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拍过奥黛丽·赫本的中国女摄影师王小慧 讲述100个吻印的故事

2018-7-25 09:10|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734| 评论: 0|来自: 北京晚报

摘要:  她躺在病床上用100个吻印在宣纸上来表示自己与丈夫最后的告别,因为鼻子是粉碎性骨折,做100个唇印是很艰难的事。但她一夜没睡觉,断断续续地做,做完时嘴唇已经浮肿,这是她竭尽全力能为丈夫做的最后的一件事。了 ...

 她躺在病床上用100个吻印在宣纸上来表示自己与丈夫最后的告别,因为鼻子是粉碎性骨折,做100个唇印是很艰难的事。但她一夜没睡觉,断断续续地做,做完时嘴唇已经浮肿,这是她竭尽全力能为丈夫做的最后的一件事。了解了这一点,再看她的这件作品,不禁为之动容。

  作者:河西

  《我的视觉日记》

  王小慧 海燕出版社

  车祸是王小慧最痛苦的记忆,难以抹去。1991年10月31日,德国的圣灵降临节,一场车祸带走了她的丈夫俞霖,带来王小慧难以承受的痛。那一年她34岁,和心爱的人结婚刚刚5年。

  在车祸中受到重创倒卧病床的她苏醒后,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相机完成了自拍,拍下自己破碎的脸。因此,她被誉为中国的弗里达。

  她躺在病床上用100个吻印在宣纸上来表示自己与丈夫最后的告别,因为鼻子是粉碎性骨折,做100个唇印是很艰难的事。但她一夜没睡觉,断断续续地做,做完时嘴唇已经浮肿,这是她竭尽全力能为丈夫做的最后的一件事。了解了这一点,再看她的这件作品,不禁为之动容。

  她的随身物品是日记本和照相机,正是这两样东西,陪伴着王小慧走过了那段最艰苦的岁月。

  在这之后,她开始重新思考她的人生。这件事让王小慧变得更坚强,也让她明白应该珍惜生命,人的生命是有限的,但生命随时都可能会失去,应该抓紧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

  她学建筑出身,让她真正决定改行的其实是齐格丽特和沃特两位女摄影家,那是在车祸之前,她们给了她很大的信心。齐格丽特熟悉建筑,当时王小慧就问她:“我是应该搞建筑学还是改行搞摄影?”齐格丽特踌躇了一番后,对王小慧说:“你可以搞摄影。”这话是一锤定音,让王小慧很快地下了决心。她参加了德国职业摄影家协会,要进入这个协会有两个标准,其中之一是要用艺术的收入来交税,这条件很难。因为很多艺术家很穷,要靠端盘子开出租车而不是卖作品来挣钱。

  王小慧放弃了建筑学博士学位,她的父母都为她惋惜,但是她的先生很支持她,他说可以养她。在国外的这些年,她别的没学会,就是学会了放弃。她说:“这就像谈恋爱一样,你可能喜欢好几个女人,但是结婚时就只能选一个,这就是放弃。”

  俞霖去世之后,因为没有丈夫的收入,她需要一份工作在德国生存下去。她的导师对她很好,她辞了助教的工作,半年后他又给她找了一份科学助理的工作,待遇比她做讲师还好,而且不用天天去上课。她说,在德国她总是遇到好人。

  她知道,做职业摄影家收入是不能保障的,但是王小慧不喜欢重复,喜欢挑战,喜欢做感兴趣的事,不想回到学校里去教书。所以最后还是成为职业摄影家。

  2018年7月10日,“洞见未来生活方式”的跨界对话及王小慧经典摄影作品展在陆家嘴PHISKIN举行。对话结束后,两位礼仪小姐抬出一幅用丝带包扎起来的大画。王小慧剪开丝带,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幅奥黛丽·赫本老年时的肖像。王小慧这两幅奥黛丽·赫本的肖像作品是首次在中国公开展出。

  “这是一次机缘巧合!”回忆起当年的拍摄经历,王小慧感叹道。这组照片拍摄于1992年,当时,王小慧在慕尼黑电影学院导演系学习,应邀为张艺谋的电影《菊豆》在慕尼黑电影节做电视访谈。恰巧,奥黛丽·赫本也出席了这一活动。电影学院院长顺势把赫本介绍给了王小慧。当时王小慧正在拍摄一本摄影集叫《从眼睛到眼睛》,王小慧便询问赫本愿不愿意让她拍摄肖像,赫本很大方地同意了。拍摄时,王小慧使用的是50毫米的镜头,与奥黛丽·赫本距离在一米以内。“她脸上虽然有皱纹,但丝毫挡不住那种美。她的美是不受年龄限制的美,是内在与外在的统一。”

  王小慧说,如果用一种花来形容奥黛丽·赫本,那便是玫瑰花。这样的女人,在她们生命中的任何阶段都有一种独特的美,不管是含苞待放,还是盛开或者是在衰败时。我们会把干枯的玫瑰收藏起来,不忍丢弃,因为连枯萎的玫瑰都带有芬芳。现在流行一句话叫“优雅地老去”,赫本无疑是这样的女人之典范。

  王小慧有一套非常著名的作品就是“花之灵”。用超微距拍摄花朵,从花朵来折射她对生命的理解,绝对让人耳目一新。

  她的这些作品实际要表现的是生命的历程。她说她在里面并没有强调性别,强调的是生命,生命是脆弱的,很容易消失,所以我们要更珍惜生命。她还有一个作品“九生”讲的是生生世世的轮回,一个人的死亡换来的是另一个人的新生,莲花死掉,莲蓬就熟了,莲蓬死掉莲子就熟了,就像是生命的轮回。这是一个十分美好的循环往复的过程,生与死是一个事物的两个阶段,每一个新生命的开始同时也意味着死亡在孕育,而死亡也意味着一个新形式的存在,也是一种生。她不愿意相信人死了就不存在了,只是存在的形式不同而已,比如存在于活着的人的记忆里。莲是佛教的花,而且生命力很强,花谢了,莲子熟了,第二年又长出新莲来,年复一年,生生不息。

  拍摄完赫本照片的第二年,奥黛丽·赫本就去世了,而王小慧的照片,像是一种永生。

  遗憾的是,除了拍她的黑白照片,当时王小慧还用彩色幻灯片拍过赫本,但因摄影店失误,冲印出来的幻灯片每张都被在脸中间切开,后来作为废品扔掉了。正因为此,更显得这两张照片弥足珍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8-11-21 20:01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