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注册  找回密码
     
 

战地摄影师唐·麦库宁:我们不能向摄影女神要求太多

2017-3-17 10:15|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427| 评论: 1|原作者: 唐·麦库宁

摘要: 唐·麦库宁(Don McCullin)(1935-)著名英国战地记者,被公认为当今世上最杰出的、最为勇敢且最为敏感的战地记者。  唐·麦库宁(Don McCullin)(1935-)著名英国战地记者,被公认为当今世上最杰出的、最为勇 ...
唐·麦库宁(Don McCullin)(1935-)著名英国战地记者,被公认为当今世上最杰出的、最为勇敢且最为敏感的战地记者。

1.jpg


  唐·麦库宁(Don McCullin)(1935-)著名英国战地记者,被公认为当今世上最杰出的、最为勇敢且最为敏感的战地记者,入选自1855年至今150年以来世界54位新闻摄影大师行列他的照片被世界各地主要的美术馆列为馆藏。他所拍摄的照片几乎涵盖了20世纪下半叶的主要战役,其中有很多幅都已成为时代符号。作品备受当代艺评家如约翰.博格、苏珊、宋妲等人关注。唐·麦库宁因众多不朽作品的主题而享誉国际新闻摄影界,晚年定居英国乡间拍摄风景照,致力于呼吁和平。

2.jpg

帮客街的老大帮  这张照片刊登在1959年2月的《观察家报》,开启了Don McCullin的摄影师生涯

29.jpg


  唐·麦库宁因众多不朽作品的主题而享誉国际新闻摄影界。晚年定居英国乡间,投身于拍摄风景照,大力呼吁世界和平。在多年的战地摄影生涯中,唐·麦库宁足迹遍布塞浦路斯、孟加拉国、尼日利亚、老挝、北爱尔兰和黎巴嫩等地。他曾无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并用手中的镜头记录着战争的残酷与暴力。三十年来先后拍过赛普路斯、越南、柬埔寨、刚果、比亚法拉、以色列、北爱尔兰各地的战事。在拍摄黎巴嫩萨巴和夏提拉两处大屠杀后,决定不再拍摄战争,而改拍风景。麦库宁走过的地方像是人间炼狱,所拍摄的照片就是人类黑暗面毫无遮掩的展现,而每幅影像都是他用生命换来的。跑遍世界各地的杀戮战场,在鬼门关里来回奔走的的影像记者唐·麦库宁用文字与照片纪录了死亡的真实面貌(并非肇因于疾病或意外,而是完完全全由人类的贪婪与仇恨所造成)。

28.jpg


  唐·麦库宁早期在伦敦的工艺美术学校学习绘画,并在中东和地中海英国皇家空军服役时,担当摄影助理职位。以后作为玛格南图片社的成员,他的战地生涯长达19年。和菲利普格列琼斯是同时代的人,也都以报道战争而闻名。足迹遍及刚果、柬埔寨、越南、尼日利亚、印度、巴基斯坦、撒哈拉、北爱尔兰及世界各地,曾经无数次与死亡擦肩而过,甚至曾被关入乌干达阿敏的死亡监狱。

27.jpg


26.jpg


  但是他用自己手中的镜头记录了战争的残酷与暴力,并将相关图片发表在世界一流的杂志上。一方面他的影像备受讨论,他的作品连英国政府也畏惧,他的经历令间谍小说作家约翰·勒卡雷(John le Carre)大为折服,他的一生跌宕起伏,比大多数小说、电影都精彩,很少有男主角能如他一般能剖析自己的黑暗与卑懦;另一面他的摄影作品深刻反映了底层社会,描绘了失业、受压迫和贫困的人们的生活境况。他以一张照片一鸣惊人,首次采访战地即获得当代摄影记者的最高奖项,以其新闻纪实性的摄影成就著称于摄影史。在摄影方面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特色。他曾说:“暗房不光可以冲洗胶卷、照片,也是寻找自己、跟自己对话的地方。”犀利唐·麦库宁最大的挫败经验是1982年的福克兰战役和马岛战争。

3.jpg

军中牧师带越南老妇离开战场,过年期间北越偷袭,顺化,越南,1968


4.jpg

24岁的饥饿母亲抱着她的小孩,比夫拉,1968年


  战争给人的带来的非人性化的伤害让人处在残酷、血腥和恐怖之中,它让一个有良知的摄影师有了负罪感,当知道战争是如何践踏和摧折人性后他们不得不把这些记录下来,不得不挖掘那最痛苦的一瞬间,去揭露那种种的暴行,希望的是唤起人们的觉醒,唤醒那些为了侵略者那些制造战争者的良知。麦库林在《不合理的行为》中说:我们都受天真的信念之害,以为光凭正直就能理直气壮的站在任何地方,但倘若你是站在垂死者面前,你还需要更多理由,如果你帮不上忙,你便不应该站在那里,试着拍下和平吧!那其实比拍摄苦难影像更难,却是一个改变当今好战世界的方法。

5.jpg

基督教民兵在一个巴勒斯坦女孩尸体旁唱歌,贝鲁特,1976年

6.jpg

美国部队,西柏林,西德,1961年


  摄影心得:


