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与名家面对面|黄一鸣:纪实摄影家应是本土视觉代言人

2018-10-9 10:49|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246| 评论: 0|来自: 人民摄影

摘要: 他们,都是摄影界的“名人”他们的文章作品,已频频在各类摄影活动、展览、媒体上亮相他们在摄影领域里不懈地探索钻研,带动影响启发着诸多的摄影人……人民摄影报“与名家面对面”栏目邀请摄影评论家孙振军主持,与 ...

他们,都是摄影界的“名人”

他们的文章作品,已频频在各类摄影活动、展览、媒体上亮相

他们在摄影领域里不懈地探索钻研,带动影响启发着诸多的摄影人……

人民摄影报“与名家面对面”栏目邀请摄影评论家孙振军主持,与摄影界的名家面对面,希冀通过对话访谈形式,就摄影创作、理论研究、热点思潮、焦点话题等展开深度交流,为读者提供一处辨析平台

在当下碎片化阅读盛行的趋势下,让我们的头脑保持一种深度的、理性的、系统化的分析判断和思维能力

第 18

孙振军| 中国(三门峡)白天鹅·野生动物国际摄影大展艺术总监,三沙市荣誉摄影师、三门峡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摄影评论家、高级记者。曾在海军南海舰队、西沙群岛服役,并从事新闻与摄影工作。在《南方周末》《人民摄影报》《中国摄影报》发表多篇评论文章。出版过16部专著。

黄一鸣中国著名纪实摄影家。海南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海南省纪实摄影协会主席,中国日报社高级记者。曾获中国新闻奖、第七届中国摄影金像奖、上海郎静山摄影艺术三届金像奖及终身成就奖、中国艺术摄影金路荣誉奖,被《人民摄影报》等单位授予“人民摄影家”称号。

纪实摄影家应是本土视觉代言人

我的理念,记录就是珍贵作品。 在报社工作,公共语言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个人的摄影创作,但它们并不矛盾,我的很多专题都是在新闻摄影上进行了更高的升华。

孙振军:你是学画画的,怎么没有走上绘画的道路,反而从事摄影创作了?

黄一鸣:其实我从小就有摄影的喜好。我们全家是从印度尼西亚回来的,祖辈和父辈就很喜欢摄影,他们从印尼带回了许多摄影作品和生活照片,这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扎下了摄影的根。但我最早从事的其实是美术,我曾专业学习中国画两年。

1981年,一个偶然机会,我参加了广东省卫生宣教人员学习班,这让我真正地认识了摄影,从此走上摄影创作的道路。特别是1988年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我调入中国日报社成为一名职业新闻人以后,新闻纪实摄影也就成为我职业的组成部分之一。可以说,我的摄影成长是和中国日报社的培养、王文澜、方学辉等老师们的关爱、对祖辈摄影艺术的传承、海南这块热土的滋养等分不开的。

孙振军:近30年你出版了15本摄影专著,除了《汶川大地震摄影纪实》,其他大部分作品都是拍摄海南本土的。你是有意识地坚持拍摄、编辑这套记录海南变迁的丛书,还是在边拍边编的过程中逐步完善拍摄思路的?

黄一鸣:我从事摄影创作近四十年,出版了十五六本摄影专著(不包括主编和策划的摄影集),除了汶川大地震专题以外,主要都是围绕海南这片热土展开的。从城市到乡村,从山区到大海,从历史人文到少数民族,从闯海人到原住民等等完成了大大小小几十个专题。有一些是有意识地多年跟踪拍摄完成的,比如《黑白海南》、《海南先住民》和《海南“慰安妇”》。但有一些专题是在多年的拍摄过程中积累完成的,比如《闯海人》、《海南纪事》、《三亚往事》和《海南故事》。这其中还有几本是文字占比重很大的图文书,比如《镜间本色》(报道专题、随笔集)、《一鸣集——纪实摄影断想》(理论、评论集)、《原告——日军侵琼见证者》(纪实文学)等。

要完成这些摄影著作,学习、思考、编辑相当重要。我现在还在创作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这部20万字的长篇小说也是写摄影师、记者在海南岛工作和生活的,这将会和我的纪实摄影作品相辅相成。

孙振军你在《中国日报》做外宣工作,首先要做的是完成工作任务,所以公共语言是第一位的。个人的主观判断,哪怕是善意的判断,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不被工作性质所允许的。那么你在拍摄中有这种矛盾吗?

