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注册  找回密码
     
 

超越数字摄影:永远站在新的艺术地平线上

2018-6-27 10:30| 发布者: zhcvl| 查看: 348| 评论: 0

摘要: 美国摄影艺术家拉瑞.赛尔斐( Larry Silver )访谈作者:(美国)安东尼.罗德斯(Anthony Roades)摘要:美国著名摄影艺术家拉瑞.赛尔斐( Larry Silver ),投身职业艺术摄影生涯已有60余年的历史,素以黑白摄影作品著 ...

美国摄影艺术家拉瑞.赛尔斐( Larry Silver ) 访谈

  作者:(美国)安东尼.罗德斯(Anthony Roades 


摘要:美国著名摄影艺术家拉瑞.赛尔斐( Larry Silver ),投身职业艺术摄影生涯已有60余年的历史,素以黑白摄影作品著称,有黑白摄影大师之称,和光影大师的美誉。近10多年来,随着信息产业的崛起,数字技术大步迈入艺术殿堂,摄影艺术首当其冲,受到数字摄影的挑战,传统摄影艺术经受着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然而,拉瑞.赛尔斐没有轻易地认同,追随这一潮流,更没有简单重复以往创作经验。艺术家从数字摄影的来袭获得灵感,一反传统暗室的单调劳作,把化学、点染、斑染和纸质揉皱等艺术手法,有机地融入到摄影创作过程中,创作出充满现代感、震撼心灵的现代摄影作品。其作品主题也逐渐脱离具像,展示幻化抽象。艺术家用娴熟、纯粹,但又是非传统的摄影技法,取得了超越现代数字摄影艺术的观赏效果。这是美国著名在线艺术杂志/One/( 《唯一》)撰稿人安东尼?罗德斯(Anthony Roades )在艺术家75岁诞辰之际,与摄影艺术家拉瑞.赛尔斐进行的一次艺术访谈,畅谈了拉瑞.赛尔斐先生半个多世纪职业摄影创作历程,特别是近10年间,艺术家从传统的形象塑造走向抽象渲染的现代摄影创作的转变。




美国摄影艺术家拉瑞.赛尔斐( Larry Silver ),出身于纽约市。美国摄影联合会成员,素以黑白摄影作品著称。他的摄影作品收藏于各主要博物馆和画廊,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学院、布鲁克林博物馆、波士顿艺术博物馆、休斯敦美术博物馆、耶鲁大学艺术画廊以及乔治?伊斯特曼展览馆等。多次举行过个展和团展。20世纪90年代中期,他和夫人格罗瑞.赛尔斐(Gloria Silver )女士,先后两次访问中国,并在北京、江苏等多地从事过摄影创作。部分摄影作品曾在北京等地展出,并被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



 


/One/:是什么原因促使您从事摄影工作,您从事摄影工作的目的是什么?


拉瑞:我从事摄影的原因,在过去60年间发生了转变。我的摄影工作起始于我成长的地方纽约市。15岁那年,我开始拍摄周边场景,记录实况。那是一种纪实的方式,摄影主题往往囿于兴趣和观察。后来,记录生活事件在我的摄影中变得不再重要,作品更多反映摄影家,如亨利?卡特尔?博来森(Henri Cartier Bresson )的共同兴趣,这意味着更多着眼于比我当时拍摄环境更广阔的空间。因为在暗室工作许多年,我有着很好的控制、驾驭能力,可以使用各种方法,在冲印时创作出特殊的效果--我的暗室经验,一直都是强化主题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




10年前,我的摄影转入了一个全新的方向,围绕主题记录、设计视觉形象,不再是重要的手段。这一全新创作,某种意义上,是对数字摄影出现的回应。有人曾经(现在仍然还是)不断告诫说,数字摄影即将取代暗室工作、我应当顺应这一潮流。然而,这发而使我产生灵感、激发我进行暗室工作,创作出数字技术无法制作的摄影作品。过去5年多时间里,我一直致力于这项工作。





