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人体和甜椒—韦斯顿(Edward Weston)的探索

2019-1-15 14:20|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554| 评论: 0

摘要: 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曾经写过一首诗,名叫《天真的预示》,诗中写到:一粒沙里有一个世界,一朵花里有一个天堂。把无限放在你的手掌上,永恒在一刹那收藏。这样的诗歌来形容韦斯顿的作品最为恰当。最初接触韦斯顿的 ...
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曾经写过一首诗,名叫《天真的预示》,诗中写到:

一粒沙里有一个世界,

一朵花里有一个天堂。

把无限放在你的手掌上,

永恒在一刹那收藏。

这样的诗歌来形容韦斯顿的作品最为恰当。最初接触韦斯顿的照片时,总觉得他的照片很安静,很舒服,没有过多的矫作,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被摄体在画面上静静流淌,丝毫没有羁绊;再后来,突然顿悟:韦斯顿的照片就像诗歌一样,不需要太多的解释,只要阅读和品味就可以了。

拍卖市场的可靠数据表明,2004年摄影作品价格排行榜前10位中,有9件均为现当代摄影作品,其中爱德华· 韦斯顿的作品以26万美元的成交价位列现代摄影作品成交价格的第四位,令人叹为观止。那么,韦斯顿用什么办法将菜市场上小小的一只甜椒卖到了这样的天价呢?


爱德华·韦斯顿,1886年3月24日出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Illinois)芝加哥。他的家庭并不太富裕,童年的大部分时光都是在芝加哥的奥克兰语言学校渡过。十六岁的韦斯顿开始接触摄影,而这一切起源于父亲的礼物——一架公牛眼睛2号相机。从此,他开始了长达将近50年的摄影探索路,接触摄影之初的作品是芝加哥公园和姑妈的农场。当时是冬天,公园里天寒地冻,韦斯顿为了拍摄一幅理想的雪景,跳到了河里取景;多冷的天气啊,冰冷的河水却没有能冷冻他挚爱摄影的热情。当照片印出来的时候,他激动得浑身发抖,又过了几天,他才渐渐平静下来重新审视照片,发现画面还不够完美,黑白对比太强烈,缺少层次......

时至今日,韦斯顿最初所拍摄的一些照片早已消失了,但他这种孜孜不倦的精神却令人难忘。

韦斯顿的摄影风格并不是一成不变,随着阅历和人生的成长、他的感悟、对照片的理解、朋友的影响都在渐渐改变着他的风格。

1906年,韦斯顿来到加利福尼亚,在盐湖铁路公司谋得一份测量员的职位。但是,他的第一次加利福尼亚之旅是短暂的,因为不久之后他就返回芝加哥的伊利诺伊州大学学习摄影。每当暑假到来的时候,韦斯顿又得跑到加利福尼亚,在一家摄影工作室做印刷工。

1911年,他结束了摄影知识的学习,返回到加利福尼亚,开设属于自己的人像摄影工作室,这个小型的摄影机构一直经营到1922年,一切良好。1909年,韦斯顿和第一位妻子弗洛拉·钱得勒(Flora Chandler)结婚,生了四个子女,其中次子西奥多·布莱特子承父业,现在也是美国著名的摄影家。在这期间,韦斯顿在影室肖像方面逐渐小有名气,用一种柔焦的、画报的沙龙风格赢得了很多的赞誉,他的照片和一些关于他的评论文章广泛见于美国的摄影杂志。但是,这并不是韦斯顿长久的摄影风格,也不是为他身后赢来至高评价的风格。

手中收集的很多资料都显示,韦斯顿的风格转变来自于1922年到纽约与斯蒂格里茨和斯特兰德的会面,他们让韦斯顿找到了发展的方向。我一向对此存有疑问,一个人10多年的风格不是几句话可以改变的,况且不谈他是一位坚定的艺术家,就是一般的摄影师,改变总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其实,早在他们会面之前,韦斯顿的摄影风格已经在渐渐的转变,只不过这次会面坚定了他抛弃旧元素的决心。