黄一鸣:我是体制内的一名新闻工作者,摄影创作是业余的。长期以来,做好《中国日报》报道的对外宣传是我的首要工作,平时还要做大量的新闻策划和日常工作,摄影报道只是许多工作中的一项,甚至是很小的一项。但许多专题的完成是和报社的外宣报道分不开的。《海南“慰安妇”》和《黑白海南》就是由报道的小专题引申开来,进而深入采访拍摄形成的大专题。当然还有许多专题中的部分照片,都是在《中国日报》上刊发见报的。作为一名纪实摄影家,有许多的摄影作品超越了见报的内容。这就是个人在艺术上的主观判断业余创作完成的,但这其实和工作性质并不矛盾,只是在普通的新闻摄影上有了更高的升华。

几十年来,我遵循“记录就是珍贵作品”的理念,保存好自己的每一张底片,记录人生的每一个瞬间。

进入海南大特区的旅客(1990年) 黄一鸣 摄

30多年来,我记录了发生在海南的大大小小事件和发展变化,这些许许多多的变化瞬间值得用纪实摄影的方式去记录。而且这些历史瞬间早已一去不复返 ,成为研究海南发展历程中的重要影像史料。

孙振军现在海南各个城市的建设非常现代化,和北京、广州差不多,原来你拍摄记录的很多纯乡土的东西已经消失,成为一种影像记忆,你怎么看待不同时期海南的变化?

黄一鸣:海南城市建设和全国一样,在城市化建设的高速进程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我们每个人有目共睹的。旧貌换新颜,许多祖祖辈辈熟悉的场景已经消失不见。人类是有健忘症的,这种变化如果不用影像记录下来,我们很难清晰地回忆起它的过往,也会对目前的繁华、舒适、现代习以为常。

纪实摄影作品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影像记忆的文本,它让我们深谙过去的足迹,这就是纪实摄影的价值所在。随着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建设国际旅游岛步伐的加快,许多原始的、本土的、“土老破旧”的原貌已经不复存在了。随之而来的是和世界上每一个繁华大都市一样的繁荣现代、五彩缤纷。2018年将迎来海南建省30周年,随着多个国际航空港的建设,高级国际度假城市的形成,环岛高速铁路的开通,四通八达的城乡高速交通网络建成,数字化海岛城市“智慧岛”、“云计算”、“大数据”的建设,海南已经成为全国人民向往的理想工作生活居住地。那些过去的影像就成为珍贵的记忆。

上个世纪80、90年代的海南,是改革开放、建省办经济特区经济建设高速发展的最初时期。社会在转型,各种冲突矛盾加剧,环境发生变化,人们的生活和行为方式在嬗变中成长。这许许多多的变化瞬间值得用纪实摄影的方式去进行记录。现在看来,这一时期的海南影像是用金钱买不到的,这就体现了一位纪实摄影家的使命、价值和责任担当。

