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注册  找回密码

泰瑞·奥尼尔|记录传奇年代

2017-6-6 14:16|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583| 评论: 0|来自: 中国论文网

摘要:   50年前,我是一个在伦敦酒吧里演出的爵士乐鼓手,我想去纽约,跟最好的乐手合作。当时我想,如果能在英国海外航空公司搞到一个工作,空乘什么的,那就最好不过,我可以在飞行任务的间隔在美国玩爵士乐。中国论文 ...
  50年前,我是一个在伦敦酒吧里演出的爵士乐鼓手,我想去纽约,跟最好的乐手合作。当时我想,如果能在英国海外航空公司搞到一个工作,空乘什么的,那就最好不过,我可以在飞行任务的间隔在美国玩爵士乐。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5/view-4872742.htm
  不过我没能当上空乘,他们把我调到了“技术摄影部门”,丢给我一部相机,跟我说:“去拍一些在希斯罗机场乘飞机的人,快乐的夫妻出行或者一家团聚之类的,我们可以用来做宣传。”那会儿我对摄影一窍不通,我买了一些摄影杂志,边看边学。 
  有一天,我在机场看到许多从非洲来的酋长和酋长夫人,他们穿着让人惊叹的民族服装,他们中有一个英国男人,靠在椅子上睡着了,我觉得这挺有意思,就拍了一张照片。那人叫拉布·巴特勒,是内政部长,不过我可不认识他。要知道那会儿我们还在大英帝国时代,身为一个有影响力的政客,在接待外宾时打盹可不是小事。 
  后来有个记者从我这儿买了这张照片,后来他的编辑又来跟我买更多的照片。没过几年我就成了舰队街收入最高的新闻摄影师了。 
  再后来,我有了一种新的玩音乐的方式,我找到那些年轻的乐队和乐手,为他们拍照片,报纸和流行杂志都需要这些。1963年,我拍下了披头士和乔治·马丁在艾比路录音室录《Please Please Me》的照片;当时还有另一支不怎么出名的新乐队找到我,要我为他们拍一组好照片,增加知名度,于是我带着他们在伦敦转了一圈,把他们拍得又帅又酷,后来大家都认识他们了。差点忘了说,那是滚石乐队。 
  那会儿我们还不知道这个1960年代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都太年轻了。我还记得我经常跟列侬、麦卡特尼、贾格尔和理查兹他们混在一起,看他们录新的歌。麦卡特尼有时候会聊着聊着就哼出来一首歌,然后列侬把词填好,贾格尔他们再把它录成唱片,《I Wanna Be Your Man》就是这么出来的。这是滚石的第二首单曲,也是第一首出名的歌。披头士在滚石成立的初期给了他们很多帮助,贾格尔和理查兹都不会否认这一点。 
  我们曾经谈论过这股摇滚风潮什么时候会过去,然后我们会做些什么,后来我们觉得应该在银行或者别的什么地方找个靠谱的工作。我们都觉得自己搞了一场很了不起的狂欢,音乐、夜店、衣服、姑娘,我们都有了,但这不会长久。如果运气好或许还能再维持2年,然后没人会再记得我们,所有的欢呼都停止了,我们也将跌下神坛。 
  当然了,后来摇滚成了很大的产业。我和其他一批摄影师跟这些摇滚明星们一起创造了那个躁动不安的1960年代。我们是新乐队成名的快捷通道,因为杂志社会买我们的照片放到封面上,关键在于照片是谁拍的,而不是拍的谁。 
  我用35毫米胶片,新玩意。之前摄影师给人拍肖像时都要在采光和架设相机这样的细节上花很多时间,但我用35毫米胶片就方便很多,我可以拿着相机找角度拍,一卷36张,我的包里通常有十几卷胶卷,总能拍到几张我想要的。 
  有一天晚上我带着艾娃·加德纳去见了罗尼·斯科特,结果这个姑娘出言不逊,我们一起被轰了出来。还好,后来她嫁给了弗兰克·西纳特拉,当我告诉她我想拍她丈夫时,她写了一封介绍信给我。 
  到今天我也不知道她究竟在信里写了什么,但这封信确实给了我机会去拍我最喜欢也是最好的照片。我飞到了迈阿密,弗兰克和一个年轻的女演员正在那儿拍戏。我揣着那封信去了他住的酒店,希望能搞定门口的保安,然后突然他就出现了,带着他的随从朝我走来。 
  我赶紧上前把那封信递给他,我想那时他还爱着艾娃,也许他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她的爱,即使后来他们离婚了。他打开信封读了一遍,然后把信收进口袋,转身对左右的人说:“这个小伙子是我的人。” 
  后面的故事就顺理成章了。在接下来的3周里,我跟他形影不离,在住所,在公共场合,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场合,我想拍就拍,而他完全不介意。后来,他会经常打电话给我,说他要去伦敦、拉斯维加斯或是别的什么地方,问我想不想跟他一起去。我觉得他是世界上最酷的人,而他也知道我的照片让他有更多的曝光度。 
  50年来我从没停止过拍照。我经常被邀请到片场,去拍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们,从巴铎到伊丽莎白·泰勒。摇滚乐队和音乐家让我去他们的后台拍片,那时没几个摄影师有这个待遇。从007的片场到好莱坞的工作室,我有很多机会跟世界上最大牌的明星混在一起,拍他们的照片,后来我和他们中的许多人成了真正的好朋友,而且,我还在工作中找到了自己的挚爱,我的妻子,费·唐娜薇,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我还给杂志封面拍过很多首相和总统,其中伊利莎白女王和戴安娜王妃是最好相处的。 
  在那些日子里,人们都很真实又没架子,没有什么野心勃勃的经纪人老想着控制你看到和拍到的东西。也没有数码相机和电脑,没有PS也没有合成照,“真实”这两个字还是货真价实的。如今你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数字的,被经纪人和市场运作美化过的。从圣彼得堡到纽约,从年轻学生到中年职员,我听到得最多的,是对于过去那个年代的怀念,他们知道如今他们看到的一切都逃不开广告和流行宣传的污染。不过我想我们再也不会回到那个年代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GMT+8, 2017-11-18 21:54 , Processed in 0.21995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