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注册  找回密码

美国百年摄影集史(下)

2017-11-13 17:40|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213| 评论: 0|原作者: 八卷由利子|来自: 瑞像馆

摘要: 史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的《与众不同的地方》(Uncommon Places) 四 巨变社会中的自我表现2011年末,马格南成员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在纽约光圈画廊举办展览,他本人在现场对展示作品进行说明的过程中 ...

史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的《与众不同的地方》(Uncommon Places)

史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的《与众不同的地方》(Uncommon Places)

四 巨变社会中的自我表现

2011年末,马格南成员亚历克斯·韦伯(Alex Webb)在纽约光圈画廊举办展览,他本人在现场对展示作品进行说明的过程中,说到他深受埃文斯的《美国照片》(American Photographs)、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The Decisive Moment)、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The Americans)这三本摄影集的影响。不仅韦伯如此,几乎所有的美国摄影家都受到这三位摄影大家的深远影响。但是,如果把摄影集当成是一种艺术形态的话,那么大卫·西尼尔所列出的东西多少有一点不同。埃文斯与弗兰克是没有异议的,除此之外还有上文提到的阿杰特以及威廉·克莱因的(William Klein)的《纽约》(Life Is Good & Good for You in New York)。

威廉·克莱因的(William Klein)的《纽约》(Life Is Good & Good for You in New York)封面

威廉·克莱因的(William Klein)的《纽约》(Life Is Good & Good for You in New York)封面威廉·克莱因的(William Klein)的《纽约》(Life Is Good & Good for You in New York)扉页

威廉·克莱因的(William Klein)的《纽约》(Life Is Good & Good for You in New York)扉页

 这是一本对森山大道产生巨大影响的摄影集。作为一个居住在法国的美国人,克莱因以一半外国人的眼光执着地拍摄自己故乡纽约。据说《Vogue》的设计师亚历山大·利伯曼看了这些照片之后认为这些影像攻击性太过强烈而拒绝使用这些照片。最终,他在美国找不到出版社出版而在法国出版了这本摄影集。学抽象画出身的他,以一种最直接的摄影表现方式向抽象艺术致敬。

弗兰克的《美国人》则被尊为美国摄影的《圣经》。也许正因为他是一名来自瑞士的异乡人,所以才能捕捉到1950年代末美国最鲜活的一面吧。这本书最初也是在法国出版,不论是封面还是内容,都非常地与众不同。下一年,曾经出版过《南回归线》与《赤裸的午餐》这种异端书籍的Grove Press出版社就出版了美国版的《美国人》。他们在垮掉文学方面有很强的优势,在摄影集中,他们加上了杰克·凯鲁亚克的序文。但出版之后不久,这本书完全卖不动。美国版封面用的是一张种族隔离现场的照片,深刻揭露了美国人不愿意被触碰的那一个点,从而引发强烈的社会舆论。

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The Americans)

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The Americans)

 在《一种观看方式》(A Way of Seeing)这本摄影集中,海伦·莱维特(Helen Levitt)用温和幽默的眼光来观察纽约的街道。莱维特是埃文斯的朋友,埃文斯曾说过,“真正的摄影家只有三个,自己、布列松与莱维特”。这本摄影集中的作品是她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拍摄的,但是,出版发行花了很长时间。

海伦·莱维特(Helen Levitt)的《一种观看方式》(A Way of Seeing)

海伦·莱维特(Helen Levitt)的《一种观看方式》(A Way of Seeing)

 或许是因为美国社会逐渐变得不安定,1960年代后期开始,私小说倾向的摄影集逐渐增多。照片就是拍摄者内心的镜子,这个时期,更加直接的、私人化的个人表现风格变得越来越显著。丹尼·莱昂(Danny Lyon)在他的摄影集《摩托车手》(The Bikeriders)中,从机车党的视角来捕捉芝加哥摩托车手集团的真实生活,据说电影《逍遥骑士》就是以这本摄影集为蓝本。后来,因拍摄死刑犯的纪实摄影集而备受瞩目的他公开声称“《LIFE》已经腐烂了”。这也预示了摄影界迎来一个全新的时代,“重估价值、开拓创新”的新一代摄影家出现了。

