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在色盲岛,天堂有不一样的色调

2019-2-3 17:14|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325| 评论: 0|来自: National Geographic

摘要: 视觉受损之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他们难以理解自己的眼睛所不曾见过的事物。对于只能看到黑白两色的人来说,橘子会呈现出何等样貌?摄影:Sanne De Wilde平格拉普环礁上的孩子们野餐之后在返家途中,野营目的地通 ...

视觉受损之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他们难以理解自己的眼睛所不曾见过的事物。对于只能看到黑白两色的人来说,橘子会呈现出何等样貌?

摄影:Sanne De Wilde

平格拉普环礁上的孩子们野餐之后在返家途中,野营目的地通常为该环礁周边的无人小岛。摄影师桑尼·德·王尔德使用了红外滤镜以及专门的相机设置,以打造图中的光影效果。

南太平洋上的平格拉普环礁(Pingelap Atoll)属于密克罗尼西亚群岛,有时人们也会以它的别名来称呼它,那就是“色盲岛”。这一绰号来自科学家奥利弗·萨克斯(Oliver Sacks)出版于1996年的一本研究人类大脑的著作。该地之所以能激起包括萨克斯在内的诸多科学家的兴趣,在于它的基因环境十分独特。根据传说,1775年一场毁灭性的台风令该岛人口剧减。作为存活者群体中的一员,岛上的统治者携有一条非常稀有的、可导致极端色盲的基因。随着时光的流逝,他便将这条基因传递给了岛民的后代们。

如今,据称岛民中有10%左右仍携有可导致上述极端状况的基因,其学名为全色盲(achromatopsia),10%的比例远高于全球三万分之一的发病率。不过,这个比例已经足以令平格拉普环礁上的岛民们对于色彩以及岛上的色觉正常者产生一种独特新奇的理解和感知。

摄影:Sanne De Wilde

杰纳德(Jaynard)在屋外玩耍,手里拿的是香蕉树的枝节,他患有色盲。“他戴着我为他做的万圣节面具,”王尔德写道。“他很喜欢它,几乎一天到晚都戴着它。”

摄影师桑尼·德·王尔德(Sanne De Wilde)来自比利时,她受这座小岛以及色盲概念的启发,为此拍摄过一系列与基因有关的影像作品。2015年时,她到访了平格拉普,拍摄了一系列照片,希望能呈现色盲患者眼中的世界。其中一部分照片是黑白的。不过,岛上有些色盲患者也表示,他们能看到的色彩较黑白两色要稍微丰富一些,譬如还能看到红色或蓝色。王尔德便将相机设置为红外摄影,配以红外滤镜,以便对特定的色彩加以扭曲或屏蔽处理。接下来,她还有别出心裁之举,邀请了部分色盲患者用水彩为照片上色,借此来反映他们眼中所看到的世界。

平心而论,视觉受损之人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他们难以理解自己的眼睛所不曾见过的事物。对于只能看到黑白两色的人来说,橘子会呈现出何等样貌?王尔德注意到,“对那些看不到它的人而言,色彩只是个空洞的词罢了。”离开小岛之后,她在自己位于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室里捣鼓出了一件艺术装置,反向模拟色盲:观众要在难以辨认色彩的环境中选择画笔作画,最后画出了一幅幅让他们自己惊讶而又混乱的“盲色”缤纷画作。

摄影:Sanne De Wilde

埃里克(Eric)也是一名色盲患者,正摆出姿势来配合人像拍摄,在闪光灯的照耀下,他对光芒有所反应。平格拉普的岛民们用的是太阳能供电,到晚上之后每个人出门都得打手电筒。“我让他摆好姿势不动,集中注视那道光,”王尔德写道。

摄影:Sanne De Wilde

王尔德以一幅黑白的鹦鹉照片作为色彩缤纷的象征。一名色盲患者随后为照片涂上了颜色,但她却不知道自己用的颜色具体是哪一种。

摄影:Sanne De Wilde

“岛民处理垃圾的方式是焚烧,”王尔德写道。“同时,站在火堆旁边或者在其周围走动,也是预防蚊虫叮咬的好办法。”这张黑白照片描绘了一个举着火把的平格拉普小孩,后来同样有色盲患者为其上色。

摄影:Sanne De Wilde

患有色盲的杰纳德正就着一盏迪斯科灯玩耍,这盏灯是王尔德从比利时带来岛上的。“我问他看到了些什么,”她写道。“他回答说,‘色彩’,并一动不动地盯着灯光。”

“我的真正用意在于邀请人们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来看待世界并与之互动,”王尔德说。她另有一项拍摄计划,主要针对白化病(albinism)与侏儒病(dwarfism)患者,同样牵涉到基因、地理与社会污名等诸多因素的交织。不过,视觉的最根本特性,乃在于它是一个人向世界派出的首名“大使”。拍摄计划看似关乎色彩,说到底则是关乎视角,关乎不同的人看待世界的不同方式。

摄影:Sanne De Wilde

该地水草丰美,果实累累。当地人直接上手,收割椰子。

摄影:Sanne De Wilde

在曼德(Mand)村,一名患有色盲的女性村民站在自家后院里。村子旁边有一条河,不少平格拉普人都在河附近定居。王尔德有意令不少拍摄对象的面孔模糊化,以凸显他们无法看到色谱上的全部色彩这一处境。

摄影:Sanne De Wilde

红外滤镜下的瀑布看上去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摄影:Sanne De Wilde

一名平格拉普男孩浮游在瀑布下方的水面上。

摄影:Sanne De Wilde

刚清洗完的布匹,正准备晾晒。

摄影:Sanne De Wilde

图中左方的遗迹(注意左边的墙垣)为南·玛多尔城(Nan Madol)的存在提供了考古学证据,该城建于某环礁湖畔。它曾经是一度统治该地的王朝的权力中心。

摄影:Sanne De Wilde

两名平格拉普男孩拿着自己刚刚抓到的鱼走向岸边,他们将鱼提出水面,以防止鲨鱼的袭击。当地食用鱼的方法是生吃,和在日本吃生鱼片一样。

(翻译:林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2-23 09:19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