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注册  找回密码
     
 

有一种情怀叫“留守”

2018-5-31 16:43| 发布者: cpnoz| 查看: 317| 评论: 0|原作者: 王曙|来自: 王曙摄影散文

摘要: 有一种情怀叫留守有一种留守叫孤独有一种孤独叫无奈有一种无奈叫无怨有一种无怨叫忍耐有一种忍耐叫大爱有一种大爱叫奉献 自古以来孩子长大了,就要远行去闯荡世界。父母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孩子拉扯成人,必然地将其 ...

 

有一种情怀叫留守
有一种留守叫孤独
有一种孤独叫无奈
有一种无奈叫无怨
有一种无怨叫忍耐
有一种忍耐叫大爱
有一种大爱叫奉献


        自古以来孩子长大了,就要远行去闯荡世界。父母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孩子拉扯成人,必然地将其托付于社会,让其在世界中发光发热,创造辉煌。这是一种博大胸怀的袒露,是带着心酸与苦涩的大爱。这是无私的奉献,是人类文明与发展的进步。
忠孝古自不能两全,不是孩子不为“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也不是依门而望的父母两行泪的那种揪心和惦念,“儿行千里母担忧”呀。这种人之常情在大是大非面前显得却是如此单薄与苍白。
        每次下乡都会在已经冷冷清清的小村庄中遇到许多留守老人,子女都去外地打工和营生去了,留下老人们厮守在祖祖辈辈生活过的地方。老屋、老树、被磨得锃光瓦亮的石板路,老人踉踉跄跄穿行在深深的小巷中,拐杖敲击着青石板发出清脆的声响,回荡在小山村,搅拌在狗吠鸡鸣牛叫之中,让人感觉到小村依然有着生气。
        我望着一张张老者的面孔,长时间的孤独生活将麻木覆盖在一双双迟疑的眼睛上。老去的身躯总给人有着风烛残年之感,颤抖而无言的嘴角流露出盼望已久的欲望,佝偻的背影让人感受得到那种难以自食其力的困扰,布满血丝的双眼袒露着子夜里思念孩子的泪水浸泡后的肿胀。
我拍摄着,总想留下一些令人感动的情怀,总想将这些父母长者的无奈,告诉更多的人们。当你走进他们的生活,便会体会到老去的艰难,无助的困扰。我曾经问一位卧床久病的老人,为什么不叫孩子们前来照料,老人说:孩子有孩子的难处,放不下手中的活计,再说,就是在身边也改变不了自己的病痛。我读懂了一位老农的崇高,宁肯在自自然然的生命归宿中默然,也不牵连孩子们的前程。
        世间没有一位老人不愿意过着儿孙绕膝的日子,老有所依老有所养几乎是每个人的奢望。在发展中的社会,愿望与实际的矛盾困扰着与考验着每一位渐渐老去的人。克服与改变这种现象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历史阶段,需要一代甚至几代人的牺牲与忍耐,克服与付出。“留守老人”这个特殊时期的特殊群体,随之诞生的社会现象需要靠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和智慧来解决,我们毕竟是发展中的国家。
        我曾经在一个偏僻的山村遇见一位长期留守在家中的老人,由于心脏病突发猝死在厨房间的地上,手中依然紧握着被打碎的陶罐柄,草药渣和药汤撒了一地。曾经被我拍摄过的老者,后来我再去山村时,不少的已经离开了人世。不少的老人一直在孤灯的陪伴下,不动声色地,甚至不告诉外地打工的儿孙们,默默地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
        在永嘉深山中一个叫岩龙的小村庄,古朴而秀丽,村头,高大粗壮的香樟树刻录着村庄的悠久与和谐。遇见一对年过古稀的老夫妇,膝下的几个子女都在城里打工拼搏,二老相依为命,相互照料度过一个个孤独而单调的春夏秋冬。他们唯一的解脱就是盼望,盼望春节的来临,儿孙们归来的那种甜蜜与欢乐。我到他们家时正值深秋,老两口忙前忙后地在晾晒刀豆干,他们告诉我:孩子们最爱吃自己晒的刀豆干了,每年都晒一大批让儿孙们带走。那种流露的自豪感,让我感受得到老人内心世界中的满足与寄托。第二年的夏天,我再去这个小山村时,村里的人告知两位可敬的老人在春天相继去世了。
        面对留守老人我能做些什么,又能做些什么?我将他们的形象拍摄下来,一位位鲜活的老者,如同一个个音符,演奏在我们时代的强音,一曲悲壮而激昂的,充满民族气质的,洋溢着大爱美德的交响乐。
 
                        2016、6、2



永嘉暨家寨的这位老者,性格开朗,去年去世了。

抽烟或许是缓解思念的好办法。

拥有5个子女的杨大爷,面对标语感叹有加。

75岁的朱大爷,为了生活还上山砍柴,

彝族乡寨的老者

和老伙伴在一起晒晒太阳,侃大山是一种相当惬意的事(大漈村)

闲哉,悠哉。

一片空白

老艄公

望天遐想的时候

乐在其中

“好天气,便出来转转,解解闷。”

企盼

独居的邱大娘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人老了,不中用了”。

有阳光的时候

相依伙伴

家的“主人”

每日三餐

等待

孤独的日子让他变得寡言少语

养儿有头,养孙无底。

莫提当年

86岁的留守老人

“牙掉光了,如今吃饭也不行了”

孤寂的身影

就一个人生活着

冬天的艰难

不知疲惫的母亲

充满故事的老墙

冬天里的依靠

让人难忘的岩龙村里的老夫老妻,一年后相继去世。

就这样一步步地走着……

总想说当年

父亲

心满意足

林大爷的晚年生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GMT+8, 2018-7-22 08:42 , Processed in 1.24800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