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鲍昆的点评和我的说明

2019-3-11 15:44|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581| 评论: 0|来自: 鲍昆

摘要: 鲍昆对孟燕文章的点评在风面工作坊中,学员们希望我推荐一些阅读书目,以便帮助大家提高摄影思维的多重维度。我推荐的书中有文学方面的一些书,没想到湖南孟燕女士不但阅读了,而且很认真地写了一篇关于小说《腹地》 ...
鲍昆对孟燕文章的点评

在风面工作坊中,学员们希望我推荐一些阅读书目,以便帮助大家提高摄影思维的多重维度。我推荐的书中有文学方面的一些书,没想到湖南孟燕女士不但阅读了,而且很认真地写了一篇关于小说《腹地》的读后感。她给我发来,我读后觉得非常好,并转给《腹地》作者王林先生的大公子王端阳先生。王端阳先生也觉写得非常好,并发在他的公号上。现转发。摄影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媒介,但也因为简单,造成这个媒介的复杂性,就是它涵盖的表达,几乎覆盖了摄影表达者对历史与现实的各种理解。所以,有丰富的内心,才会有丰富深厚的表达,摄影者掌握的知识和知识背后的人文态度,才是摄影作品能否成功的关键。孟燕女士这几年一直在积极学习,丰富自己,祝愿她在阅读与观看和创作上不断进步。

2019.2.11

我也说两句

2月6日,也就是大年初二,鲍昆给我发来一篇读《腹地》的文章,是一位学员写的。我看后觉得很有意思,只是觉得似乎没写完,便给鲍昆回信,希望作者写完,如同意,可发在我的公众号上。

很快得到回复,作者确实因做其它作业就放下了,最后表示“好吧,我改改吧。压力来了啊。天啊!”

我一听也紧张了,马上回复:文章的优点就是新鲜感,第一感觉。可不能乱改,改成四平八稳的论文就完了。我觉得前面挺好,按原思路继续完成就行了。也不要有什么压力。不要当成什么论文答辩,就是自己的第一感觉。请转作者。

鲍昆也很赞成,叫她“别改了,处理下错误即可”。这时我才知道作者是位女士。

2月11日,收到原稿,只改了一个字,冀中的冀,误写成集,格式上做了些调整,便发在我的公众号、博客和微博上。

没想到点击量很大,今天早上公众号已达1583,赞40,留言9。这对纯学术文章来说还是比较大的。而且点赞的包括一些学者、评论家,作家,甚至文学院的院长。

对文章我就不细评了,其中一段对我触动最大,这是过去许多学者没有涉及的,即语言。我先录入孟燕女士的一段评论:

还有《腹地》中人物细节的描写,如:“看人的时候爱挺脖子”;如:“腮帮子上的肉一筋挛,突然扭身走了。”等等。前几天,看余华的《活着》,书中这样描写福贵:“脸上的皱纹欢乐的游动着”;不知怎么,突然想起王林《腹地》这段文字:(范世荣)“脸上的斜纹已经折叠起来,脑门上的横纹也在游动”,我就莫名其妙的、毫无道理的揣测:余华是不是曾经也看过《腹地》?

去年底我重读《腹地》,在语言上我特别有感触,我觉得我父亲的语言确实很土,可以说是“土的掉渣”,不像某些冀中作家那样“优美”,而且还被某些评论家认为是“自然主义”,但我认为这才是真正冀中老百姓的语言,是原生态的语言。我原准备写一篇文章的,后因写别的东西没来得及。我也真没与当代著名作家进行过比较,想都没想。真要感谢孟燕女士的比对,很有点意思,至少是开了一点思路。

别的就不多谈了。

也要感谢好友鲍昆,转来这么好的文章。

王端阳

2019年2月13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5-21 23:24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