  唐·麦库宁在摄影方面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特色。他曾说:“暗房不光可以冲洗胶卷和照片,也是寻找自己、跟自己对话的地方。我尊敬底片,我相信这样才能得到我四周自然力的尊敬。”“我们不能向摄影女神要求太多,一年一张好照片──也许一辈子只有一张,


  要知道节制。”或许是职业训练的关系,唐.麦库宁的观察很细腻,用几近白描的文字叙述出战争景象:他跟着士兵一起跳下直升机,甚至捂不住伤口;或是,他走进一个安静的、刚被轰炸完的村落,因为背着伤民指引他走向尸体,他写着自己在家属注视下,严肃的完成工作。所以他不能再说服自己只是客观的记录者,原本单纯做为一个摄影记者的职业以及工作获得的自信成就,到头来,他该如何看待?

7.jpg

越南顺化市,1968年2月

8.jpg

北爱尔兰,1971年,天主教青年正在躲避英军的催泪弹攻击


  你会说这是迷信,但是我相信,只要稍不留意,照片就会给我开个玩笑。


  我在成长中记录了人类的无知,贫穷与偏见,这也是我人生的重大职责。即便我记录着,他们也不会消失,我只有不断地记录着 。

10.jpg

伦敦反战示威,1960年

11.jpg

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在“春节攻势”中腿部受伤,顺化,越南,1968年2月

  我曾深深的怀疑上帝的存在,然而在我一次次目睹那些残忍与丑陋之后,我双腿跪地,心里默念:“上帝啊,请带我离开这样的世界”。


  我总是用心去拍照,而不只是用我的双眼。只有这样,别人才会用心去欣赏我的作品。


12.jpg

西柏林的人看着在柏林墙另一边的亲友,西德,1961年11月

13.jpg

西哈特尔普尔,1963年

  我曾被操纵,但我也操纵过别人:我用相机去记录那些人的痛苦与苦难。可我感到无比惭愧:我惭愧我不曾有过宗教信仰,我惭愧我在他们受苦难的时候只是拍完照就走开却还劝着自己说:“不,不是我杀了他们”。最后我疲倦了这样的自己,为了惩罚我自己,我愿拍摄大自然。


  我为什么要摄影?


  他答道:恰当的时刻到恰当的地方。我有一种禀赋,能在恰当的时刻到恰当的地方或者至少在恰当的地方,耐心等待恰当一刻的到来。几天前,我到西部海岸拍海景。我坐在海边,望着云彩,一边想像我期望的变幻。两个小时以后,云彩的形状竟然与我想象的一模一样,于是我拍了照片、回家、上天指明一条人生道路。

14.jpg

一个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正在向远处投掷手榴弹,片刻后他的左手被射穿,越南顺化市,1968年

15.jpg

一名巴勒斯坦妇女回到被摧毁的家中,萨布拉难民营,贝鲁特,黎巴嫩,1982年9月


  “我尊敬底片,我相信这样才能得到我四周自然力的尊敬。你会说,这是迷信。但是我相信,只要稍不留意,照片就会给我开个玩笑。放入相机的每一个胶卷,都有这个危险。相片就在那里,谁都能得到,但它不属于任何人。我尊敬它就像尊敬大海:因为它比我大得太多了。”凡是从事过黑白摄影的摄影者都深知:黑白摄影的奇妙和乐趣主要源自于暗房。黑白胶片冲洗是黑白暗房技术的首要环节,它对最终影像的品质起着决定性作用。在冲洗时,我们必须遵从一定的步骤和规律,并进行必要的技术控制,才有可能获得一张完美的底片。


  非洲我们不能向摄影女神要求太多,一年一张好照片──也许一辈子只有一张,要知道节制。通常你避免这种方式,因为你觉得这种安排的习惯会使你失去了距离,这距离对你是非常重要的。——唐·麦库宁

16.jpg

一名被吓呆的陆战队D连士兵,正等着上车离开前线。Don McCullin蹲下来对着他按了五下快门,这个士兵没有眨过眼睛,一动不动,所有的底片一模一样。顺化战役,越南,1968

18.jpg

一位过世的北越战士,1968年


  他在贝鲁特造访一所精神病院时,整个医院正在遭受猛烈的炮击,镜头前的一位年纪大而庄重的病人彷佛在质问着整个的人类文明:怎会发生这种事?那些精神正常的人都失去良心了吗?


20.jpg

乞丐,伦敦,1973

19.jpg

因丈夫被希腊军队杀死而悲恸的土耳其妇女,塞浦路斯,1964年1月

  开始,他认为:当被你拍照的人快饿死时,你想有英雄主义是不可能的。我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赋予那些饱尝灾难的人最多的尊严,因为我的工作是唤起有能力协助的人的良心。可是若干年后,同样的面对战争,他却写下了这样的文字:我们都受天真的信念之害,以为光凭正直就能理直气壮地处身任何情但如果你是站在垂死者面前,你还需要更多东西。如果你帮不上忙,你便不该在那里。

 

27.jpg


28.jpg


  文图均为资料图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GMT+8, 2017-12-16 11:17 , Processed in 0.2486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