现在,我的作品,已逐渐脱离纪实,更多认同现代视觉艺术的实践和做法。现代艺术往往把摄影当作一种载体,摄影家也因此可以自由地、以更为多样的方式运用这一载体。如今,我不再追求象安赛尔.亚当斯(Ansel Adams )和埃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 )作品那样完美无暇的冲印效果。这给了我一个自由的空间,可以打破许多固定规则的束缚。打破这些规则,我创作出了全新的摄影作品,活跃飞扬、激动不已、无以伦比。


 


这些作品,有时赋予可以辨认的主题形象,有时没有可以辨认的主题形象。具有可以辨认主题形象的的作品,创作实践稍早,添加了色彩元素,有一种视觉形象,都是从暗室中打印在银版纸上的摄影作品开始的。然后运用光线、化学锈蚀、施以点染和斑染效果。不久前,我开始运用暗室知识和经验,创作不是从形象开始,而是在空白底稿纸上,运用光线和化学方法,进行点饰、渲染,在此过程中,我只是将摄影作品在摄影纸上来回移动。这是一种全身运动,和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 )的行为绘画艺术非常相似。



  



/One/:是什么因素促使您从商业摄影转向纯艺术摄影?


拉瑞:我曾在纽约市拥有商业摄影棚,从事过40年自由职业摄影,主要是为广告公司拍摄。 从事商业广告摄影期间,我也继续从事自己的创作。周末、假期,或者只要有零星时间,就进行拍摄、冲印,至今都是这样。我现在的摄影棚设在康州的谢尔顿。



/One/:随着数字摄影的到来,您作品中的视觉形象创造是如何发生变化的?


拉瑞:数字摄影并没有进入我的摄影创作,我使用的唯一数字技术是从银版纸上复制原作因为博物馆和画廊更乐于接受电子邮件或光盘而不是幻灯片。我觉着观赏我作品的最佳方式是原作印刷。




/One/:您如何看待作品从开始到现在的进步?您作品的创作重心是如何发生变化的?您认为发生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拉瑞:我认为,一种视觉形象,很难分辨出一个特定的主题。我相信,艺术家能够以一副作品画面的流动变化感动观众,就象作曲家不需要用歌词去感动听众那样,仅仅只是音乐作品飞扬的旋律就足以感动、激发听众。




我也追求修饰视觉形象并把它保留在摄影作品中,因为摄影是我的人生,我一直都希望保留摄影作品的完整性。在冲印作品时,我曾经揉皱一幅舍弃的作品,把它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开着暗室所有的灯,离去。等回到暗室继续开始工作,我又瞥见那幅丢弃的作品,便从垃圾中把它拣回来。作品看起来趣味盎然,沾染着色彩,雾气迷蒙,形成几道黑色的溪流。纸上的皱纹形成一种斑驳陆离的效果,看上去比我苦心孤诣中的作品,更有意思。于是,我打定主意,试图重新塑造出那种效果。我揉皱了纸,打开了灯。但果真做起来却很难。然后我又开始按着步骤,刻意获取那种效果。我就这样在摄影世界中开辟了一片崭新的天地。这是5年前的事情,当时,在鉴赏其他摄影艺术家作品的时候,我领悟到,创作不必追寻过去、因循守旧。从此,我一直都在进行摄影实验。尽管不是所有的努力都获得成功,但我认为,运用我发现的摄影技术,就是一种全新的创作。这种技术,纯属摄影,不涉及任何电脑数码技术。艺术界有一种普遍的想法,认为艺术家为了寻找新的创作方向,必须保持一种年轻的心态。我觉得自己很年轻,因为在漫长的摄影家生涯中,年届75岁,在艺术上,我仍然不断发现新的地平线。



译者: 崔立棠, 厦门大学嘉庚学院 英语/对外汉语/传播学专任教师。在扬州大学外国语学院任职期间,曾担任拉瑞.赛尔斐( Larry Silver )和格罗瑞.赛尔斐(Gloria Silver )夫妇的翻译。本文全文译自美国http://www.onethejournal.com/766/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GMT+8, 2018-7-22 12:46 , Processed in 1.21680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