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注册  找回密码

吴家林:“国展”已代表不了中国摄影的最高水平

2017-11-10 14:18|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67| 评论: 0|来自: 凡是摄影

摘要:   第25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俗称“国展”)评奖结果于近日揭晓,吴家林受邀担任纪录类评委,围绕着本届国展的作品及评选,对吴家林进行了独家采访。  凡哥:吴老师好,中国摄影家协会(下简称“中摄协”)无疑是中 ...

  第25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俗称“国展”)评奖结果于近日揭晓,吴家林受邀担任纪录类评委,围绕着本届国展的作品及评选,对吴家林进行了独家采访。

  凡哥:吴老师好,中国摄影家协会(下简称“中摄协”)无疑是中国最大的摄影组织,您也是中摄协的会员。跟我们介绍一下您眼中的中摄协吧。

  吴家林:对一个生活在边地小地方、自学摄影的我来说,加入中摄协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我拿起相机糊里糊涂拍了13年照片后,于1981年39岁时才加入中摄协。这是中国优秀摄影师的组织。

  多年来,协会的历届组织领导者都怀着培养、造就更多更好的中国优秀摄影师的良好心愿勤奋努力的工作。但由于种种原因,事与愿违,协会受“文革”极左思潮、港澳台沙龙摄影的影响极大。

  1988年,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节首次隆重策划,要向世界介绍、展出中国摄影师的作品。影节主席一开始找中摄协,但是中摄协推荐的几乎全是缺乏艺术个性的沙龙风范的唯美照片,在他眼里这是业余爱好者玩的陶冶情趣的照片。他只好亲自到民间寻找适合的摄影师了。他先后在北京、西安、成都、广州、上海5城市挑选,最后选中风格各异的吴印咸、凌飞、陈宝生、高原、张海儿、夏永烈6位摄影师,参加当年阿尔勒国际摄影节,并举办摄影个展。这是中国摄影师第一次以较强的阵容参加西方著名的国际摄影节,让西方主流摄影刮目相看。

  而中摄协始终与西方主流摄影机构失之交臂。为了与世界接轨,以至于后来加入了国际摄影艺术联合会(FIAP其实就是一个国际沙龙摄影组织),拍摄理念、评判照片、展览、比赛,几乎都形成国际沙龙摄影大同小异的模式。大多数中国摄影师只知道按这种沙龙摄影模式努力创作,力争在FIAP获金奖,才是国际摄影最高奖,误导了多少中国摄影师。多年来,为数很少的中国摄影师偶尔被西方主流摄影机构邀请去参加影节办展,或在琼斯母亲基金及尤金.史密斯基金获奖,都是鲜为人知的个人行为。

  

  凡哥:1998年您曾公开声明退出云南摄协,之后您和云南摄协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吴家林:我曾是云南摄协的筹备创始人之一。退会是因为不满当时协会的发展方向和处理事情的态度。不过之后我也曾参加过云南摄协举办的一些展览和研讨会活动。后来,有领导动员我重新入会,我表态我已退休了,入会就罢了,今后凡是对云南摄影发展有益的事我一定积极支持。或许,他们觉得我不领情,导致在后面诸多的摄影节或者相关活动上否定我,甚至扭曲一些事实来封杀我。

  坏事变好事,这反倒让我有更多的时间精力投入到创作之中;投入到在全国各地举办人文纪实摄影义务讲座中;投入到用摄影做公益事业中,我在2014年,在香港举办义卖“云南山里人”摄影作品,用义卖的45万元全部捐赠给昭通市昭阳区盘河镇新华小学盖教学楼,了却我回报云南山里人的心愿。

  凡哥:各玩各的已经那么久了,今年中摄协又邀请您去当国展的评委,您是怎么看待这个变化的?

  吴家林:这一届中摄协换了优秀摄影师出身的王瑶任分党组书记兼主席,中国摄影人终于盼来了一位真正的内行领导人。我是寄予很大希望的。能邀请我这个曾被封杀的人去担任国展评委,就是个很好的证明。当然,中国的摄影由于长期复杂的历史原因形成今天这个局面,要想一朝一夕就改变也是不现实的。我坚信中摄协的前景会越来越好。

  凡哥:您怎么评价本届国展?

