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注册  找回密码

美国百年摄影集史(中)

2017-11-13 17:37|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32| 评论: 0|原作者: 八卷由利子|来自: rayartcenter

摘要: 三 冷战之下,反应美国社会繁荣的镜子取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之后,成为战后世界的引领者的美国对摄影界的影响力也在逐渐增强。同时,摄影的类别也开始变得多样化。各种类别的摄影分别是受到哪一本摄影集的影响呢 ...

 三 冷战之下,反应美国社会繁荣的镜子

取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胜利之后,成为战后世界的引领者的美国对摄影界的影响力也在逐渐增强。同时,摄影的类别也开始变得多样化。各种类别的摄影分别是受到哪一本摄影集的影响呢?让我们一本一本地来看吧。

(一)新闻报道:《LIFE》杂志的时代

随战争报道发展起来的纪实摄影因战争而继续发展。到了战后,又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直到上个世纪60年代末为止,始终是一个“摄影=新闻报道”的时代。这样的大背景下,隐藏着冷战与美国社会繁荣这两个元素。对美国而言,要向西方世界证明自己战胜了苏联,报道摄影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道具。在美国,订阅杂志非常便宜,相比其他国家,美国的杂志发行量格外得大。即便是现在,号称发行量百万级的杂志还有将近一百种。订阅人数增加了,就可以通过投资与广告收入赚钱。战后的繁荣让杂志的广告收入大大增加,这也就为那些给杂志供稿的摄影家提供了高收入的保障。

对于照片,报纸的纸张质量是一个问题,使用高级纸张大量登载照片的这种情况也是直到最近才有的。之前,登载照片的都是那些专门面向大众的四开小报。1919年《纽约日报·新闻版》创刊之后,纽约才出现了正式使用照片的四开小报。《纽约画报》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后期就号称发行量达到百万。而其他报纸也紧随其后。到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仅纽约市就有十二家报社(现在仅剩两家)。

Looking Over Police Teletype at Manhattan Police Headquarters  1938 维吉在曼哈顿警察局总部

Looking Over Police Teletype at Manhattan Police Headquarters 1938 维吉在曼哈顿警察局总部

从乌克兰移民到美国的摄影家维吉(Weegee),因为有携带警用短波无线电的许可,所以他可以第一时间赶到事件发生现场,拍摄尸体与被害者的照片,并将照片卖给多家报社。在一个主要集中展示30年代摄影作品的展览会上,一位观众建议他出版摄影集,这才有了他的《赤裸的城市》(Naked City)。随着这本摄影集的大卖,维吉很快又出版了续篇,不过,内容与上一本并没有直接关系,当时甚至出现了与它同名的电影及电视剧。

维吉(Weegee)《赤裸的城市》(Naked City)

维吉(Weegee)《赤裸的城市》(Naked City)

说到对新闻发展的贡献,就不能不提《LIFE》杂志。这本每周五发行的摄影周刊在1937~1972年之间完全让美国人着迷并受它支配。最鼎盛时期,发行量将近900万。摄影家只要在这本杂志上刊登照片,知名度就会迅速上扬。据说,拉里·克拉克(Larry Clark)当初也憧憬着当一名摄影记者。大开本摄影集《难忘的<生活>照片》(Memorable LIFE Photographs)是MoMA举办的同名摄影展的图录。这并不是一场特别火爆的展览,但在这场展览会上,MoMA表明了聘请摄影家爱德华·斯泰肯担任摄影部部长的意图。因为网罗了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尤金·史密斯等著名摄影家的作品,所以让人深刻感受到《LIFE》杂志的强大实力。

布列松在战后与罗伯特·卡帕等人一起在纽约与巴黎设立了号称“摄影发动机”的马格南图片社(Magnum Photos),对战后摄影界产生了巨大影响。摄影集《决定性瞬间》(The Decisive Moment)于“LIFE”展翌年出版。这本大开本摄影集中,布列松在世界各地拍摄的作品,像墙壁上挂满油画的欧洲沙龙似的,塞得满满当当,阅读起来不方便,印刷质量也并不好。然而,由于这是布列松的摄影集又有马蒂斯为他设计的封面,使这本书变得异常珍贵。另一本摄影集《<时代>-<生活>之书》(TIME-LIFE Books)是1960~70年代《时代》(TIME)杂志与《LIFE》所使用图版的集合,由于这是邮购书系,因此书系中有各种与历史、科学、地理等科目相关的主题。其中,发行于1970~1972年间的《Library of Photography》系列特别受欢迎,并于1974年再版。这套书一直到2000年为止,每年都要出一本补充版。

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The Decisive Moment)

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The Decisive Moment)

(二)时尚:《时尚芭莎》《Vogue》的时代

美国的时尚杂志创刊于十九世纪后半叶。由于主要是面向女性读者,因此,不管是文章还是广告,都做得非常美观,幻想式的图版以及实验性的设计在这里都有一展身手的可能。因此,这是一个视觉上不断推进的领域。1923年《Vogue》起用了精通欧洲最新设计的斯泰肯。而《时尚芭莎》则有1930年代从纳粹魔爪下逃亡至美国的马丁·曼卡奇与经由巴黎来到美国的艺术总监俄罗斯人阿列克谢·布鲁多维奇(Alexey Brodovitch)加盟。阿列克谢·布鲁多维奇也在学校里执教,对战后的时尚摄影与设计行业产生巨大的影响。

