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Elad Lassry:我正在创作雕塑品,只不过完成品刚好是照片

2018-10-11 10:36|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76| 评论: 0|来自: yichiuyichiu

摘要: © Elad Lassry摄影迷人,有很大的原因是,借由操作手中的机械,产出的画面因而有了各种可能。世界环绕着我们,既真实又立体、既多变又抽象,扁平纸张上的影像,怎么有办法能够诠释人们所能够看到、感受到的世 ...

© Elad Lassry

摄影迷人,有很大的原因是,借由操作手中的机械,产出的画面因而有了各种可能。世界环绕着我们,既真实又立体、既多变又抽象,扁平纸张上的影像,怎么有办法能够诠释人们所能够看到、感受到的世界?又怎么能够带着我们的眼睛去看没看过的事物?我们生活在充斥着影像的环境,被动地借着切片般地平面资讯堆叠起我们对事物的印象,摄影做为媒介、做为艺术,在包含着这些冲突不已的问题,让人不断地反复斟酌、讨论再三。

伊达·赖瑟瑞(Elad Lassry)跳开了这类问题的思考模式,并未尝试回答,反而透过他的影像操作,呈现了这些永无止尽的问题。阅读他的影像是很有趣的经验,首先,第一眼就会注意到各种颜色的“框”,颜色斑斓而具厚度、甚至在照片上投下了阴影,最佳陪衬者的角色一跃与影像平起平坐;而影像亦不遑多让,曝光精准、焦点集中,被摄物稳当妥贴地被放在画面中央、衬著颜色同样饱满的单色背景;再仔细一看,开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绪,这些物件,似乎彼此没有什么关联性,除了标准齐一的“展示”方式,画面中给的线索少得可怜;细细审视每张照片,可是说也奇怪,明明就已经以最坦白、直接的静物拍照法呈现,可是我们怎么感觉好似看不懂拍这些照片的理由,它们为什么要被搬移到摄影棚里,转化成影像?

© Elad Lassry

© Elad Lassry

这些照片形成一股力量,驱使着观者自问:“到底我在看什么?”原本我们预期,可以从一张照片上读到影像的内容,这样理所当然的认知,却无法在赖瑟瑞的作品中成立。赖瑟瑞接受伦敦泰德现代美术馆策展人(Mark Godfrey)访问时[1]说到:“我在想,是否有可能,让我们看着一张照片,但思考的却是一个物件。”又说,“当这整件事情[2]已经是‘再现’时,有没有什么可能的方式,能让再现在旁边休息一会儿?”他将摄影推至一个比较哲学的方式,影像内容并非他所传达的讯息,而是借由重重的表现方式,将思考点放在“摄影的状态(condition)”之上。

赖瑟瑞自言自己并非摄影师,他是“正在创作雕塑品,只不过完成品刚好是照片”。这本摄影集的出现,似乎也值得使用有别于一般摄影集的方式来进行分析。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每年选出四位艺术家举办“New Photography”展览,赖瑟瑞在2010年进入名单,被视为重要摄影节的法国阿尔勒国际摄影展(Les Rencontres d’Arles)也在当年展出他的作品,隔年六月,他的影像和录像作品出现在威尼斯双年展中,九月就由重量级商业艺廊White Cube为他举办个展,并一举推出摄影集。老牌艺术杂志Frieze更为此重新探究静物摄影,发表论述。这本摄影集的“状态”,除了可视为赖瑟瑞现阶段的作品集大成,也是这位年轻艺术家站上国际艺坛的里程碑记录。

© Elad Lassry

© Elad Lassry

© Elad Lassry

© Elad Lassry

© Elad Lassry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8-12-16 11:29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