丹尼·莱昂(Danny Lyon)在他的摄影集《摩托车手》(The Bikeriders)

丹尼·莱昂(Danny Lyon)在他的摄影集《摩托车手》(The Bikeriders)

 文章开头部分所提到的拉尔夫·吉布森,他是在海军里学习得摄影基础知识,之后他给年迈的多萝西亚·兰格做助手,磨练自己的摄影技术。在多年的街头摄影与商业摄影生涯里,他找到了自己独特的视觉世界。他制作了一本摄影集样本并卖给了光圈基金会,后来出版社因为要重新对摄影集进行编辑而遭到了他的拒绝。于是,他自费出版了第一本摄影集《梦游者》(Somnamblist),这本摄影集获得成功之后,他创立了lastrum出版社,继续出版了《似曾相识》(Déjà Vu)、《海上岁月》(Days at Sea)这两本书。他表示:“美国人通过《LIFE》培养了阅读照片的眼力,所以这种艺术类的书也可以卖的比较好。60年代末期,书店里就已经有摄影集专柜了,当时可是一个出版摄影集的好时期。”

拉尔夫·吉布森的《似曾相识》(Déjà Vu)

拉尔夫·吉布森的《似曾相识》(Déjà Vu)

 拉尔夫·吉布森的《海上岁月》(Days at Sea)

拉尔夫·吉布森的《海上岁月》(Days at Sea)

 吉布森给他朋友拉里·克拉克与弗兰克出版了平装本的《塔尔萨》(Tulsa)与《我手上的诗句》(The Lines of My Hand),在某个时期内他的lastrum出版社成为了出版艺术类摄影集的代表。《塔尔萨》这是一本记录60年代美国青少年吸毒生活的纪实摄影画册。当初克拉克并没有打算要出版这本摄影集,是在吉布森、弗兰克等人的强烈要求之下才出版的。可以说,正是因为这本只有小出版社才会出版的摄影集获得了成功,才有了现在这位映像艺术家克拉克。当时那股小出版社出版摄影集的风潮,与现在的状况非常相似。唯一不同的是,现在的是数码媒体。

“社会景观派”是MoMA摄影部部长约翰·萨考夫斯基(John Szarkowski)命名的一个摄影流派,指的是盖里·维诺格兰德(Garry Winogrand)与李·弗里德兰德(Lee Friedlander)。他们受罗伯特·弗兰克的影响,开启了各自的公路之旅。让约翰·萨考夫斯基特别期待的是盖里·维诺格兰德的《动物》(The Animals),这本摄影集是他为了照顾孩子而往来于动物园的时候拍摄的。李·弗里德兰德的《自拍像》(Self Portrait)虽然是自费出版的,但同样是一本高密度的小品集。

盖里·维诺格兰德(Garry Winogrand)的《动物》(The Animals)

盖里·维诺格兰德(Garry Winogrand)的《动物》(The Animals)

李·弗里德兰德(Lee Friedlander)的《自拍像》(Self Portrait)

李·弗里德兰德(Lee Friedlander)的《自拍像》(Self Portrait)

 黛安·阿勃丝去世之后,她的作品集《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原定是要与在MoMA的展览一起出版发行的,但是现有的出版社之中却没有一家愿意接受,最终由光圈出版社出版。因为有了这一事件,相关人员对这本书完全不抱期待,可是,初版的1000册出版以后很快就销售一空,是光圈在此之前出版的所有书籍中卖得最好的一本,直到现在,这本摄影集仍是一本长期畅销书,人气高居不下。近年来,黛安·阿勃丝本身也被偶像化了。如果说拍摄“丑物”是当代艺术摄影中的一种风潮,那这显然就是她的遗产。