阿列克谢·布鲁多维奇(Alexey Brodovitch)的 《芭蕾》(Ballet)封面

阿列克谢·布鲁多维奇(Alexey Brodovitch)的 《芭蕾》(Ballet)封面

《芭蕾》(Ballet)是布鲁多维奇在1930年代拍摄俄罗斯芭蕾舞团舞台表演的照片的合集。他不在乎135相机在没有闪光灯的情况下所产生的抖动与模糊,在书中加入有动感的部分,使这本摄影集耳目一新。errataeditions是一家专门将珍贵的摄影集作成缩小版并附上解说重新出版发行的出版社,2011年,他们重新制作并出版了这本摄影集,使它从新回到人们的视线当中。

阿列克谢·布鲁多维奇(Alexey Brodovitch)的 《芭蕾》(Ballet)内页

阿列克谢·布鲁多维奇(Alexey Brodovitch)的 《芭蕾》(Ballet)内页

发现布罗德维奇的是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他给《时尚芭莎》拍了20年的照片。《观察》(Observations)这本摄影集由两个部分组成,阿维顿拍摄的名人肖像与该杂志主笔、人气作家杜鲁门·卡波特的文章,而设计则由布鲁多维奇操刀。书中的照片大小安排张弛有度,版面设计大胆创新,与战前的摄影集划清了界限。

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的 《观察》(Observations)内页

理查德·阿维顿(Richard Avedon)的 《观察》(Observations)内页

欧文·佩恩(Irving Penn)也是布鲁多维奇设计教室的门生。与布列松的书名有点相似的摄影集《储存的瞬间》(Moments Preserved),是由《Vogue》杂志的艺术总监、俄罗斯人亚历山大·利伯曼(Alexander Lieberman)设计。他将黑白照片与彩色照片组合起来,使这本书备受关注。

欧文·佩恩(Irving Penn)的《储存的瞬间》(Moments Preserved)封面

欧文·佩恩(Irving Penn)的《储存的瞬间》(Moments Preserved)封面

欧文·佩恩(Irving Penn)的《储存的瞬间》(Moments Preserved)内页

欧文·佩恩(Irving Penn)的《储存的瞬间》(Moments Preserved)内页

(三)艺术:抽象表现的时代

1949年,杰克逊·波洛克一跃成为时代的宠儿,从此抽象表现主义大行其道。相反,在冷战时期,具象绘画由于会让人联想起战前的左翼作品而遭到了冷遇。纪实为王的摄影界虽然情况有所不同,但致力于抽象表现的摄影家还是有一些。

阿伦·西斯金德(Aaron Siskind)摄影作品

阿伦·西斯金德(Aaron Siskind)摄影作品

首当其冲的就是阿伦·西斯金德(Aaron Siskind)。最初他加入了后来因麦卡锡主义的压力而解散的摄影联盟,拍摄纪实类照片,不过,后来他改变了自己的风格。将近六十岁的时候,他首次出版了摄影集《阿伦·西斯金德摄影集》(Aaron Siskind Photographs),这本摄影集全都是由黑白的抽象照片组成。而不久之后出版了《哈里·卡拉汉摄影集》(Harry Callahan Photographs)的哈里·卡拉汉(Harry Callahan)则至始至终都在追寻抽象表现手法。由于莫霍里-纳吉将他请到自己的设计学院从事摄影教学,因此他往往被看成是连接战前与战后抽象表现主义的人物,不过,卡拉汉的作品看起来还是极具个人色彩的。

《阿伦·西斯金德摄影集》(Aaron Siskind Photographs)

《阿伦·西斯金德摄影集》(Aaron Siskind Photographs)

杂志是很难为抽象表现主义的艺术家们提供发展舞台,他们大多数都在学校里从事教学工作。据说史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曾经师从过的摄影家米诺·怀特(Minor White)也是其中一员。为了推动艺术摄影的发展,他与安塞尔·亚当斯、兰格等人一起设立了非营利组织光圈基金会(Aperture)。他们以斯蒂格利茨发行的艺术摄影杂志《摄影作品》(Camera Work)为目标出版发行了同名季刊杂志,这本杂志开创了专业摄影杂志的雏形。

比尔·布兰特(Bill Brandt) 的《在家的英国人》(The English at Home)

比尔·布兰特(Bill Brandt) 的《在家的英国人》(The English at Home)

德裔英国人比尔·布兰特(Bill Brandt)在战前便因揭示英国阶级差别状况的《在家的英国人》(The English at Home)而成为一名成功的摄影家。战后,社会逐渐稳定,他便放弃了纪实摄影并在人体摄影中找到了新的境地。《裸体透视》(Perspective of Nudes)是一本用广角镜头拍摄的变形的女性裸体摄影集,与他的老师曼·雷不同,他采用了超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

比尔·布兰特的《裸体透视》(Perspective of Nudes)

