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旷惠民:不仅仅定格光影,还有岁月变迁

2018-10-19 10:08|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573| 评论: 0|来自: 潇湘晨报

摘要: 旷惠民 风尚生活家候选人 旷惠民 1989年开始从事摄影活动。1996年,被评为“湖南省摄影十杰”。2004年,《矿工写真》专题在北京展出。2005年,获“中国十佳青年摄影师”称号。2009年,《毛泽东故乡人》组照获第二 ...

旷惠民

    风尚生活家候选人
    旷惠民
    1989年开始从事摄影活动。1996年,被评为“湖南省摄影十杰”。2004年,《矿工写真》专题在北京展出。2005年,获“中国十佳青年摄影师”称号。2009年,《毛泽东故乡人》组照获第二届全球索尼专业摄影大赛第三名。2011年8月,获美国《国家地理》2011年“所有之路”职业摄影师奖。2012年2月,《还乡》获第55届世界新闻比赛“艺术与文化类”三等奖,作品在60多个国家和地区展出。20多年来,旷惠民一直用纪实摄影专题,传递自己对生活的所见所思。他也因此成为“你好,公民”癸巳·潇湘风尚大典之风尚生活家候选人。

    老321国道,大雾。汽车抛锚了,摄影师旷惠民下了车,听到鸡鸣狗吠,雾从山谷底下飘上来。又看见很多人在树底下抽烟,穿着蓝色土布衫、大喇叭裤。这是20多年前,贵州,从江县,丙妹镇,岜沙村。

    雾气在林间弥漫,笔直的树干指向天空,120相机把这些聚焦到黑白胶片上。这是一个关于树木和信仰的故事。这是9年前,湖南,衡山,他看到木质的佛手,突然有的想法。

    拍照,一般只需要几百分之一秒。但对于纪实摄影师旷惠民来说,他需要更久,10年、20年。他会用“视觉史料”来描述自己的作品,在自我认定的背后,是他对于摄影这个工作独特的坚持与热爱。

    本报记者沈荣华 长沙报道(部分综合湖湘地理、中国摄影、色影无忌、快拍快拍报道)

    他与岜沙——20多年去过40多次,像一场异地恋爱

    1990年,因为能拍照,二十来岁的旷惠民从生产一线技术岗位调入江麓工会。那时候,他相机里的主要内容还是五一劳动节、体育比赛、生产竞赛之类。

    旷惠民喜爱拍照,受父亲影响挺大。一般情况下,他会在工会一直干到退休,然后拿着退休工资安享晚年。而他毕生所拍的照片,也许可以整理成这个国有企业几十年的发展历程。可他总想拍点自己感兴趣的。1992年大年初一的下午,旷惠民跳上了西行的火车,逃离了城里过年有些乏味无聊的拜年喝酒,第二次去贵州的岜沙。1989年第一次去的时候,他就觉得那里宁静,人也淳朴。他就想拍点照片,记录下山里人是如何过年的。

    那个黔东南的“枪手部落”,后来和旷惠民发生了很多联系,就好像一场异地恋爱。在20多年里,旷惠民去过40多次,拍下的不只是养眼的光影瞬间,而是岁月变迁。

    最初看到岜沙时,她依然保持着古老缓慢的节奏。在路上看到村民挑着柴去城里卖,得钱后就买酒喝,一路烂醉着回家过着两手空空的日子。2004年,突然看到村里有了长镰刀剃头的表演,夸大了他们20多年前的样子,只是要收费了。

    拍照是那么一下子的事,但浪漫的事情常常是需要很久的。2002年之后,旷惠民带上拍的老照片,去寻找拍摄过的人物。寻找工作变得异常困难,很多人出去打工了。如果找到了,旷惠民会把老照片送给他们,也是种纪念。

    他与矿工——熟悉后才开始拍,尽量用“中性的角度”

    旷惠民拍照的效率,和种一棵树差不多。像拍毛泽东故乡人专题,他在1993年就去拍摄庆祝毛泽东的诞辰,拍了六年后,他想慢慢拓展,开始关注日常生活中与毛泽东相关的事件和人物,后来不断拍着,不断打磨,直到2012年拿了荷赛。

    其实,旷惠民在上一届就投过稿,没想到收到一份回执,说电子文件受损,没法参加比赛。旷惠民笑着说,荷赛让自己又多拍了一年。这一年,他把专题的名字改为更简单的“还乡”二字。

    50公里,这是旷惠民给自己画下的“摄影”半径,“要多拍50公里以内的专题”。

    2005年到2007年那三年间,旷惠民每个礼拜都会掏出两块钱,坐上去矿山的班车,半个小时就到。有时候下雪,旷惠民天没亮就跑到矿山,沙沙地一步步踩在雪地上。他拿着相机出现在矿山,显得有些另类。大冬天,看着有人从井下上来,赤着膊,浑身冒着热气,然后一个个跑进很简陋的帐篷里。

    旷惠民一直去看,慢慢接近。他去了20多次,没有拍一张照片。后来大家熟悉后,他才开始拍,尽量用“中性的角度”。

    他经常拿着相机守在井口,准备给出来的矿工拍肖像。有的矿工上来了,不同意,说要去洗澡了。有的说可以,就拍一张,下次洗出来送给他。拍照片,要和人打交道,这样的半径距离,有时候忽远忽近。