 《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

《黛安·阿勃丝》(Diane Arbus)

 五 变样的摄影意义

MoMA图书馆的大卫·西尼尔谈到美国摄影画册最鼎盛的时期时表示,“正好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到七十年代这个时期,非正统的新艺术展示空间开始出现,摄影集也就成为了艺术家们表现自己的一个空间”。其中,最好的例子就是爱德华·鲁沙(Edward Ruscha)的《落日大道上的每座建筑》(Every Building on the Sunset Strip)等一系列书籍,这类书籍大量地使用照片,但又完全悖于以往摄影集的概念。据说,“当初MoMA接收这些书籍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应该将它们归入什么范畴,只好将它们纳入新媒体”,由此可见当时这类书籍作为一种新事物存在是怎样一种情况。1972年,鲁沙在接受纽约时代周刊的摄影评论家的长篇采访中说到,“我真的不是一个摄影家。我要做的就是一本书”,他表示“即便是别人拍的照片也可以”成为他书里的素材。他在大学时代便醉心于马塞尔·杜尚的“现成品”这一概念,他后来的这种作法就是沿袭当时的想法,他运用照片的手法确实与安迪·沃霍尔很相似。2004年惠特尼美术馆举办鲁沙的个展,他就被归到波普艺术。如果说当代摄影的一个趋势就是“摄影的本质已经不再是个问题,关键在于用照片来表现什么”的话,那么鲁沙的这类书籍应该算的上是当代摄影的先驱了。

贝歇夫妇的《无名雕塑》(Anonyme Skulpturen)

贝歇夫妇的《无名雕塑》(Anonyme Skulpturen)

 同一时期,德国出版发行了贝歇夫妇的《无名雕塑》(Anonyme Skulpturen)。他们从以往的建筑摄影中获取灵感,拍摄了各种各样的古建筑,这本书就是由这些建筑照片组成。尽管这本书被认为是一本重要的概念艺术书籍,但其实这种手法与美国重要概念艺术家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在《自传》(Autobiography)中所用的手法非常相似。在《自传》这本摄影集中,全都是他拍摄的自己私人物品的照片。1976年,勒维特参加了艺术书籍专门店“Printed Matter”的设立,这家书店现在仍位于切尔西。同年,这家书店出版了用静电复印机印制的摄影集,而同一时期,森山大道等日本摄影家也开始采取同样方法进行创作。艺术运动总是会在同一时期出现于不同地区。

1930年代,由于柯达彩色胶卷的出现,彩色照片开始被运用于杂志及广告等领域。MoMA也早在1942年便举办了专门拍摄彩色照片的艾略特·波特(Eliot Porter)的个展。就连安塞尔·亚当斯、埃文斯等人在接受《财富》(Fortune)杂志的工作时,也会根据不同情况拍摄彩色照片。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70%的摄影业余爱好者都在用彩色胶卷拍摄街头快照。而且,看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的《LIFE》杂志的内容就会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彩色照片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不过,虽然八成左右的广告照片用了彩色照片,但报道用的照片则在半数以下,而且,严肃摄影基本上还是黑白照片。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几十年。

《威廉·埃格尔斯顿指南》(William Eggleston’s Guide)

《威廉·埃格尔斯顿指南》(William Eggleston’s Guide)

 可是,当时还是无名之辈的美国南方摄影家威廉·埃格尔斯顿(William Eggleston)登场了。他那本遭到批评家酷评的摄影集《威廉·埃格尔斯顿的指引》(William Eggleston’s Guide)的出现正式向世人宣告“彩色胶卷也可以拍摄艺术摄影”。不久之后,年轻一代摄影家如决堤之潮般地跟上他的步伐。史蒂芬.肖尔(Stephen Shore)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在《与众不同的地方》(Uncommon Places)中,他以一种冷静的视角将美国那些极其平常的风景剪切下来,他不断地对后续摄影家产生巨大的影响。这是两本无法忽视的、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彩色摄影作品。这也意味着新彩色摄影的诞生。新彩色摄影的出现,象征了艺术的意义与摄影的存在方式完全发生改变。

