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李俊金的“无名之路”

2018-7-11 10:38|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343| 评论: 0|来自: 成都影像艺术中心

摘要: ▲《无名之路》李俊金1961年出生于韩国首尔,她自小学习书法,在首尔弘益大学学习陶瓷,1988-1996年她生活在纽约,在纽约大学学习了当代艺术并获得了摄影硕士学位,她曾在研究生时期作为摄影师兼制片人罗伯特·弗兰 ...

▲《无名之路》



李俊金1961年出生于韩国首尔,她自小学习书法,在首尔弘益大学学习陶瓷,1988-1996年她生活在纽约,在纽约大学学习了当代艺术并获得了摄影硕士学位,她曾在研究生时期作为摄影师兼制片人罗伯特·弗兰克的助理。


▲创作中的李俊金


李俊金将传统摄影艺术与其本国文化结合,对艺术做出成熟和独到的诠释,体现她20世纪晚期的教育文化背景和摄影理论素养。她将版画复制术、绘画艺术与摄影完美结合。她的很多作品都体现这一特点.她不想让自己流于传统。


▲Desert 90-94


上世纪80年代,27岁的李俊金赴纽约留学,在那里一直生活到90年代。那段时期,她拍摄了三部美国沙漠题材的经典作品,那些作品都影响了她日后的创作。自然界沙漠中的石头、树根、植物,奇异的地表形态、砾石、水面的涟漪,潮汐,在她的眼中无不流淌着她的情感,那是她的身体,她的生命的延伸。虽然这些物体庞大,但是在她看来它们是那样地敏感,亲昵。


▲Desert 90-94


李的足迹遍布韩国,她所拍摄的景象总透着一种荒凉的纪实感。她的作品通常采用长画幅,而且完全是手工制作,在一种特制韩国米纸上,刷上乳剂,主要采用照相凹版蚀刻术,整套工序要花费好多小时才能完成。当照片与她独特的印刷术结合起来的时候,更显示出对传统的公开挑战。



她照片中那些时常不受时间影响的对象,通过一个被认为的古老过时的技术获得了超凡脱俗的感觉,并深入表达了东方主义式的的西方视觉概念。李俊金出版的摄影书《无名之路》(Unnamed Road)“这个地方”(This place)拍摄项目的一部分。借此机会我们可以通过采访,多多的了解她。



对话 李俊金


这本书有很多关于你在以色列的旅行么?单从封面让我想到了凯鲁亚克的“在路上”,还有那张罗伯特·弗兰克拍摄的无名高速公路的照片。


我曾经去过很多次与世隔绝的地方,在九十年代初时常去美国西南部的州旅行。即便对于我拍摄地点一无所知,这问题也从不困扰我。我一直喜欢去那些只能依靠自己抵达并感觉之前从未有人涉足的地方。在以色列我去了很多次内盖夫沙漠与约旦河西岸,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在城市里。这个名称“无名之路”联系着我以前的作品,但也依旧是关于以色列的项目。以色列有着太长的历史涉及到土地以及太多层面,每个人都对这个地方有着不同的解读,但当我说到“无名之路”与这感觉是矛盾的。

▲罗伯特·弗兰克《美国人》


▲李俊金-Unnamed road


这本书无疑与你之前的作品有着不同,但有些风景似乎在模仿你早期的作品。 在一个你从未去过或曾经预想过的地方是否很容易寻得你要的图像?


