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官方网站

专访摄影艺术家时晓凡:摄影,不存在取悦他人的需要

2018-8-2 14:32| 发布者:cphoto| 查看:1292| 评论:0|来自:澎湃新闻

摘要:1768年,在22名艺术家与建筑师成功争取到乔治三世的“赞助与保护”之下,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成立了。自此以后,这里便一直较量不断,争执频出。2018年,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迎来了建院250周年庆典。5月伴随扩建后的新 ...
1768年,在22名艺术家与建筑师成功争取到乔治三世的“赞助与保护”之下,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成立了。自此以后,这里便一直较量不断,争执频出。2018年,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迎来了建院250周年庆典。5月伴随扩建后的新研究院正式揭幕,“一名艺术家的产生”特展向公众开放,,而如今,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第250届夏季展及“伟大的奇观”特展正在对外展出。展览策展人、当代艺术家格雷森•佩里(Grayson Perry)将各种各样的作品并置,颠覆了这一夏季展览的传统。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特约撰稿人走进这个被认为“延续250年,且颠覆250年的刻板传统”的新一届夏季展。

展览现场
从1768年建校初始,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就有每年夏天在学院里展出成名和初出茅庐艺术家的作品的传统。今年是标志性“夏季展”连续展出的第250年。对于一个常住伦敦的人而言,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Royal Academy of Arts)在皮卡迪利大道(Picadilly)上的伯林顿府(Burlington House)的大门是一个通往未知经验的入口:
安尼施·卡普尔,《献给一位挚爱的女儿的交响乐》,2018
著名艺术家最新作品诠释古典与现代的定义
一走进皇家艺术研究院的安纳伯格大院(Annenberg Courtyard),首先看到的是直径100米的红色大点高高悬在空中。红色的布料包裹着金属框架,在风中微微晃动。红色大点下方是看上去像木料的、随意堆砌的金属块,镇压住了红色大点的气势。整个雕塑像是冉冉上升的红气球,而在地下扎的根基控制住了气球飞行高度。
这是英国著名的印度裔雕塑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的《献给一位挚爱的女儿的交响乐》(Symphoney for a beloved daughter, 2018)。卡普尔早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就为伊丽莎白奥林匹克公园造了异曲同工的《安赛乐米塔尔轨道》(ArcelorMittal Orbit),运用红色和黑色的金属,创造出高达114.5米的雕塑,分明用的是钢材,却刚中带柔,像体操运动员的红丝带环绕着被坚实肌肉包围的躯体。
因为和卡普尔以及他的女儿有过简单工作上的接触,我知道他对世界充满着同情心,常用艺术隐喻现世的不公,对女性权益、难民问题和现代奴役等社会问题皆有触及。《献给一位挚爱的女儿的交响乐》,或许不仅仅是卡普尔对自己的女儿(一位和他父亲一样充满同情心的年轻女性),更是对全世界女性的一种赞美和期许。
穿过大院,进入伯林顿府的展示大厅沃尔中心礼堂(Wohl Central Hall),今年被漆成了天蓝色的墙面把葡萄牙女艺术家约安娜·巴斯孔塞洛斯(Joana Vasconcelos)重达221公斤的巨型雕塑《皇家瓦尔基丽女武神》(Royal Valkyrie,2012-2017)衬托成了一只飞鸟。
约安娜·巴斯孔塞洛斯,《皇家瓦尔基丽女武神》,2012-2017
《皇家瓦尔基丽女武神》虽然体积庞大,却透露出轻盈温柔,还隐约有一丝亚洲风韵。巴斯孔塞洛斯运用了手制羊毛钩花、毡毛贴花、棉布、钢绳、垂饰、充气内胆和灯饰,制出了想象中的北欧神话人物基丽女武神。巴斯孔塞洛斯在早先的采访中提到自己的中国情怀,所以她创造的《瓦尔基丽女武神》(Valkyrie)系列虽然使用的是葡萄牙传统手工工艺,却也借用了中国“八面玲珑”的理念。