孙振军30多年来,你用相机收藏了海南各个时代的历史,这些影像究竟有什么价值?你的纪实摄影和别人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黄一鸣:过去30多年来,我记录了发生在海南的大大小小事件和发展变化,记录了生活在海岛上的各族民众的生活,讲述了不同地区不同阶层人的故事。这些历史瞬间和体现人性关怀的精彩画面都是一去不复返的,是研究海南发展历程中的重要影像史料。如果没有这些纪实摄影作品,你很难靠回忆看清它的发展变化历程和脉络,这些影像是任何文字记述所不能替代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价值会得到更高的体现。我的海南建省初期的纪实摄影作品的价值就在于不可替代性和稀缺性。比如《三亚往事》,现在的国际滨海旅游城市三亚市,撤县设市以前,它还只是一个小渔村似的县城,是国防前哨。一个渔港、几栋楼房、一条小街道。但海南建省以后,三亚的国际旅游地位、被国内外重视的程度、开发建设的速度、国际高级酒店的数量、海陆空国际交通港的建设等等,发展之快,变化之大,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所有这些如果没有过去的纪实摄影作品,我们只能凭有限的记忆讲述它的过往,无法看到它和现在的强烈反差。这些记录过去发展历程中的纪实摄影作品就是一个地区经济实力强大后的文化基石之一。《海南“慰安妇”》这一组作品,也随着这一历史事件被人们所重视,以及遭遇不幸的慰安妇老人的过世,加上影像的特有震撼力,越来越显得纪实摄影影像的珍贵。这些纪实摄影作品,都是拉家常似的平实记录,真实而没有做作,接海岛的地气,同海南同呼吸共命运,体现了人文关怀。

没有证件上海南岛的人被临时滞留在这个大棚里,建省之初的海南省进入需要边境通行证。朋友们在寻找亲朋好友。(1992 年) 黄一鸣 摄

摄影师要带着编辑思想去拍摄创作。不会编辑的摄影人,很难成为摄影大家。

摄影是一门综合艺术,要上一个高的台阶,还要掌握丰富的其他门类的知识。

孙振军很多人都说,摄影家要带着编辑思想去拍摄,这是经常被大家忽略的问题。你是如何带着编辑思想进行拍摄的?

黄一鸣:我始终觉得,作为一个摄影人,不仅要会摄影创作,还要熟练地掌握编辑知识,这是相当重要的。摄影师要带着编辑思想去拍摄创作。我的许多摄影专题就是在编辑中创作、在创作中编辑而完成的。不会编辑的摄影人,很难成为摄影大家,还有可能终生成为摄影匠人,或者是为此付出沉重代价。

懂编辑,你才会知道如何用一组摄影作品来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如何在细节中完善一个主题。摄影作品中有宏观有微观,有直叙有转折,有主体有陪体。但这些有可能都会在拍摄创作、编辑思考的过程中想到和拍到,这就需要有编辑思想。

我能推出如此多的摄影专题,主要还是得益于自己学习了编辑。每一部摄影专题像完成一首震撼流畅的交响乐曲一样,每一个章节都和整体相关联。没有学过编辑的摄影朋友,最好能谦虚地向从事编辑的老师学习,或结识一位会编辑的老师,这样有利于自己的纪实摄影创作和编辑出版。

摄影是一门综合艺术,要上一个高的台阶,还要掌握丰富的其他门类的知识。这样在摄影创作过程中,才能明白自己所站立的位置,才能从宏观的角度丰富摄影本身。

此外,作为一个纪实摄影家还要学会文字写作,多读一些文学作品,这样对摄影创作也会大有益处。许多的纪实摄影专题都要与文字相辅相成,有好的文章配合才能完成有深度的纪实摄影专题。作为一个纪实摄影家一定要成为自己艺术创作的主人。

孙振军主题和非主题纪实摄影在你身上都有体现,那么你认为哪个更重要?为什么?

