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访美国摄影师理查德·图什曼

2018-8-28 10:48|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552| 评论: 0|来自: 中国摄影家杂志

摘要: 碧色卧房,霍珀冥想系列-1 摄影:理查德·图什曼编者:美国摄影师理查德·· 图什曼 (Richard Tuschman) 于上世纪 90 年代初开始尝试数字影像创作,发展出一套融合摄影、绘画双重审美意趣的创作方式。2012 年,他以 ...

碧色卧房,霍珀冥想系列-1 摄影:理查德·图什曼

编者:美国摄影师理查德·· 图什曼 (Richard Tuschman) 于上世纪 90 年代初开始尝试数字影像创作,发展出一套融合摄影、绘画双重审美意趣的创作方式。2012 年,他以一组名为《霍珀冥想》(Hopper Meditations)的作品崭露头角。爱德华·霍珀(EdwardHopper)是美国 20 世纪最重要的画家之一,通过他的画作,人们看到的是 1930 年代美国爆发经济危机后的乡镇图景,清冷的街景、孤寂的男女、浮华掩饰下的空虚与内心的失落。在住宅、旅馆、街道为主题的舞台上,他着力表现光影下的色彩与情绪变化的呼应,用空间的旷落和单薄的人影,表达现代人类的寂寞与疏离。理查德在这位经典写实画家的作品中找到了其与摄影语言之间的共鸣,利用实景搭建、物理拍摄和后期制作的多重手法,巧妙地玩味于“真实与写实”之间。

而他创作于2014 至 2015 年间的作品《卡齐米日往昔》(Once Upon a Time in Kazimierz),则虚构了一个生活在 1930 年代的犹太裁缝家庭的故事,故事背景设定在波兰克拉科夫的犹太区,隐喻着黑暗、贫穷和保守。画面中人物充满了悲伤的情绪,但又融汇了亲情、爱、希望和温柔。作者通过精心构建的场景来表现历史。在画面上,理查德再次延续了他的经典系列作品《霍珀冥想》的视觉风格,具有古典油画般的浓重质感。他的作品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多次展出。他获得的奖项包括巴黎摄影奖(金奖、大众选择奖)、Critical Mass 50 强、Kontient 国际奖(第一名、纯艺项目)等等。本刊特邀纽约艺术基金会 (NYFA) 高级项目专员蔡赟对理查德·图什曼进行访问,将他的作品介绍给广大读者。

蔡赟(以下简称 YC):能简单为读者介绍一下你的背景吗?你是如何踏入摄影圈的?

理查德·图什曼(以下简称 RT):我一直对视觉图像充满兴趣,小时候我一直专注在绘画和油画领域。这也是我在艺术学校求学时期和事业刚起步时候的创作方向。我在学校的时候上过有关暗房的课程,但学得并不好,觉得化学的知识很难懂。但我曾尝试在混合媒介拼贴作品和摄影印刷作品中加入自己或其他人的一些摄影作品。1990 年左右我开始接触 Photoshop,这让我觉得找到了自己喜欢的“暗房”。当时我是一名全职的平面设计师,通过工作机会开始学习Photoshop技术,从一开始就迷上了。尽管我不是一个很有科技头脑的人,但这个软件非常直观,较之暗房技法,反而更接近绘画和油画的创作方式。1993 年起,我开始做全职的商业摄影师,有机会进一步提升自己的摄影技巧。自此,我深深爱上了光影和人像拍摄,而摄影最终取代了绘画和油画,成为了我个人的主要创作媒介。

粉色卧房之大宫女,霍珀冥想系列-2 摄影:理查德·图什曼

YC:《霍珀冥想》系列的基本创作方式是什么?灵感来自于哪里?

RT:这系列里全部的布景都是我自己亲手完成的,包括玩具娃娃和房间里大大小小的立体模型。模型全部完成后,我根据之前已经设计好的基本故事线,打光进行拍摄。最后再将真人模特和背景的照片在 Photoshop里合成。很多人觉得这听着有点不可思议,完成一张作品要花费很多时间,但这就是让我为之疯狂的创作方式。其实多年前我就把立体模型视为独立雕塑作品,进行纯艺方向的创作。有时我会为一些模型专门设计和制作迷你陶土人偶。

之前提到,我在艺术生涯较后期才开始将人像摄影和 Photoshop 融入到创作中,并渐渐地发现可以将人物照片和微型模型在创作上进行无缝结合。在这个过程中,我对于环境和灯光有完全的控制权,这一点我非常喜欢,而且作品的创作可以完全在工作室中完成。

铁路边的旅馆,霍珀冥想系列-3 摄影:理查德·图什曼

YC:使用真人模特和迷你立体模型进行拍摄的区别是什么?