比尔·布兰特的《裸体透视》(Perspective of Nudes)

(四)自然:始于亚当斯终于亚当斯

在美国,人们从一开始就对拍摄西部大自然景观有着非常大的热情。当初迈布里奇从英国到美国来,就是为了拍摄美国的约塞米蒂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而安塞尔·亚当斯的摄影生涯也是从他遇到那些宏伟壮阔的山峦开始的。14岁那年亚当斯到约塞米蒂国家公园便完全被这片自然景观征服,17岁那年他加盟自然保护组织塞拉俱乐部。1928年,26岁的他成为无偿的正式摄影师,在俱乐部的摄影集中发表自己的作品。1960年,俱乐部开始发行Exhibit Format系列书籍,可以在大开本书籍上欣赏自然风光照,据说这就是咖啡桌图书(coffee-table book)的原型。这个系列书籍的第一辑,就是亚当斯的其他照片的特辑《这是美国的土地》(This is the American Earth)。1962年因艾略特·波特(Eliot Porter)与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的文章出版了彩色摄影集《世界保全在野性之中》(In Wildness is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World),原本业内人士认为“自然风光摄影集不好卖”,对这本摄影集并不抱太大希望,然而,现实却反其道而行之,创下了59000部的销售记录。这本摄影集后来又出了各种各样的平装本,不仅大大提高了人们的自然保护意识,而且还对自然保护的法制化起了很大的作用。

《世界保全在野性之中》(In Wildness is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World)

《世界保全在野性之中》(In Wildness is the Preservation of the World)

亚当斯与MoMA之类的艺术界也有着密切的接触,在俱乐部之外也出版了很多本书。《约塞米蒂和光的范围》(Yosemite and the Range of Light)可以称得上这些书中的一个典型,使亚当斯至今在普通摄影爱好者之中仍有着居高不下的人气。据说亚马逊旗下的在线珍本·绝版二手书专门店Abebooks因收到很多相关的查询而专门用一个页面来登载亚当斯旧书的信息。

《约塞米蒂和光的范围》(Yosemite and the Range of Light)

《约塞米蒂和光的范围》(Yosemite and the Range of Light)

(五)社会派:拥抱各类人种的国度

曾经有一位美国的美术印刷设计师问摄影界的朋友,“美国卖得最好的摄影集是哪一本?”很多人都认为是1955年在MoMA举办的“人类一家”(The Family of Man)展的画册。前摄影部部长的斯泰肯为了表现不同国家的人之间相似点多于不同点这一事实,向全世界招募照片。根据画册序文中记载,这次招募一共收到200万张照片,从中选出68个国家、273人共计503张照片进行展览。详细展示了人类从生到死的所有行为,最后强调了联合国在维持世界和平上的重要性。这个展览在全世界巡展,创下了全世界范围内共900万参观人次的惊人数字。然而,这个展览收到的评价并不好,称这个展览其实就是在宣传冷战状态下美国的威势,斯泰肯利用善意的新闻报道绑架了摄影家们……尽管如此,这本书还是几度加印,成为一本长期畅销书籍,MoMA的商店至今还在贩卖这本书。

“人类一家”(The Family of Man)

“人类一家”(The Family of Man)

参加“人类一家”展览的黑人摄影家罗伊·迪卡拉瓦(Roy Decarava)于同年出版了摄影集《轻舞飞扬》(The Sweet Flypaper of Life)。据说他想把自己拍摄的照片结集出版,就找了黑人作家中在出版界最吃香的兰斯顿·休斯(Langston Hughes)帮忙,结果很快就出版了。这本书的问题在于版型较小,照片看起来不方便,不过,因为是带照片的小说,所以很受欢迎,22000册平装版很快就销售一空。布列松对这本书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外界总是在强调哈莱姆区的黑暗面,而这本书更真实自然地向世人展示了一个真正的哈莱姆区”。

罗伊·迪卡拉瓦(Roy Decarava)的《轻舞飞扬》(The Sweet Flypaper of Life)

罗伊·迪卡拉瓦(Roy Decarava)的《轻舞飞扬》(The Sweet Flypaper of Life)

14年后,大都会美术馆的“心中的哈莱姆区”(Harlem on My Mind)展因引起热议而大受欢迎。在同一个美术馆中,通过摄影、音乐、映像的结合来展示哈莱姆区的历史,使这个展览成为一个划时代的新媒体展,然而,当时还有很多评论家将艺术等同于绘画、雕塑,对于这样的时代而言,这种展览还是太超前了。再加上刚刚经历过民权运动时期,黑人艺术家们到会场前示威游行,对自己遭到无视表示抗议。主要原因是这个展览以物化的方式表现哈莱姆区的居民,而且在画册的文章中,也有种族歧视的言论出现,因此,这个展览遭到多方面的攻击。因为这种背景,这个展览也就有了史料价值,于是在1995年至2007年间,这个展览的画册两次被作成摄影集出版发行。

“心中的哈莱姆区”(Harlem on My Mind)

“心中的哈莱姆区”(Harlem on My Mind)

摘译自日本摄影文化杂志《IMA》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GMT+8, 2017-11-20 05:18 , Processed in 0.91631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