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官方网站

作为行动主义的摄影

2018-8-1 15:06|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4510| 评论: 0|来自: 李楠工作室

摘要: 美国摄影师乔纳森·托戈夫尼克拍摄在卢旺达大**中被性侵的妇女及她们的孩子,并筹集百万美元,成立救助基金,持续、切实地帮助他们。然而,这一拍摄却并未遵循报道摄影的“两面理”原则。摄影师完全按照自己的行动 ...
行动主义摄影与纪实摄影、宣传摄影有何不同?


 

史:行动主义摄影与 “纪实摄影”、 “宣传摄影”有何不同?


博:概念永远是个难题,纪实摄影很难界定:你可以说任何一张照片都记录了点什么。行动主义有专门意图、专注于如何解决问题。它可以是纪实的,也可以是观念的。

非行动主义者的纪实摄影师或摄影记者相信自己的根本任务是拍好照片,仅此而已;他们认为需要行动的是读者或相关责任人。对行动主义的摄影师来讲,照片只是开始,他们要以此寻求和鼓励解决的办法。纪实摄影可以只是一种拍摄方式,如果由此进入解决办法,才是我所说的行动主义。

史:谈纪实摄影必然谈到 FSA项目,我们不能回避FSA是一个政府行为的事实。那么,你为什么又把FSA项目放到“行动主义摄影”的历史里来叙述呢?


博:FSA被经常提起,是因为这是迄今针对某一社会问题形成的数量最大的摄影专题。即便不很合适,我觉得在讲行动主义时没法不提FSA。

FSA的确是政府资助的项目,摄影师被派遣到美国各地拍摄经济大萧条的情景,为罗斯福的“新政”争取支持。该项目主持人罗伊·史崔克(Roy Stryker)要求摄影师只聚焦那些最坏的情况,不必反映其他方面。史崔克做出的照片编辑、发表、传播决定可以说是“宣传”,但我不认为这些照片或史崔克的编辑理念是误导,因为它们的确展示了大萧条时期的美国乡村地区受到的真实冲击。影像有自己的生命,存在于被拍摄的时期之外。

FSA摄影项目的确有政治动机,要引导公众使得政府政策能够实施。整个项目是宣传项目,但我不认为摄影师个人是在拍摄宣传照片,我想我们应该把政府的动机和摄影师个人的政治动机相区别。假如他们不是政府资助,我们就不会在这里讨论“宣传”的问题。

 

史:FSA项目中多萝茜·兰格的《流民母亲》非常著名,但这位母亲本人没有从这张著名照片中得到任何社会资助。


博:我想只把关注点对准这位母亲本人是不公平的,大多数时候被摄者本人并不获利,因为摄影师拍摄他们是为了帮助一个群体。让摄影师给每一个拍摄过的对象寄钱,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没有证据说明FSA的照片直接对政策制定产生影响,但它们的确引起了对罗斯福“新政”的支持,政府为流民建了临时帐篷,1937年国会通过了保护佃农法案。

 

史:据说FSA的照片在1940年代之后也被遗忘了20多年,因为公众对这些政府宣传不感兴趣,直到1960年代才被约翰·萨考夫斯基“重新发现”,在纽约现代艺术馆(MOMA)展出,其后FSA的历史地位才得以确立。你如何评价这种历史再发现?


博:如果不是这个展览,它们只是国会图书馆的一堆资料而已。我认为MOMA的展览为FSA照片在摄影史上的地位提供了注解功能,我们都是从摄影史书上知道这些照片的,MOMA展览后这些照片成为我们学习摄影时重要的历史内容。

 

史:非常感谢!

 

 以上为多萝茜·兰格作品


注:1 米歇尔·博格蕊,曾任美国帕森斯艺术设计学院摄影系主任,著有《行动主义摄影:为变革社会而拍摄的影像》,目前尚无中文版。

沃特·加乐里,美国摄影师,1997年毕业于纽约大学艺术学院本科。个人博客:http://www.wyattgallery.com



摄影能否以行动改变世界?

还是只需要拍好照片?

你可以选择

123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