RT:模型是按1:12的比例制作的,所以现实生活中 1 英尺(约 30.48 厘米),在模型中就只有 1 英寸 ( 约 2.54厘米 )。对于我来说,这个比例达到了可操作性和细节追求的最佳平衡点。在制作和拍摄立体模型的时候,我充分意识到在我们习以为常的现实生活中存在着数不胜数的细节!所以,我现在比较知道“蒙混双眼”需要多少信息和细节。虽然我努力把微型装置做到尽可能的令人信服,但有时它们与现实的偏差恰好能加强那种我所偏好的戏剧性和略微超现实的感觉。

YC:作为较早一批将 Photoshop运用到摄影创作的艺术家。你怎么看待传统的摄影创作手法和新型的数字技术在当下摄影艺术创作中的关系呢?

RT:传统手工和电子化、数字化的处理在我的艺术实践中占据着同等重要的地位。亲身实践的制作能帮助我打好基础,保持清醒的头脑,也能在最后完成的影像作品中传达出更多的情感以及人性因素。与此同时,也不能忽视数字手段在纯技术层面和创造力方面都正在以指数级的速度快速成长。我很喜欢在两者间来回尝试和探索的感觉。

窗边的女人,霍珀冥想系列-4 摄影:理查德·图什曼

YC:你所受过的版画、油画训练,是否给你的摄影创作带来了独特的视角?你如何看待越来越多其他领域的艺术家开始把摄影作为新的媒介融入他们的创作中?

RT:作为画家和版画家的经历,以及我对于这两种媒介的热情和尊重,一直以来都对我的摄影创作有巨大的影响。首先,这让我对软件所提供的色彩和阈值选择有完全的把控。其次,我经常说我想在照片印刷品中实现与绘画或蚀刻版画有相似质感和触觉体验的物质实感。

如今,丰富多样的喷墨技术和纸张让这一想法得以实现。的确越来越多其他门类的艺术家开始尝试摄影和数字媒体的创作。数字媒介易于上手,模糊了创意领域的界限,但这并不完全是正面的。有人说:“在今天,任何拥有智能手机的人都是摄影师”。因此,仅获得创作的手段并不能代替创造力、判断力和艺术技法,但的确也有许多令人兴奋的作品是在受到数字技术无限可能性的启发下而创作完成的。

裁缝的妻子,卡齐米日往昔-1 摄影:理查德·图什曼

YC:你认为摄影领域未来将会如何发展、变革?

RT:我相信科技将继续模糊和扩张各创意领域之间的界限,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摄影师正在尝试动态图像,而一部分摄影师在尝试计算机生成的图像和虚拟现实。但只要人类仍旧是血肉之躯,相对传统的模拟媒介和创作过程总会有他们的一席之地。我认为这种多元化是一件好事。

YC:能聊聊你现在正在创作的项目,以及未来的展览计划吗?

RT:我正在创作和我童年(我出生成长于 20 世纪 60 年代)相关的新系列。创作技法上,会继续延续《霍珀冥想》和《卡齐米日往昔》的方式。作品取景都将来自我童年居住的地方。目前,我正在制作微型模型,尽可能的来还原过去的场景,至少是主要的几间屋子和房子立面部分。这已经成为我创作中花费时间和精力最多的流程了,所有的家具我都是从头开始做的。我有一些当时的照片作为参考,但绝大部分都依赖于童年的记忆。

今年夏天我的作品会在意大利布 雷 西 亚(Brescia, Italy)、 美 国新 墨 西 哥 州 圣 达 菲 (Santa fe, newMexico,USA) 和日本神户 (Kobe,Japan)参加群展。9 月我将在位于美国田纳西州默弗里斯伯勒的田纳西中部州立大学鲍德温摄影画廊 (BaldwinPhoto Gallery, Central Tennessee State University, Merrisburg, Tennessee,USA) 举办大型个展。

街道上的夫妻,卡齐米日往昔-2 摄影:理查德·图什曼

吃土豆的人,卡齐米日往昔-3 摄影:理查德·图什曼

文/ 蔡赟

摄影/ 理查德·图什曼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8-9-21 23:58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