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我们为什么需要女性摄影记者

2019-3-14 09:13|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051| 评论: 0

摘要: 稻田里的母亲。在我十岁的时候母亲被检查出患有双相障碍。一位同样患有双相障碍的精神科医生在她的书中将自己对疾病的感觉描绘成“通过绿色导火索催发出花朵的力量。”这带给了我拍摄这张照片的灵感。Isabella Lanav ...

稻田里的母亲。在我十岁的时候母亲被检查出患有双相障碍。一位同样患有双相障碍的精神科医生在她的书中将自己对疾病的感觉描绘成“通过绿色导火索催发出花朵的力量。”这带给了我拍摄这张照片的灵感。Isabella Lanave 摄

与其他媒体的年度照片不同,“女性摄影”组织(Woman Photograph)的100张年度图片全部来自于女性摄影记者拍摄的照片。该组织由越南裔美国摄影师丹妮拉·扎克曼(Daniella Zalcman)于2017年创立,总裁马洛里·贝内迪克特(Mallory Benedict)则是美国《国家地理》的数字影像编辑。

“女性摄影”组织致力于为女性摄影记者发声,该组织定期举办有关报道摄影的工作坊和辅导课程,还可以帮助摄影记者获得项目资助。目前,“女性摄影”集合了来自99个不同国家的850名女性摄影师,并建立了官方网站,为她们提供了一个展示作品、连接其他组织的平台。

前段时间,Photo Shelter的负责人村林艾伦(Allen Murabayashi)对“女性摄影”的总裁马洛里进行了采访,探讨她在编辑年度照片时的独特视角。

(本文的插图均来自“女性摄影”2018年度照片)

意大利那不勒斯,Maria在她的好朋友Teresa的背上休息。她们都是海军行进乐队的成员。行进乐队在意大利文化中非常受欢迎,但现在它成为了年轻女孩表达自我、探索各种关系的平台。Agnese Morganti 摄

2018年2月17日,纽约时装周的出席者们冲着镜头摆出造型。Natalie Naccache 摄

为什么是女性摄影师

“女性摄影”统计了其他媒体去年年度照片中的性别构成:仅有18.2%是由女性拍摄的。

艾伦说:“我试图弄清楚女性摄影年度照片与其他媒体年度照片的不同之处。我认为这些照片中出现女性和有色人种的频率比大多数西方媒体报道中多。”

2018年10约25日,中美的移民们挤在一辆火车上从墨西哥皮希希亚潘到阿里亚加。他们的下一站是位于墨西哥南部的的恰帕斯。旅途将一路向北,直到美国边境。Adriana Zehbrauskas 摄 供《纽约时报》

“女性摄影”通过推特账户收集并分享了这些的数据。例如,去年路透社的年度照片中,只有15%是由女性摄影师拍摄的;在有人物出现的照片中,64%以男性为主要对象,女性为26%。反观“女性摄影”的年度照片,这个数据分别是男性占29%,女性占62%。

也就是说,女性摄影师的缺席很可能会导致在视觉报道中女性的缺席。如果你有一个更多元化的摄影师团队为你工作,你看到主题会更多样化,照片也会涵盖更多的人群。

南美洲巴塔哥尼亚,Luis Enrique Argel Reyes带领着一匹运货的马在湖岸行进。Andria Hautamaki 摄

守护神节,墨西哥瓦哈卡州偏远的圣塔玛莉亚镇的姑娘们在打篮球。Alicia Vera 摄

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一位穆斯林女性享受着周五午后的湖水。Eka Nickmatulhuda 摄

图片的筛选

谈到如何编辑女性摄影的年度照片,马洛里给我们分享了她们的图片选择过程。她们首先向成员们进行公开征集,每人可以提交3张2018年拍摄的照片。最终她们收到了700多张照片。

“起初,我只是本能地标记下我喜欢的作品。一旦我看到同一个摄影师或同一题材的作品时,我就会对它们进行比对和删减。当删减到接近100张时,我才会仔细了解摄影师是谁、这个事件是什么,以便于尽可能多的涵盖不同摄影师群体和不同的事件。”马洛里说。

2018年5月25日,哈维·温斯坦被押送至曼哈顿刑事法庭参加第一次庭审。哈维·温斯坦是一位曾经很有影响力的好莱坞制片人,被超过80名女性指控性侵犯,他也是第一位在MeToo运动中被打倒的男性。Hilary Swift 摄 供《纽约时报》

这组年度照片不仅包括了女性摄影记者为《纽约时报》和《国家地理》等出版物拍摄的照片,还有探索心理健康和自我表现等主题的个人项目。筛选的过程中不仅考虑到过去一年中的重大公共议题,还希望能够包含那些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忽略的“小悲伤”和“小确幸”。

2018年2月,古巴锡那罗亚,15岁的Lacey和她的家人一起庆祝她的成人礼。Kirsten Luce 摄

“这一年,女性继续为自己和他人发声,争取自己应得的权利,所以我也想通过编辑来表达这种感觉。”马洛里说,“对我来说,确保这组图片包含各种各样的观点也很重要。”

危地马拉国会环保部门的员工Josua Dubón García走过莫塔瓜河汇入加勒比海的入海口。2018年,洪都拉斯因每次雨季都会有成山的垃圾被冲上危地马拉的海岸而被起诉。Celia Talbot Tobin 摄

但这组图片中依然存在一些遗憾,有关某些少数群体的照片比例相对较少。比如,这次年度照片中很少有来自非洲摄影师的作品。

“世界上某些地方缺乏匹配的资源来告诉人们什么是好的照片、好的图片叙事。”马洛里说,“显然,白人视角还在继续统治着世界各地的新闻报道,但我们正在讨论如何解除白人视角,这是好的。然而,‘缺乏资源’的现状不仅仅影响着摄影行业,我们需要解构这种‘拥有更多特权=拥有声音的权利’的概念。”

2018年5月9日,也门,Shafai在海岸划船,寻找一个地方教他的孩子们捕鱼。“我们的生活和工作是在海上的。我可以教儿子们如何交易,来让他们自食其力。我们在工作上很贫穷,但是在生活中很富有。”Alex Kay Potter 摄 供美国《国家地理》

不同的观感:女性视角

在观看这些年度照片时,会感受到明显的女性视角。艾伦说:“我也认为这个系列呈现出一种关怀——不再依赖于画面上的刺激感。即使是冲突、暴力、悲伤的话题,从画面中也能体会到摄影师在拍摄时传达的人文关怀。”温柔、富有情感的美的画面,会让人更加印象深刻。

在美国肯塔基州外,被抛弃的马儿和马驹在曾经人们居住的山顶上凝视着远方的雷岭矿。山上居民因煤矿扩大开发在不断迁离这个地方。煤矿开采持续影响着肯塔基河流域世代居住的居民们。但是今天,工业生产所带来的区域环境保护与经济效益的矛盾日益激化。Alyssa Schukar 摄

“女性视角意味着很多,如果我们在讲述一些我们能产生共情的故事时,这种亲切感会表现在作品的审美上。在观看这些照片时,我体会到了一种只有在亲近的人拍照时才会感到舒适感。”马洛里说。

Gul Kahn抱着她三岁的晚期患病的女儿Sareena,这也可能是她们最后一次拥抱。Sareena的医疗补助在两年前被完全切断,尽管她需要24小时的看护。这次资金切断迫使Gul离开她的州工程师的工作来照顾她的女儿,而他们也失去了医保。Robin Rayne 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7-21 20:58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