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我们缺失完整的摄影收藏 ——从“洛文希尔 摄影收藏展”说起

2018-12-25 10:04|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474| 评论: 0|来自: 美术报

摘要: 托马斯·查尔德 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 22×29cm19世纪70年代 蛋白印相 洛文希尔收藏 菲利斯·比托 北京城北门 23×59cm 1860年 蛋白印相 二联张 洛文希尔收藏我从业30多年了,进入摄影收藏也十多年了,“洛文希尔摄影 ...

5ro6EmP6hnKCn5Pr8MGlFioVgISfg7r3wtwIsb7K.jpg

托马斯·查尔德 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 22×29cm 

19世纪70年代 蛋白印相 洛文希尔收藏   

lfkrpML20vuMIVeboBisGr65AWFXo47jINijHGQw.jpg

菲利斯·比托 北京城北门 23×59cm 1860年 蛋白印相 二联张 洛文希尔收藏

我从业30多年了,进入摄影收藏也十多年了,“洛文希尔摄影收藏中的19世纪中国”展览上有三分之一的影像过去没见过,其中有一些很熟悉的影像,这次才有机会看到了原版(等同于原作),比如汤姆森拍摄于1870年的《金山寺》,那是一幅世界摄影的名作,但原版从未在国内的正式展览出现过。我还在这个展览中发现了乔治·莫拉什(Georges Morache)的原版照片,1867年法文版的《世界》刊登了一批基于这位摄影家的照片创作的版画,但没有机会看到影像,更不用说原版照片了。

目前国内的国家文博机构,基本没有19世纪的原版照片的收藏,比如国博、上图等有很少很少的几张。国外的顶级摄影收藏机构,比如英国的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V&A)、洛杉矶盖蒂(Getty)博物馆、波士顿的皮博迪(Peabody)博物馆等,有很好的19世纪中国原版照片的收藏。这几年来,在中国出现了5套由重要机构和个人参与的收藏照片:一就是现在清华展出的洛文希尔收藏, 这个我们以前听说过,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第二是泰瑞·贝内特(Terry Bennett)的收藏,前几年为香港的梦周基金会高价收购,现委托香港历史博物馆保管;第三,前几个月,湖南的谢子龙艺术馆高价收藏到由美国经纪人代理的一套原版照片;第四,薛蛮子参与收藏一套,现存北京。第五,是我参与的围绕着华辰影像平台的私募基金的收藏。这批照片最近两年曾在集美——阿尔勒国际摄影季、大理摄影节、广东美术馆和银川当代美术馆展出了部分藏品。

中国现在没有一本完整的《中国摄影史》,没有完整的国家摄影收藏。中国摄影史研究中的断代,跟世界摄影发展史的断代,会有一些差别,需要考虑中国近代史的特性,比如说有很多节点在世界摄影史上并不存在,如1860年、1894年、1900年、1911年在中国摄影史上是很重要的节点。研究中国摄影史抓住这些节点,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其实,对中国摄影史的研究,需要注意将摄影技术发展史、世界摄影发展史和中国近代史,这三者有机结合起来。

目前,有文字记录的中国最早的照片,出现在1842年,美国外交使团的御用画师,带有达盖尔银版照相机来华,拍了照片,后依据照片画了作品,照片没找到,画留存在美国的国家博物馆里。现存最早的中国照片,是1844年,法国外交使团的埃及尔拍的,留存在法国国家的博物馆里,不能出境。1842—1879年,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有泰瑞·贝内特的三本《中国摄影史》,基本构架起了这一段的摄影史料,如发现新的史料,加入即可。而1894—1911年中国摄影史料的重要史料,出自日本人在华的影像采集,大多留存下了,可以基本构架起一个脉络来。现在最大的难度是1880以后,摄影术从湿版进入了干版时代,摄影师比较多了,影像比较丰富,对摄影师的认证是研究的一大难点。

这次洛文希尔摄影收藏展,展出了21家知名机构和摄影家的作品,这也是国内以往的展览中少见的。不知道拍摄者的照片,研究仅局限于影像的视觉符号上;知道了拍摄者,就可突破很多局限,比如摄影师的身份、拍摄的年代,因由、出发点、目的等等,就可以有很多维度的读解了,可以从简单的影像史拓展到艺术史、美术史、摄影史、视觉传播史、文化交流史的研究范畴了,可以进入殖民和后殖民、东方主义的现代研究中来了。

摄影史的基础研究可以为其他很多研究提供基础的史料。这次展出有一大批认定了作者的原版照片,可惜没在美术史、艺术史的脉络上,在视觉发展史的脉络上来展示,而是回到了照片内容的史料(影像史)上来展示,有点遗憾。我有一个建议,作为艺术博物馆,是不是可以从艺术史、美术史的脉络来展示,这样可以做出特色,可以区别于类似美国大都会、英国V&A、国博、中国美术馆这样的超级大馆所做的展览。

另外,在晚清摄影史的研究中,除了对1880年之后摄影师身份认证的难点外,还有几个空白:对日本人在华的摄影活动,对非英语语系,如法文、德文、俄文保留的中国摄影史料的收集和研究。这是在早期中国摄影史上非常重要的,日本在中国的东北部、法国在中国的南部、俄国在中国的北部和东部、德国在中国的东部,实施了不少的拍摄活动。因为语言的障碍,我们没有收集和研究这些珍贵的史料。摄影是随着第一次鸦片战争进入中国,随着第二次鸦片战争进入内地的,目前对沿海的研究比较多,成果也集中在这一带,对西部摄影的研究,几近空白。还有,对非职业摄影师、对教会的摄影活动、对摄影家、对摄影活动个案、对著作的研究,对断代史的资料收集和研究,也有很多的空间,可以关注。

中国摄影史的研究,是目前学界的热点,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这个新领域,芝加哥大学的巫鸿、国美的吕澎、央美王春辰、复旦的顾铮等等都在做。很多现代史学家在关注,这是一个重要的现象。这些研究成果,不仅会丰富中国的影像史,甚至会改写中国的影像史,改写中国视觉文化发展史,改写视觉艺术史,改写世界美术史,改写中外传播史、改写中外文化交流史。

(作者为摄影史研究者,华辰影像顾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1-24 15:21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