1922年的早些时候,韦斯顿参观了美国阿莫科(ARMCO Steel Plant)钢铁工厂,应该说那里拍摄的照片给韦斯顿的职业生涯带来改变的契机。那段时间里,韦斯顿和沙龙风格彻底断绝关系,转而追求一种形式上抽象,而细节上却竭力刻画的风格。这些工业机械的照片是真正诚实的图片:它们谦逊,忠于被摄体。

韦斯顿后来写到:“相机应该用来记录真正的生活,描述物体的真实面貌和本质,无论是磨光的钢铁还是鲜活的肉体!”应该说,发出这样感叹的韦斯顿已经心中有数,尔后他的纽约之行,与斯蒂格里茨、斯特兰德、谢勒以及奥坎芙的会面让他坚定信心,用韦斯顿的话说:“斯蒂格里茨和我两小时的会面,对准了我一生的焦点。”

1923年,韦斯顿远走墨西哥,在那里他开设了摄影室,他的学生和情人蒂娜·莫多蒂和他一起经营这家影室,同时去的还有韦斯顿的大儿子查德勒,蒂娜·莫多蒂负责管理摄影室,并照顾查德勒。

蒂娜·莫多蒂在西方艺术界并不是无名之辈,她的作品在20世纪摄影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收藏价格较之韦斯顿有过之而无不及;早在1993年,蒂娜·莫多蒂的作品《水仙花》就以189500美元的高价卖给一位艺术经纪人。1896年,莫多蒂出生于意大利的乌迪内市,1913年移民美国落户旧金山。她从事过很多工作,其中包括纺织厂女工、戏剧表演等等。直到1915年她遇到Roubaix de L'Abrie Richey并结婚,迅速走到艺术的前台。她先后在好莱坞出演过很多场无声电影,获得一些赞誉,而她们家也成了艺术家聚会的地方,其中包括韦斯顿,当时韦斯顿在摄影界已经小有名气,两人迅速坠入对彼此的爱慕。原文用“affair”这个单词来形容两人的关系,更显关系不能长久,毕竟当时两人都是已婚者的身份。1921年,莫多蒂的丈夫前往墨西哥寻找艺术灵感,更多的可能是躲避尴尬的家庭关系。很不幸的是,1922年他在墨西哥染上了天花并且丢了性命。

1923年,莫多蒂和韦斯顿一起前往墨西哥,开创了一个属于他们的影像岁月。莫多蒂跟随韦斯顿学习摄影,她开始拍摄人像和艺术作品。受意大利工人阶级血统的影响,蒂娜·莫多蒂还是一位反法西斯主义者,她还拍摄了一些集会照片。值得一提的是,莫多蒂拍摄静物并不太多,但显然现代评论家认为她的静物拍得要比人物好得多;譬如《玫瑰·墨西哥》、《水仙花》等等,在拍卖市场都是很抢手的收藏品。与此同时,韦斯顿被莫多蒂的美丽深深折服,为后者拍摄了很多肖像作品,还有很多人体作品。这一段时间在韦斯顿的创作生涯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也许是爱情的喜悦提高了审美的眼光,他发掘出了形体、动作、姿态本身的韵律感,同时又借助一定的环境、背景、前景的烘托、陪衬,再现莫多蒂优美的形体。

也许这正应验了韦斯顿的名言:“任何事物,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只要激动了我,我就拍摄它。我不是专门去物色那些不寻常的题材,而是要让寻常的题材变成不寻常的作品。”他的这些人体摄影作品,有一种鲜明的特色和风格,一种超凡脱俗的感觉,一种很“真”的味道。我们在欣赏时,内心充溢着人性之美、人情之美,也许美好的人体摄影作品就是这样,韦斯顿的艺术兴趣能让它的被摄对象自由独立的存在,而从来没有把它转化为和其他用途的想法。

韦斯顿对被摄对象的尊重和无束缚,也演化为生活上的独立。其实,韦斯顿和莫多蒂之间的关系在1926年前后就结束了,但彼此仍是要好的朋友,他们继续交流摄影作品和心得。这一点在莫多蒂现存的信中得到很好的证明,信中对韦斯顿后来所拍的贝壳和青椒系列照片大加赞扬,并对自己的行为道歉:生活中有太多的艺术……结果作为摄影家,我没有留给生活其余的东西。