除了起初的震撼,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在展览的最后,也就是演讲厅(Lecture Room)艺术廊里展出了或许是英国当今作品售价最高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的新作。
大卫·霍克尼,《七个手推车,六个半板凳,六幅肖像,十一幅画像和两个窗帘》, 2018
演讲厅里的作品打破按主题布展的常规,按照颜色将作品分类,而霍克尼色彩明朗的巨型打印画占据了入口的双面墙,霍克尼也基于这种设置用作品名开了个小玩笑。进门看到的作品是《七个手推车,六个半板凳,六幅肖像,十一幅画像和两个窗帘》(Seven Trollies, six and a half stools, six portraits, eleven paintings, and two curtains, 2018),背面的作品就叫《里面一面也开放》(Inside it opens up as well, 2018)。
大卫·霍克尼,《里面一面也开放》,2018
对于熟悉霍克尼作品的人来说,这两幅像宗教壁画般的大型墙画几乎回顾了霍克尼的艺术生平。他喜欢为朋友画肖像,常常按着照片画像 -- 照片通常在被画人的居所里拍摄;他打破透视常规,后期作品善用局部照片拼贴出全景;他是个嬉皮士,酷爱开玩笑。
初出茅庐的艺术家讲述年轻的艺术方向
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作为鲜有的独立艺术学校,不但展出成名艺术家的作品,更为初出茅庐的艺术家提供展出空间,让他们的初期作品进入投资收藏者和艺术大众的视野。为此,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夏季展特别为艺术学生和35岁及以下的艺术家设立了奖项。
由于夏季展每间房间的布展都各具特色,有时候一间展厅里的展品摆放都会按照材质、色彩、主题和作品尺寸具有流动性地摆放,所以要特地找寻得奖作品并不容易。“英国学院奖·学生奖”第一奖的作品即是一副小尺寸油画《剪裁》(Fitting,2018),来自只有26岁的希腊艺术家索菲亚·米特索拉(Sofia Mitsola)。这幅只有82 x 63厘米的画很容易就淹没在充斥着色彩和玩味感十足的作品的第五画廊(Gallery V),只有下方一个小小的标签表明了这是得奖作品,好在只有1600英镑的售价,画立刻找到了买家。或许不只因为价格,《剪裁》让我想起美国艺术家历克斯·卡茨(Alex Katz)风格明确的人物肖像,而索菲亚的画少了历克斯的沉静,多了一丝调皮。
索菲亚·米特索拉,《剪裁》,2018
学生奖第二名的获奖者是来自新加坡的建筑毕业生黄信豪(Jerome Ng)极度细腻的刻画临终关怀的作品《临终关怀院的记忆》(Memories of a hospice care home, 2016)的作品,被放置建筑特别展厅第六画廊(Gallery VI)。看过黄信豪之前的作品,可以看出他的风格深受漫画影响,充满亚洲风格。然而,由于第六画廊里摆放了173件尺寸不一而细腻度都不同一般的建筑模型和建筑概念作品,这件完全白纸制成的《临终关怀院的记忆》就极容易被忽略了。
黄信豪,《临终关怀院的记忆》, 2016
转为年轻艺术家设置的艺术俱乐部奖(The Arts Club Award )的得奖作品是一幅有色印刷相片《过马路的布鲁斯(洛杉矶)》(Cross road blues (LA),2018),来自英国摄影师奥利·凯利特(Oli Kellett)。《过马路的布鲁斯(洛杉矶)》身处在第六画廊(Gallery VII),在深蓝色的墙壁的衬托下,这里的作品总体表达了人身处在建筑环境的境况。《过马路的布鲁斯(洛杉矶)》凝重的色彩和明暗分明的色块,和房间里建筑感极强的装置和绘画作品相辅相成。
奥利·凯利特,《过马路的布鲁斯(洛杉矶)》,2018
霍克尼说,“在21世纪,皇家艺术研究院的存在前所未有的重要。”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夏季展的确继续为世界各地在伦敦求学、从艺的艺术家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场所,是踏上成功之路的垫脚石。只是,在夏季展上把作品看尽、把艺术家一一来了解,是个大任务。希望在以后,皇家艺术研究院能在全年将新艺术带给全世界的观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