六 作为艺术的摄影表现方式

经历了实验式的1960~70年代之后,1980年代就成为确立摄影艺术地位的重要时期。在煽情主义的推动下,不管是人也好还是事件也好,知名度都普遍得到提高。

最显著的例子就是因《某些人》(Certain People)等作品而广为人知的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1989年,梅普尔索普因艾滋病去世之后,原定在华盛顿特区举办的回顾展便因“作品中有猥亵内容”而遭到终止。最终,这个事情演变成了关于“公共机关是否应该对艺术家提供资助”的讨论。然而,暂且不论他的照片与拍摄对象,仅就他的拍摄风格而言,那其实是19世纪时期的传统风格。他的情人山姆·瓦格斯塔夫(Sam Wagstaff)是一位艺术与摄影作品的大收藏家,梅普尔索普从他身上受到了美术史的熏陶之后,才形成了那种洗练率直的摄影风格。80年代之后的艺术表现中,像他这样将过去的东西纳入自己表现手法的倾向非常显著。由于这种表现方式与一路向前不断抛弃历史的现代主义不同,因此被称为后现代主义。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

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

 与很容易就被归入摄影家这个类别的梅普尔索普相比,辛迪·雪曼(Cindy Sherman)更具有艺术性。让她一举成名的是《无题剧照全集》(The Complete Untitled Film Stills),在这本书里,她自己扮演了知名影片中的女明星、模仿并拍摄了与电影剧照类似的照片。学绘画出身的她认识到“有了照相机为什么还要精密地去画画呢,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辛迪·雪曼(Cindy Sherman)的 《无题剧照全集》(The Complete Untitled Film Stills)

辛迪·雪曼(Cindy Sherman)的 《无题剧照全集》(The Complete Untitled Film Stills)

 延续《塔尔萨》的方式、拍摄自己的私生活与亚文化的是南·戈尔丁(Nan Goldin)。最初她的作品是以幻灯片的形式发表,最终结集成一册《性依赖的叙事曲》(The Ballad of Sexual Dependency)。当时,这本表现嗑药文化的摄影集在时尚界被广泛谈论,从而导致了90年代“海洛因时尚(heroin chic)”这种风格及流行语的产生。再回到上文所说的鲁沙,他那种无表情外观的表现手法也引发了新的动向。1975年,以刘易斯·巴茨(Lewis Baltz)、罗伯特·亚当斯(Robert Adams)、贝歇夫妇等人为代表的一个群展被命名为“新客观主义”,这个运动传到了德国,最终在贝歇夫妇的基础上,发展出由安德烈亚斯·古斯基(Andreas Gursky)、托马斯·施特鲁特(Thomas Struth)等人组成的杜塞尔多夫学派。美国的美术馆也非常积极地接受了他们。2003年MoMA出版发行了《古斯基》(Gursky),这本书与黛安·阿勃丝、威廉·埃格尔斯顿等美国摄影家的书一样,成为了长期畅销书,一直在MoMA馆内贩卖。

南·戈尔丁(Nan Goldin)的《性依赖的叙事曲》(The Ballad of Sexual Dependency)

南·戈尔丁(Nan Goldin)的《性依赖的叙事曲》(The Ballad of Sexual Dependency)

安德烈亚斯·古斯基(Andreas Gursky)

安德烈亚斯·古斯基(Andreas Gursky)

 随着概念艺术的不断增加,摄影也已经成为了一种艺术手段。这样的例子是数不胜数了,例如杰森·富尔福德(Jason Fulford)将自己得到的旧的蘑菇照片与自己的照片混在一起做成一本摄影集《蘑菇收集者》(The Mushroom Collector)、拍摄烟火的皮埃尔·勒·奥(Pierre Le Hors)的《烟火研究》(Firework Studies)等。而克里斯蒂安·霍斯塔德(Christian Holstad)的《旅伴》(Fellow Travelers)这个作品,他从超市里买了一些以化妆为主题的照片,忠实地进行翻拍,再把这些翻拍的照片装在箱子里。这已经不再局限于书籍的范畴,而是用照片做成的艺术书了。对于近年摄影集发展的这种倾向,大卫·西尼尔表示:“小出版社出版的小量发行的摄影集在增加。这与1980~90年代的朋克及独立制作的状况非常相似。”