  吴家林:我担任评委的纪录类一共3万多张来稿,百分之八十以上是风光、沙龙、表演性的伪民俗照片,还有来自同一个拍摄景点、同一个画面、大量的雷同照片。而当代中国优秀的、有影响力的摄影家们,几乎都不送作品参加。国展已经代表不了中国摄影的最高水平。这是几十年来中摄协一贯倡导风光沙龙作品形成的恶果。

  针对上述情况,纪录类评委形成一个共识:本届纪录类只评选那些具有“真情实感,真实可信”的作品,那些缺乏原创性、似曾相识、模仿克隆、赶潮流的照片一律不入选。

  虽然来稿作品数量很大,但实际可供评选的作品却很少,最后评出来的作品质量确实不太尽人意。宁缺勿滥,总比那一贯的模式化的虚假照片强,期望这是一个转折,一个新的开端。

  特别一提的是那张获纪录类(单幅)金奖的“重大题材”照片《以国家的名义》,本人认为仅是一張普通的一般化的新闻照片,评为金奖对组织者和年轻摄影人都有不可估量的误导和负面影响。

  凡哥:在本届国展评委推荐环节,我看您推荐的作品是《南疆记忆》组照,您推荐的理由是?

  吴家林:我一贯认为题材确定后,对一个摄影师,拍什么不重要了,怎么拍最重要。而绝大多数评委心目中的好照片是看真实地纪录了什么重大的(重要的)、反映现实社会、有政治(政策)意义的照片。普遍忽视怎么拍(个性化拍摄)的问题。《南疆记忆》恰恰是大家不喜欢的作品。我却认为是一组用纪实抓拍、又讲究画面美学、形式构成不可多得的好照片。这组照片不是什么“重大题材”,表现了新疆南部维吾尔、塔吉克等民族,在苍凉、荒芜的生存环境中,积极乐观、随遇而安、天人合一的宁静美好的原生态生活。当然本组照片中还有个别干预被拍对象的痕迹存在,一定程度削弱了照片的感染力。

  凡哥:同意您的观点的评委多吗?

  吴家林:原则问题评委观点基本上较统一。具体到照片入选,大多数还是能有共识,但到确定金、银、铜奖时,我几乎是少数派了。

  

  凡哥:评委们意见不一的时候,怎么办?这次出现了吗?

  吴家林:意见不一是经常碰到的,据说每届都如此。最后,用投票方式——少数服从多数——来解决意见不一。

  凡哥:一直有传闻,评委会有人情分,会护私。这是真的吗?

  吴家林:过去我也曾听过如此传闻,但起码本届我亲自参与了,我没有察觉到这些现象,而且具体组织领导很敬业,反复强调把好导向、公平公正、专业关,并制定了严密的规则、纪律、措施,保障公平公正的实施。

  凡哥: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摄影人群,中国人也买走了全世界最多的照相机。您认为,作为这个最大的摄影群体的管理者的中摄协,应该怎么样去引导大家走好摄影之路?

  吴家林:我不是组织领导者,很难回答这种大问题。我想,我们的摄影确实应该以人民为中心,大力倡导具有社会道德良知的人文纪实摄影,淡化“题材决定”的摄影,淡化沙龙摄影、表演性的伪民俗摄影,淡化急功近利的摄影。鼓励有原创精神、有艺术个性的作品,鼓励摄影的不同风格、不同流派、多元化的个性发展等等。

  凡哥:您走上摄影之路已经46年了。对中国摄影的现状您如何评价?

  吴家林: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给我们带来了多元的视角,只要你有心,就可以看到风格各异的优秀摄影作品,所以年轻人的视野越来越宽阔。当然,由于之前导向的问题和个人取向不同,很多的人依然习惯玩雷同化的风光沙龙片,乐此不疲。另外,所谓“当代艺术”之风,在包括摄影圈在内的各个业界越刮越猛,眼下“当代艺术”好像成了最牛的艺术,摄影只要靠上“当代艺术”也就成为最牛的摄影,不管他的照片是不是抄袭、模仿、克隆,有人一捧,他一夜成名。这种忽悠坑人不浅。

  凡哥:那么面对中国摄影这样的现状,您能给年轻人们一些什么样的建议呢?

  吴家林:如果真正热爱摄影,就要远离名利场。无论做什么摄影,都要独立思考,立足身边和当下,踏踏实实拍出与众不同的具有时代精神和个性特色的照片来。这样,你就能享受到摄影无穷的魅力和快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GMT+8, 2017-11-20 05:13 , Processed in 0.20013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