    他与还乡——只想借此记录、反思现实与未来

    鞭炮多得吓人,让人无处可逃,一直到凌晨两点还有人在放,红色的碎片在一夜之间可以堆砌半米高。这烟雾弥漫的夜,是韶山毛泽东铜像广场。

    这有点像旷惠民小时候的那场鞭炮仪式——5岁那年,父亲的单位为了迎接新版毛主席语录出版大放鞭炮,他趁机捡了一书包的鞭炮,想着这样的好事啥时候再来啊。旷惠民的父亲走南闯北,都会带着一尊毛泽东雕像。后来那雕像的影子成了《还乡》专题里的第一张。

    到2007年,旷惠民已经开始编辑这一组照片了。最初,这组照片的名字叫做“乡情——毛泽东故乡人”,并获得了一个全国性的奖项。但这不是结尾。

    旷惠民继续拍着,听了很多人的建议,越来越多地走出东方红广场,去寻找更多的痕迹。专题的名字也发生着变化,“毛泽东故乡人”、“毛泽东与故乡人”等。

    有一天,那个结束性的瞬间突然到来,他告诉自己,这个专题,可以收尾了。

    2011年初,旷惠民的母亲突然病危昏迷住院,直到二月立春那天,天空突然晴朗,母亲也苏醒过来,旷惠民才放下心来。他疲惫地从医院回到家,打开门,阳光照在那尊跟随父母多年的毛泽东像上。他对准雕像的影子拍了一张,在画面里的,还有一部老式电视机的天线、松鹤盆景的影子。

    旷惠民没有说“还乡”的主语是谁,他说,他只想借此记录、反思我们的现实与未来。

    [对话]

    纪实摄影是研究社会发展的视觉史料

    潇湘晨报:你似乎很少说起自己的工作。企业工会的岗位,你觉得枯燥吗?

    旷惠民:1991年我因为喜欢摄影就从技术岗位转调到工会工作至今。我比较喜欢工会工作。这是个经常与企业一线员工打交道的工作,并有时间和机会去潜心学习。我在江麓27年的工作时间里拍摄了大量工业题材的影像资料。但那是单位的工作,我没有拿出来发表展览。

    潇湘晨报:如果不是受成长环境影响,你拍摄毛泽东的方式会改变吗?

    旷惠民:我们这一代人是从毛时代中走出来的,又因工作需要每年数十次往返于湘潭和韶山。“还乡”主题二十年的摄影创作实践既客观地记录社会,又表达我的观察与思考。其实专题摄影如同写作,它需要有生活积累和体验才能拍出好的作品。如果没有这些作为前提和基础,我也不会去拍这个专题。

    潇湘晨报:你拍照总是很慢,一拍十年二十年的,家里人支持你吗?

    旷惠民:拍照之初是一种个人爱好,后来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也可以说是一种工作。自己一直在努力工作,并不断有成绩出来。家人一直很支持我的工作。纪实摄影是研究社会发展变迁最有说服力的视觉史料。我选择有代表性的主题,用十年、二十年跨度长期观察研究拍摄,用摄影参与记录社会变革,通过这些折射出当代人的精神面貌与社会发展。希望这些图片在岁月年轮挤压下成为经典影像作品。

    潇湘晨报:接下来想拍什么?

    旷惠民:中国正处于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在前进中会出现很多矛盾和问题。这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拍摄题材。很多国外的摄影师来中国参与拍摄。我们应该珍惜这样的宝贵机会。我现在开始着手拍摄整理一些新的摄影专题,它们是反映城市建设、土地开发、工业发展的主题,同时也在做一个纪录片拍摄的前期文案工作。在尝试一些新的影像记录方法,时代在前进,摄影人要不断学习、尝试新的技术。

    [关于风尚]

    “生活需要执著和坚持。风尚会变,进取之心不变。”

    ——旷惠民

    [他人评价]

    《中国摄影报》:他用20年时间,试图通过影像来探索中国民间大众精神世界的还乡之路,无论这条路通往贵州岜沙苗寨,还是南方矿区,都引发我们对身边朴实的生活的关注,传递温情的思考。2012年,这条路通往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荷赛”领奖台,也通往了湘西边城,获得了首届中国凤凰国际摄影双年展银凤凰展览奖项。他获得第55届荷赛文化与艺术类三等奖组照作品《还乡》,以毛泽东故乡人湘潭等地民众对伟人真实朴素情感外化的生活场景,探讨了这个时代中国人精神和信仰的大话题。

    [风尚大典投票渠道]

    1.潇湘晨报96360热线“风尚大典”电话通道;

    2.红网(www.rednet.cn)、大湘网(hn.qq.com)PC端“风尚大典”投票专区通道;

    3.大湘网微信手机端通道(扫描二维码加大湘网微信,回复12即进入风尚大典投票页面);

    4.潇湘晨报、红网、大湘网三家官方微博发布风尚大典投票链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8-11-20 23:43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