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弗里达·卡罗魂归东京,日本首次完整呈现石内都最新摄影作品

2019-1-14 11:09|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381| 评论: 0|来自: 色影无忌

摘要: 在如今密集的社交网络和方兴未艾的直播行业中,网红一词并不陌生,它象征着一批与网民审美、审丑、娱乐、刺激、臆想以及看客心理相契合的人。她们有着粗粗黑黑的一字眉,踮起脚尖**时尚界以便给自己的网红品牌增添 ...

 在如今密集的社交网络和方兴未艾的直播行业中,网红一词并不陌生,它象征着一批与网民审美、审丑、娱乐、刺激、臆想以及看客心理相契合的人。她们有着粗粗黑黑的一字眉,踮起脚尖偷窥时尚界以便给自己的网红品牌增添附加值,然后给自己的粉丝传教,顺带卖着自己的化妆品。但对于从不缺少icon级人物的艺术界,早在社交网络诞生之前,就有这样一位操纵社会和媒体的高手,远超如今的网红的手段。她便是来自墨西哥的艺术天才,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

相比起今天女生可以修掉眉尾画一字眉的费力之举,弗里达时尚得毫不费力。她天生就有很浓的一字眉,浓密到两条眉毛远远看去甚至是连在一起的。

弗里达·卡罗

弗里达·卡罗(Frida Kahlo),本名Magdalena Carmen Frieda Kahlo y Calderón,1907年7月6日出生在墨西哥城南部的科瑶坎(Coyoacan)街区,6岁时弗里达得了小儿麻痹,致使右腿萎缩。18岁那年她乘坐的公共汽车与一辆有轨电车相撞,此外,她的右脚脱臼,粉碎性骨折,肩膀也脱臼。虽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但是终身不能生育,而且伤痛如影随形,有时不得不依靠酒精、麻醉品和卷烟来缓解肉体的疼痛。

12岁的弗里达

在病床上画画的弗里达

弗里达在苦痛中用绘画来转移注意力,父亲为她买了笔和纸,母亲在她的床头安了一面镜子,透过镜子她开始画自画像。虽然“自我”是她绘画中最多的标签,但她的自画像中并不美化自己,被认为是自拍文化的起源。

画自画像的弗里达

弗里达自画像里画出了自己的胡子

雌雄难辨的面孔可以让弗里达打扮的中性十足

男装的弗里达

她在性上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虽然有丈夫迭戈,但她同男人和女人都有风流韵事,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充满着“婊”气。

弗里达与她的丈夫迭戈

她是女性主义者的先驱,她的艺术和自传中充满挣扎和痛苦。她还是坚定的共产主义者,有时会就自己的出生日期撒谎,好同墨西哥革命的起源攀上关系。

“弗里达不放过任何让人给她拍照的机会,她籍着塑造这样的形象来掩藏痛苦。”

弗里达于自己家中

在她死后的60多年里,弗里达一度成为了时尚界的母题。她身穿墨西哥传统服饰,头戴鲜花的样子一直保持着对时尚与艺术经久不衰的诱惑。

身穿墨西哥服饰的弗里达

麦当娜的新专辑封面致敬弗里达

翠西·艾敏(Tracey Emin)这类艺术家都深受她的影响,尤其是大胆自我暴露的这一面;让·保罗·高缇耶(Jean Paul Gaultier)和纪梵希的里卡多·堤西(Riccardo Tisci)等设计师从她的风格中汲取灵感;Lady Gaga和Lana del rey之类的艺人聪明地沿着她在Instagram出现几十年前便已开创的道路,塑造出对公众友好的唯我主义者形象……

 

 

Lana del rey与弗里达

而在了解过弗里达之后,一项以女性与身体为议题的日本摄影师石内都对弗里达产生了浓厚兴趣,拍摄了一系列有关弗里达遗物的摄影作品。

石内都(Ishiuchi Miyako)是为数不多的会给人以惊喜的日本摄影师,尤其是相对于成熟的摄影艺术家来说。日本战后的废墟上立着很多摄影师,充斥其中的雄性视角和难以窥见的多样性,并未将其窒息于孤芳自赏的牢笼,值得我们庆祝的是,一直有像石内都这样创作不断有变化的女性摄影师出现,避免了日本成为地域为界的摄影孤岛。从横须贺街头的绝唱到独特的摄影身体论再到对遗物细心的端详,石内都的创作理念一直都有新的开始。

石内都

弗里达系列作品于2013年11月2013影像巴黎(“PARIS PHOTO 2013”)初次公开,并由墨西哥出版社RM出版摄影集。2015年在伦敦迈克尔·霍彭画廊(Michael Hoppen Gallery)举行第一次大规模展览。如今,这些作品回到了日本。东京资生堂画廊将举办石内都名为“弗里达何为?”(Frida is)的个人展览。该展览将展出31件作品,均来自石内都拍摄的“弗里达”(Frida)系列和“弗里达爱与痛”(Love and pain)系列。

弗里达系列作品

2012年,石内都被位于墨西哥的弗里达·卡罗博物馆(Frida Kahlo Museum)邀请,并花费三周时间拍摄了墨西哥著名画家弗里达·卡罗的遗物。弗里达·卡罗博物馆——因其钴蓝色的外表,经常被称为“蓝色房子”(the Blue House)——位于卡罗出生的家,收藏了弗里达大量的个人物品,包括紧身胸衣,服装,鞋,戒指,梳子等私密物品,而这些物品在弗里达逝世50周年的2004才得以解封。石内都精心安排布置了这些个人物品,并放在自然光下用35mm的胶片相机进行拍摄。石内都以女性独特的视角,将弗里达生活过的证据复活,创造出了一种与弗里达·卡罗的私人对话,捕捉这位杰出女艺术家日常以及众所周知的艰难生活,以更简单的方式呈现了一个生活在崇拜中的女人的众多痛苦和争论。石内都以自己的经验说:“作为一个女人和表达自己的艺术家来说,弗里达对我最重要的收获,是她如此真实,真正的过着她自己的生活。”可以说,弗里达依然保持着她生前极具魅力的诱惑,特别是当镜头对准她(或她的东西)的时候。

 

 

弗里达系列作品

同时本届展会上,石内的其他作品也会在资生堂银座大厦、SHISEIDO THE GINZA、东京银座资生堂大厦展出。本展内未发表的摄影作品为中心制作的影集《弗里达爱与痛》(岩波书店)和石内的摄影散文集《写真关系》(筑摩书房)也将发行。纪录片电影《弗里达.卡罗的遗物—石内都,如同编织》也将在东京和大阪再次上映。

本文部分图文致谢资生堂,翻译致谢 Tetsu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10-23 13:32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