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注册  找回密码

长城脚下,是沉甸甸的历史存在

2017-11-13 10:59|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91| 评论: 0|原作者: 杨越峦|来自: 中国艺术报

摘要: 杨越峦长城主题摄影作品“河北摄影人应该更多地关注河北的本土摄影题材,培养本土意识。近几年河北摄协在有意识地往这方面引导,已经初见成效。 ”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代表、河北省摄协副主席、秘书长杨越峦介绍了河北 ...

杨越峦长城主题摄影作品

“河北摄影人应该更多地关注河北的本土摄影题材,培养本土意识。近几年河北摄协在有意识地往这方面引导,已经初见成效。 ”第十次全国文代会代表、河北省摄协副主席、秘书长杨越峦介绍了河北摄协的发展情况,也与记者分享了个人创作的探索。“现在很多河北摄影家都在关注本土题材,比如秦皇岛的肖吉地,他的家乡题材拍得非常好,获得过中国摄影金像奖;比如张家口的许宝宽,一直在拍张家口的片子,并且带动了一批人在拍;邯郸也有一批人在拍太行山。 ”杨越峦说,“摄影家静下心来拍摄本土题材,能比别人拍得更深入一点,毕竟是身边的东西。作为一个摄影人,我想做一个探索,看看我们拍本土题材能不能走出去。 ”而杨越峦自己则有意识地选择了拍摄野长城。

从2009年开始,杨越峦不是在拍长城,就是在想着怎么拍长城。“虽然每个人都知道长城,但人们对长城的认识还是有很大局限性。 ”杨越峦说,很多人把长城作为一个单纯的审美对象。一类是关注各种季节和气象条件下的长城,归为风花雪月类。也有一些作品是“祖国颂” ,镜头中的长城高大、雄伟、有气势、代表民族精神。杨越峦似乎在“气象学”和“祖国颂”这两种典型的当代长城影像之外,发展了一种很个人化地去欣赏和表现长城历史沧桑之美的拍摄方式。而这样的拍摄方式是在杨越峦拍摄野长城中逐渐形成的——杨越峦所关注的长城不只是金山岭、箭扣、司马台、紫荆关这些著名“景点” ,而是从那些平凡的、荒僻的、不为人注意的长城当中发现值得大家关注的,或者具有认知价值的影像。

“一开始,我也是致力于把长城拍得好看,过分追逐着季节和天气。虽然也有一些作品发表、获奖,但终究没有突破前辈摄影家经典作品的范式。后来,我对自己的长城摄影活动,进行了认真的反省,一方面用影像来记录长城的真实状态,另一方面借影像来抒发自己对长城和自然生命的感怀。 ” 2009年杨越峦以一组《千古沧桑入镜来》的长城摄影作品,获得了第八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评语这样写道:杨越峦以长城为题材的作品突破了“壮美”“雄浑”等审美常态,在影像的平面营造出独特的视角,运用经典的黑白表现手法,突出质感,不仅有效地创造出三维空间造型,更营造出历史的沧桑感,为作品增加了时间维度。同时也让我们看到了作者对于黑白影调独特的理解与运用。此后,杨越峦一直致力于河北乃至全国范围内古长城的拍摄,分别在上海、平遥、响沙湾、德国、北京、山海关等国内外摄影节展出长城摄影作品, 2012年出版了大型画册《中国·野长城》 。

河北省境内的长城,分布在燕山山脉和太行山脉,比较险峻。杨越峦说,“拍长城对体力和意志都是考验。 ”早年杨越峦曾到抚宁县一个叫穿心楼的地方拍摄。穿心楼位于柳江国家地质公园的边缘,据说是没有完全喷发的火山口,山势陡峭,石笋林立。那天晚上,杨越峦和影友夜宿山间,当天风大,帐篷在穿心楼的一层搭不住。二楼有个大的拐角可以避一点风,头顶已经塌了一多半,仿佛摇摇欲坠。杨越峦和影友就在那儿搭了帐篷,风卷黄沙打在帐篷上,但那天的月亮特别美——拍摄的经历总是令人刻骨铭心。

在一次又一次探索野长城的路途中,杨越峦发现,“似乎我们应该去丰富对于废墟、对于历史沧桑感的建筑的审美。尤其是面对长城这样一个浓缩了民族苦难与精神的、庞大的历史遗存,我们缺少精准的研读和深切的体味。我把长城当作一位饱经沧桑的历史老人来对待。 ”杨越峦说,在长城脚下,他总能感到沉甸甸的历史存在。“是这种一言难尽的感觉,让我对长城的拍摄产生了持久的动力。 ”

持久的拍摄更加明晰了杨越峦的方向—— “要突破色彩的局限,变换表达方式,我最终选择了黑白的表达方式。把色彩斑斓的世界抽象化,黑白的方式排除了色彩的干扰,更有利于长城沧桑感的表达和阐释。要突破空间的局限,扩大拍摄范围,我对河北省境内的长城进行了拉网式的拍摄,像一个苦行僧,沿着可能到达的长城地段,不停地游走拍摄。要突破干扰因素的局限,全方位展示现代社会信息,高高耸立的输电塔,参差不齐的新旧民居,突兀而立的电线杆都是时代的产物,是构成长城全息生命的重要元素。突破‘正面形象’的局限,寻求和展示长城的历史沧桑感,残破、颓败、荒芜甚至岌岌可危是长城的主要形态,以此唤起观者对长城的危机意识和保护意识。 ”

几年来,杨越峦差不多走遍了河北大地上的长城,北京、辽宁、内蒙古、山西等省市的长城也偶有涉及。“长城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或许我也成了长城的一部分,好似我们之间有个约定,只要目光相对,就会撞出火花。 ”杨越峦说,对于任何一个摄影题材来说,永远也没有穷尽的时候,长城摄影的路径有千百条。如果能另辟路径定是海阔天空、风光无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GMT+8, 2017-11-18 21:58 , Processed in 0.20958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