所谓的平等。苏珊把安妮拉回到最初——报道摄影,小相机,没有一大堆摄影人员,只是跟那个地方和景物建立一种亲密关系。那些照片既强烈又舒展,它们不像封面或广告是张着的照片。

桑塔格的文字中始终充斥着一种知识分子最难能可贵的独立思考。在这个“专家没有灵魂、纵欲者没有心肝”的年代,她被公认为“美国公众的良心”。这种知性与独立思考的精神被灌输给安妮,并让安妮开始在创作中有意识地寻找这种缺失。

苏珊从1977年开始一直为各种癌症折磨,她患白血病后去西雅图接受骨髓移植,手术失败后,安妮用小担架把她接回家,那时她第一次意识到应该拍一些照片。她在医院陪苏珊过圣诞节,三天后苏珊去世,安妮用数码相机拍摄。照片印出来后是很诡异的绿色,但安妮很喜欢。安妮还拍摄了苏珊的手,那双握着笔影响全世界摄影人的手,静静地置于身前,很直接,但又意味深远。正如阿维顿所说:“当情绪或事实转化成照片的一刻,它就不是事实,而是意见。”这一刻,安妮接近了那种伟大。

安妮一直单身,却有三个女儿。52岁时安妮在苏珊的陪伴下生下女儿莎拉,父亲的身份成谜,据传安妮并未从精子库获得精子,精子的提供者可能是苏珊的儿子。这个女孩是安妮与苏珊共同的孩子,她也像她们俩的同性恋情一样成为禁忌话题。2004年,苏珊与安妮的父亲塞缪尔相继去世后,安妮又借腹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一个取名叫苏珊,另一个则叫塞缪尔,这次她们的父亲依然成谜。苏珊是安妮生命中很重要的人,“苏珊来了,进入了我生命,又走了,再一次,我只剩下我的工作。工作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关系。随着失去,真正的失去,拍照成了一种慰藉。”

苏珊•桑塔格在家中

现实生活的窘境

2007年,安妮为英女王伊丽莎白拍摄肖像时,请女王摘下王冠。BBC误播了女王怒气冲冲经过白金汉宫走廊的录像。接着,安妮为15岁的美国青春女星米莉· 赛勒斯拍的半裸上身性感照片刊在《名利场》又掀波澜。此外,安妮自2009年陷入财务窘境,她用所有作品的版权与房产作抵押向艺术资本集团借贷的2400万美元令她面临破产。显然,这位获纽约摄影中心终身成就奖、明星心甘情愿为她解衣上镜的女摄影师永远不会被公众忽略,也永远不会停下她的脚步,近几年的全球摄影巡展,以及2011年完成的《朝圣》再一次说明,摄影是安妮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我没有两种生活,只有这一种。”

安妮·莱博维茨收藏的经典画册

安妮· 莱博维茨收藏有十五本对她有特别意义的画册,其中有不少已经是绝版,在此我们精选出四本以飨读者,从中也可以领会安妮对于摄影的理解。

1.《黛安· 阿勃斯:光圈专辑》 (1972)

这是我最先仔细研究过的画册之一。里面的肖像照拍得一目了然,给人非常直接、简单之感。我常常会去琢磨肖像照的主体和他们周围的各种东西,比如试图找出阿勃斯在某个构图中怎样恰当地借用窗帘,就那么一小块窗帘,但对她正在进行拍摄工作的房间来说不多也不少。

2.赫尔穆特· 纽顿,《白人女性》(1976)

赫尔穆特是一位伟大的肖像摄影家,他拥有非常强有力的视点。我未必喜欢这本画册里的所有照片,但尤其欣赏他那么强大的视点。他在时尚摄影“安全”的一刻开始创新,他和盖· 伯丁都有这样的天分。他们按动按钮让我们看到视点如何破界,对一个摄影师而言,看到他们一一突破惯常视点,总是令人感觉非常新鲜。

3.《乔治娅· 奥基芙,阿尔弗雷德· 施蒂格利茨的肖像摄影》(1978)

阿尔弗雷德· 施蒂格利茨拍摄的乔治娅· 奥基芙的人体照片可能是我最喜欢的照片。它们亲密而性感,你能感觉到施蒂格利茨对奥基芙的爱意。那些姿势传达出只有恋人间才会有的交流。这种温柔你同样可以在爱德华· 韦斯顿为卡丽丝· 威尔逊拍摄的裸体照片、
罗伯特· 马普尔索普为帕蒂· 史密斯拍摄的早期习作、伊莫金· 坎宁安在雷尼尔山国家公园度蜜月时为丈夫拍摄的裸体照片中看到。

4. 南· 戈尔丁《性依赖叙事曲》 (1986)

南· 戈尔丁拍摄她的朋友,她认识的人们。我对此深怀敬意,但对我而言,她作品中最新鲜的是运用色彩的方式。非常放松、亲密而自然。她之前的大部分重要的摄影家都是拍黑白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GMT+8, 2017-4-23 22:17 , Processed in 0.15358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