黄一鸣:主题和非主题性纪实摄影作品要看题材而定,但我的大部分纪实摄影专题都是有强烈的主题性,有些是有意识的,但有一些是潜意识的,这取决于你对社会的了解和认识,对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俗、科学等等知识的掌握程度。因此文化涵养高、知识渊博的摄影师,就会创作出更有深度、更耐人寻味、经得起历史和时间考验的经典纪实摄影作品。比如巴西著名纪实摄影家萨尔加多作为一个经济学家完成的《劳动者》、《移民》、《创世纪》等,这样宏大的纪实摄影专题都是我们说的主题性摄影作品。其实我在海南做的最大的一个主题就是《海南故事》,其他许许多多的专题都是围绕它展开的。这也得益于著名摄影家王文澜老师对我的指导。

来海南省找工作的年青人。(1988年) 黄一鸣 摄

纪实摄影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人文关怀,能够在质朴的图像中体现出深刻的内涵,在普通的自然环境摄影中体现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孙振军前面聊了很多纪实摄影,纪实摄影一直是摄影界关注的话题,你对纪实摄影的定义是什么?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艺术摄影的关系与区别?

黄一鸣:一直以来,纪实摄影在中国摄影界有聊不完的话题,有时候也是众说纷纭。我认为纪实摄影是有严格定义的。定义搞准了就能引导你获得理想的纪实摄影佳作。摄影评论家鲍昆曾在《纪实摄影的本质是人文关怀精神》一文中解释过。

我的理解,现今的纪实摄影广义地说,每张照片都具有记录性质,只要不是弄虚作假的,可作为某一事件发生之后的一个实证资料。纪实摄影的第二层含义(狭义的纪实摄影)首先因为本质是人文关怀,它有影响社会的作用,因而也称为社会纪实摄影。社会纪实摄影是要记录当下某种社会状态,进而影响社会。在这个意义上,它与作为纪录资料的新闻摄影有所不同。

纪实摄影与新闻摄影有许多不同之处,但可以相互渗透、互相借鉴与互补。纪实摄影的图像语言,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可以让新闻图片给人更大的震撼,永远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而新闻摄影准确的文字诠释也可以让纪实摄影作品锦上添花,更具历史的价值。

纪实摄影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人文关怀,能够在质朴的图像表现中体现出深刻的内涵,在普通的自然环境摄影中体现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我认为,摄影记者要用好的纪实摄影语言来关注社会、关注人生,对身边的生活进行理性审视和艺术扫描。

纪实摄影和我们目前划分的艺术摄影,应该是属于不同范畴上的摄影创作。因此本人认为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孙振军《海南“慰安妇”》这组作品,能否谈谈你的创作初衷以及创作过程?

黄一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日军侵华时期,上千万的中国人民受尽蹂躏、摧残和屠杀,其中超过20万中国妇女被骗被迫充当日军的“慰安妇”。这一被日本政府默许的罪恶制度导致四十余万中、朝、东南亚以及欧美妇女惨遭蹂躏,沦为日军的性奴隶。但是能够活到21世纪的有“慰安妇”经历者已经不多,而敢于站出来控诉者更为寥寥。这是因为这些战争的牺牲品所受到的凌辱乃为他人难以想象,“慰安妇”的特殊经历,成为这些被侮辱与被损害者的漫漫人生路上挥之不去的梦魇,她们不仅在身体上遭受到严重摧残,精神上的巨大创伤更是永生折磨着她们。

从2005年开始,我为了在《中国日报》上做一组专题报道,在海南岛境内寻访惨遭侵华日军蹂躏的“慰安妇”。当年经过多方努力,证实有20多位海南“慰安妇”有案可查,其中已有4人去世。之后的一年时间里,我行程几千公里,走访陵水、保亭、琼海、澄迈、临高、三亚、海口等市县的20多个村镇,一共采访到23位老人。又在以后12年的时间里多次反复跟踪采访拍摄幸存的“慰安妇”老人,记录她们的生活状况,帮助她们控诉日军的暴行。这些惨遭蹂躏的“慰安妇”身为受害者自认无颜面对亲人和邻里。有的“慰安妇”因此不愿回忆过去,更不愿面对镜头。在陵水“慰安妇”陈亚扁的寻访中,我前后去了五六次,和老人谈心,带老人寻医问药,帮老人解决生活中的各种困难,赢得老人信任后,才拍下一组老人的纪实照片。