杰森·富尔福德(Jason Fulford)的《蘑菇收集者》(The Mushroom Collector)

杰森·富尔福德(Jason Fulford)的《蘑菇收集者》(The Mushroom Collector)

皮埃尔·勒·奥(Pierre Le Hors)的《烟火研究》(Firework Studies)

皮埃尔·勒·奥(Pierre Le Hors)的《烟火研究》(Firework Studies)

七 数码时代的黎明与方向

在当今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独立制作方面的实验性尝试很快就影响到那些主要的摄影家与媒体。美国畅销书的调查报告中,看亚马逊的一览表是最一目了然的,2011年光圈杂志出版的巨著《<纽约时代周刊>摄影》(New York Times Magazine Photographs)到2012年的3月初为止,在报道摄影这一栏里的排名是第21位。而排在第一位的则是《<生活>75年》(LIFE75)。马格南及《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集也都一直位居前列。一本关于休刊于40年前的杂志的书籍至今依然能名列前茅,这就是美国。而这样的数字也恰恰证明了“纪实为王”这种观念是美国对摄影的一贯姿态。

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的《朝圣》(Pilgrimage)

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的《朝圣》(Pilgrimage)

 个人摄影集中最畅销的是安妮·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的书。她是当今美国摄影家之中最有名的,只要她的书一出版,就会遭到各大媒体的热捧。2011年出版的她的摄影集《朝圣》(Pilgrimage)与以往的名人摄影截然不同,在这本书里,她造访了与美国人有关的文化人,以及与历史人物相关的一些场所,并拍摄下那些相关物品。这本书触动了很多美国人的心弦,这些美国人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何谓美国人”。而这两本摄影集都不是数码版,而是咖啡桌图书。关于电子书籍中摄影集的现状,美国因为数码技术非常先进,因此有很多关于摄影的电子图书,其中占绝对优势的是相机基本知识方面的书。其次就是那些给人私底下看的裸体摄影集。除此之外,真正的数码类的摄影集是少之又少。略有例外的就是前面说到的那些拍摄南北战争与贫穷问题的几本经典摄影集。在iPad版摄影集中,除了2011年马格南成员克里斯托弗·安德森(Christopher Anderson)的摄影集成为话题之外,还有就是一家小出版社出版的《国家地理杂志》记者格尔德·路德维希(Gerd Ludwig)的《切尔诺贝利的阴影》(The Long Shadow of Chernoby)与其他几本摄影集。不过,关于艺术类摄影集,至今为止尚未发现有数码版的。

摄影集与数码技术之间的关系,与其说是出版不如说是贩卖。对于书籍的宣传与销售而言,不能说没有受益于网络。出版《烟火研究》的小出版社Hassla在这本书售罄之后,就做成用iphone也能看的版本。此外,在网页上也能够通过录像看到书中所有内容。不过,即便如此,该出版社创始人大卫·舍纳尔(David Schoerner)还是认为“书是不可能被应用程序所取代的”。

现在这种状况很难说还是一个最适合摄影集的环境,就连制作方也都还未能拿出一个最合适的内容与手法。不过,正如一本摄影集能够对政治家产生影响、黑白照片占主导地位的时候彩色照片能够得到市民的青睐、一本摄影集能够促成自然保护法的成立一样,估计只能用数码手段阅读的划时代的摄影集也会很快出现的。到那个时候,也许就会有人来策划像“名存历史的摄影集软件百年史”之类的专题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GMT+8, 2017-11-20 14:05 , Processed in 0.26817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