通常我必须对这个地方有着强烈的好感才能完成拍摄。很多次在旅行中,我想要的照片就在意料之外出现了,我很少再回去拍摄同一个地方。对我来说最重要地是拍下在那里所感受到的东西。如果我感受不到任何东西,那相机会一直呆在包里,而不是在肩上。旅行时我的态度是,首先感受那个地方,拍照是下一步。我主要喜欢拍摄风景或者是土地,但有时候感觉来自很多角落里或者在沙漠中。


▲Desert 90-94


一定是这些沙漠的照片让我感觉与你以往的作品最为相似。


在以色列的时候,我在沙漠里拍摄了很多照片,但我同样也在城市中拍摄了很多。很多拍摄于城市里的照片过于直接地暗示了我太多的个人情感,所以在最后编辑的时候我将它们从最终选择里剔除了。这是一段漫长的过程;我的工作从2010的秋天开始到2011的结束,那一年零四个月对我来说像是四年一样漫长。每一次行程大约在一个月左右,每一次旅行像经历了一整年;我意思是情感上来说在那里大多数时间我都非常愤怒。


▲Desert 90-94


我暗自思忖了很久,并决定不要直接回应我是如何去感受的,我的感受并非一直是准确无误的,但环境将我变得如此——这就是将一切变得不同的地方。我从未拍摄过一个连自己都不愿去的地方,我从前一直旅行并拍摄非常宁静的土地,这就是此次拍摄与我之前作品的最大不同吧。我很高兴我完成了这项任务,也很高兴我做了什么,但我不能忘记这段经历,而且我再也不想回到以色列了。


▲Desert 90-94


当你看着这片土地拍照的时候,你会感受到生活于此的人们的历史重量么?或是你更关心你自己的观看方式?


我只想专注于我的项目——对于景观和土地的探究。不论我走入沙漠去一条无名之路,抑或周遭无人,在每一步的行走里,我一直能感觉到这里曾发生的种种。你知道的,在沙漠中我能感觉到脚下随时可能就有地雷,并很容易看到在边界上的所有铁丝网,所以我变得对政治非常敏感,它激起了我的心里太多的东西。


▲Desert 90-94


我的使命变成了将这样的感觉往回拉一些,因为我并非是一个社会学家或心理学家,并且我对政治太敏感。对我来说,大部分生活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人们有着他们自己的面貌,所以我对自己说‘俊金,不要带上面罩去评判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所以我非常努力地不去做出任何评判。


▲Desert 90-94


韩国,像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虽然冲突是比较良性但也是由一个民族分裂,你觉得你去到那里之后,对于一个国家没有办法容忍它的邻居是否有了一个更深入的了解或同情呢?


韩国是除此之外唯一一个分裂的国家。在韩国我们曾经非常自豪我们的民族是同一种的血缘,不与任何其他国家混合,在这个意义上是与以色列非常不同的,我们只是同一个民族分裂为了南方和北方。首尔与平壤只有两个小时的距离,但中间是我们无法跨越的边界。我在首尔长大并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多年,而我觉得北方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在我心里,平壤似乎是离首尔最为遥远的城市,我们生活在南方很少去谈及北方,我们只是生活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在韩国我们讨厌金正恩,并对北方的人们怀有深切的同情,因为他们是我们的骨肉弟兄,我们都是来自同一个民族,所以这是韩国与以色列的不同。


▲Desert 90-94


平常在你拍摄作品之前都会事先研究被拍摄之地方吗?


事实上,我之前从未去研究某个工作的地方。我跟随自己的直觉。我倾向于通过我的抽象思维去接近一个地方,不带渴望的去感受,随之产生某些特别之处。当我第一次到达某个地方时,我的相机也许不会立刻从包中取出。而愿意去冥想,全然抛弃身外之物,然后真正的观察这个地方。但是较之这个地方,准备工作是有难度的。所以在全身心的投入这里的工作之前到以色列旅行一次是比较好的,只去看看那里是怎样的。


▲Desert 90-94


可以说说在你工作中,是怎样来选择被摄风景的呢?


在我第一次旅途期间,我会尽可能地去很多地方。那时候我呆在耶路撒冷,并且去了内盖夫的南部,返回后去了拿撒勒的北部。还数次利用一天的时间到西岸旅行。我需要了解这整个国家是怎样的。


▲李俊金-Unnamed road


土地是世界的一部分政治,当你知道这里的人为了向镜头前的这些风景宣誓所有权正在战斗,流血,死去,是否很难再去客观地拍摄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8-8-18 12:35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