12年后的今天,这个《海南“慰安妇”》的专题传播面很广,取得了很好的教育和铭记历史的作用。中国慰安妇研究所、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利济巷慰安妇分馆、海南省档案馆等等单位都收藏了大部分的照片作为资料展示和研究,并起到了控诉日军在我国犯下的滔天罪行的目的。

令人遗憾的是,到2017年下半年仅有4位幸存者了。

我认为,摄影记者要用好的纪实摄影语言来关注社会、关注人生,对身边的生活进行理性审视和艺术扫描。

纪实摄影和我们目前划分的艺术摄影,应该是属于不同范畴上的摄影创作。因此本人认为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陈金玉,生于1925年,海南保亭县南茂农场北懒下村人。1941年被日军抓去当劳工,之后被编入“战地后勤服务队”,遭受日军残暴虐待。(2005年摄于保亭)黄一鸣摄影

孙振军你觉得现在是中国纪实摄影的最好时代吗?对中国纪实摄影的未来有怎样的期待?

黄一鸣:现在仍然是中国纪实摄影发展最好的时代。中国的改革开放已经成熟,各省市面貌焕然一新,而各地的建设如火如荼在进行中,中国在城市化建设的道路上也正在加快步伐,从城市到乡村也涌现出许许多多的生动的人物故事。这给中国的纪实摄影家们提供了广阔的创作空间,这许许多多的题材是取之不尽的。

所以,中国纪实摄影的未来是广阔的。与此同时,许多知识面很广的新生代纪实摄影家们在成长,纪实摄影的表现方式、表现手段、语言形式也更加多样化,而且也在国际上发出了中国的声音。这些都是令人欣慰的,也体现了中国的巨大影响和地位。

当然,目前中国纪实摄影题材的广度和深度上还是有欠缺的,特别是在表现人性的本体语言上还有很大的空间需要挖掘。希望今后纪实摄影作品表现的题材更广泛一些,纪实摄影语言也更加多样化,主体意识更强一些。

黄一鸣摄影作品:

海南建省办特区挂牌(1988年海口)黄一鸣 摄

乘船进海南岛的闯海人。(1988年) 黄一鸣 摄

海南建省,海口的椰子树成最好的招聘广告发布平台,许多上海南岛的年青人在这里相聚并寻找对自己有用的信息。(1988年) 黄一鸣 摄

海口市龙昆路上最后的一片田地。海南建省之初,海口仅是个20万人的小城市,市容破旧不堪,马路上没有红绿灯,城市周围仍被大片大片的荒野和耕地包围着。初到海口的闯海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高楼林立中,汽车与耕牛并驾齐驱。(1989年) 黄一鸣 摄

迎接来建设海南岛的各路精英。(1989年) 黄一鸣 摄

招工报名的日子。(1991年) 黄一鸣 摄

海南为了提高知名度和美誉度以及招商引资,举办了首届海南国际椰子节,来自国内外的宾朋欢聚一堂。这是海南建省后举办的最大一次文化节庆活动。 (1992年) 黄一鸣 摄

海口市新公司招聘处。(1992年) 黄一鸣 摄

雨天的摆渡。 (1992年海口) 黄一鸣 摄

在海口人才市场招保姆的白领 。(1993年海口) 黄一鸣 摄

海南省第一批磁卡电话在海口市街头投入使用。(1993年) 黄一鸣 摄

海口街头卖艺者。(1993年) 黄一鸣 摄

进城。(1994年海口) 黄一鸣 摄

风灾加水灾。(1996年海口) 黄一鸣 摄

海南航空股份有限公司荣获中国民用航空总局1996年客舱服务中国民航优质服务奖,陈峰总裁兴高采烈领奖归来。(1997年7月) 黄一鸣 摄

海滩温情。(2002年海口) 黄一鸣 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8-10-16 20:10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