此后莫多蒂参加反法西斯运动,生活经历非常丰富,也有新的男友,她于1942在出租车上心脏病发作去世。在和韦斯顿一起的10多年时间内,谁也不能说彼此只是生命中的过客,情感的破裂不代表艺术追求的迥异,他们依然是摄影史上的一段佳话。

韦斯顿的人体创作在墨西哥长足发展,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因为他所拍摄的模特莫多蒂很优秀,另一方面他在此期间结识了一大批墨西哥的艺术家,相互间的探讨让艺术眼光和直觉大大上升。最重要的是,他在1922年所确定的风格在此体现得淋漓尽致,没有故意的美化和掩盖,一切从本质出发,抓住对象的真实一面,创作出如此率真和质朴的作品。

1926年,韦斯顿重返加利福尼亚,开始他一生中最为重要、最为著名的创作。这期间,他拍摄一些自然物体,如枯死的老树,近距离拍摄一些贝壳、甜椒,人体、风景等。并且在1927年到1930期间,集中精力拍摄了一系列贝壳、甜椒、切开的大白菜,为了得到这些物体表面真实的、丰富的纹理,韦斯顿反复实验拍摄手法。其中著名的《甜椒》是放在一个铁皮盒子里拍摄而成,因为这样可以获得均匀的光照。韦斯顿对甜椒的评价是:这幅作品,可以说是我从事摄影二十几年以来的一个最高成就,它比一般甜椒有更多的内涵,抽象出了人们直觉世界以外的东西。


1932年,他和安塞尔·亚当斯、范·德克、伊莫金·坎宁安等志同道合的朋友,组成了美国摄影历史上著名的f/64小组。这个群体喜爱使用镜头的最小光圈以保证前景和背景的绝对清晰,还原事物的本来面目,这在当时对画意派摄影家是一个极大的冲击,浪漫的柔焦风格被一扫而空,代之以清晰的、真实的图像。当时镜头最小的光圈为f/64,所以就取了这样一个名字。

1936年,韦斯顿开始拍摄一系列的人体作品以及加利福尼亚的沙丘,这段时间的创造也被评论家认为重要的创作时期之一。同年,韦斯顿成为第一个获得古根海姆奖的摄影家,以表彰他在摄影领域的实验和突破。这是韦斯顿重要的转折点,从此他在摄影领域算是公认的大师。

在受到这个奖励之后,韦斯顿和他的助手也是未来的妻子Charis Wilson在美国的西部和西南部拍摄。在那里,他们拍摄了将近两年。1941年,他被委派给美国文化的象征怀特·惠特曼的《草叶集》拍摄图片,这真的是天作的一对组合。惠特曼用一股清新的带着露水的文风横扫美国文坛,那些维多利亚时代过度修饰的文章在这样卷着裤管的农民诗歌面前毫无招架之力,原因就在于他的诗歌很真实,朴素、自然。很显然,韦斯顿的作品非常切合这个主题。

1946年,韦斯顿被帕金森病困扰,震颤的双手让他从事拍摄工作非常困难,他用非凡的毅力在1948年最后拍摄了加利福尼亚的风光。从此一直到他1958年去世,再也没有进行任何拍摄。身体的疾病让他放下了挚爱的相机,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和苍凉。

同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为韦斯顿举办了一次规模宏大的作品展,包括300幅各时期的作品,并出版了刊有作者自传的画册,就像一首乐曲最为辉煌的高潮,同时也是一个无可奈何的结尾。

韦斯顿的风格究其根本是由于性格而定的,他说:我喜爱清静、讨厌喧闹,我的双脚要在大地上行走,不喜欢到处人挤人的地方。他做到了,他的作品表达了他的心声。




参考书目:

《外国摄影十大名家》  湖南美术出版社  狄源沦

《图像与艺术》 辽宁美术出版社  龙熹祖

《摄影与视觉心理》 中国摄影出版社 弗里曼·帕特森(加拿大)

《摄影的特性与美学》 中国摄影出版社 瓦尔坦偌夫

《西方摄影流派与大师作品》 浙江摄影出版社 林路

《收藏与拍卖-摄影市场的回顾与展望》  辽宁美术出版社 林路

《Edward Weston》Sing Cheong Printing Co.Ltd  

《Edward Weston Biography》 Cole Weston


Edward Weston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2-23 09:18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