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官方网站

100年来,摄影和抽象艺术如何颠覆世界?这个展览告诉你答案

2018-8-14 09:45| 发布者:cphoto| 查看:3137| 评论:0|来自:外滩靠谱

摘要:摄影技术是一项伟大的发明,它是在迎向未来,还是在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如果说“光”和“形”是摄影艺术一直在探讨的两个核心,那么在二十世纪初,“抽象”这一词汇与摄影艺术的交融就再未曾停止过。安东尼·凯恩斯 ...


抽象的深入探索

6 - 9 展厅(1940- 1960)

在本次展览中,第9展厅也是作为展览的重要节点,主要是展示的是1960年MoMA举办的名为“抽象的感知”的摄影展,这一展览在当时肯定并梳理了摄影在抽象领域做出的探索,并奠定了一些关键艺术家的地位,其中代表人物便是曼•雷(Man Ray)

与其拍摄一个东西,不如拍摄一个意念;与其拍摄一个意念,不如拍摄一个幻梦。

——曼•雷

在这间展厅里,便可以感知到曼•雷那永那不停歇的创新想象力,作为二十世纪最具影响力,且最全方位的艺术家之一,又以摄影作品最为人称道。

曼·雷肖像,中途曝光法拍摄

他挑战并扩张摄影的本质,使用中途曝光(Solarization)、实物投影法(Rayograph)等暗房技巧与实验手法,让摄影成为一种艺术表达形式。

深受达达派和超现实主义绘画思想影响的曼•雷,具有强烈的反传统意识,他宁可去创造一个个充满幻境的世界,也不会拘泥于对客观对象的简单重复。

达达与超现实主义被普遍认为是20世纪最具神秘色彩又最富影响力的先锋艺术运动。

达达与超现实主义摄影家们采用高超的暗房制作技术,通过使用大量的道具或运用特殊的摄影技法,如多次曝光、摄影蒙太奇、透明底片夹印和多底叠放等,创造出超现实主义的效果。

像是这幅曼雷的代表作之一“泪珠”,两只美丽的大眼睛,伤感的眼神,几滴发亮的泪珠,会引起我们无尽地联想。但曼雷为了取得所追求的艺术效果,并没有真地拍摄眼泪,而是用几个玻璃珠代替眼泪,这也正符合超现实主义的创作理念。

而曼•雷的好友达利更是宣称:

“使整个真实世界成为不可相信的东西。”

在那个时代的摄影的影像还普遍具有真实性,照片却可以开始慢慢的控制和改变现实,于是乎,摄影艺术就成为改变人们所坚持的关于事物“真实性”看法的最佳手段,也是抽象艺术被超现实主义摄影家普遍关注的原因。

摄影先锋派的实验

10 - 11 展厅(1960- 1980)

在上个世纪下半叶的摄影实践开始展现出更为先锋性的特点,摄影的媒介也开始多样化,边界也逐渐变得模糊起来。例如在第10展厅中侧面墙上展出了大量的以“光学效果”为探索方向的作品。

贝拉•科拉罗娃(Bela Kolarova)的作品,通过在暗房里控制光和相纸的移动,进而完全摒弃了摄影此前一直被预设的对物质的依赖,极大拓展了摄影这一媒介的边界。

贝拉•科拉罗娃作品

以布拉格为创作基地的艺术家贝拉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就开始利用摄影技术进行实验,创作的黑影照片及X光相片,延续了包豪斯学派将摄影看作是一种抽象媒介的传统。

贝拉•科拉罗娃作品

因此,在一系列黑影照片中,通过将自然材料压挤到软石蜡、并利用它们来完成照相纸的曝光,她创作了一些微型的“人工底片”

贝拉•科拉罗娃作品

贝拉的作品在形式上与先锋派的实验法相似,而MoMA在2015年出版的《Photographyin MoMA: 1960-Now》中也认可了她对当代摄影的重要影响。

约翰·希利亚德作品

第11展厅中展出了约翰·希利亚德(John Hilliard)芭芭拉•卡斯滕(Barbara Kasten)等人的作品。希利亚德的探索更多地在再现(Representation)与抽象的摄影本体论层面上,探讨景框、色彩等特定主题。

希利亚德的拷问实验,照片结构,《死因》

希利亚德曾经做过一场关于摄影跟“真实”和“现实”的关系的拷问实验,从照片结构、光圈数值、快门速度、拍摄角度、焦距、焦点、色调、方向等技术层面,剖析摄影对“真实”和“现实”的调侃与背叛。

芭芭拉•卡斯滕作品

而芭芭拉则显示出对三维与二维形体之间的相互影响的关注、对展示及支撑物扮演的角色的兴趣、对抽象主义与物质性的新的处理方式,这都与当前的艺术时刻密切相关。

芭芭拉•卡斯滕个展“舞台(Stages)”

曾经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当代艺术研究中心的个展“舞台(Stages)”也正说明了这一点。

从上世纪70年代其早期的实验性作品到80年代色彩明艳的摄影室结构,再到一件新创作的特定场域的装置作品,也着重表现了芭芭拉对光、形状以及阴影的兴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下级分类

图文热点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