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专访程斌:自然摄影绝非“狩猎”,敬畏之心对话生灵

2019-3-14 17:36|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894| 评论: 0|来自: 中国摄影出版社

摘要: 年初,自然生态摄影师程斌新书《奇趣自然》在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十五年的积累,百余幅自然题材影像集结于此,自由而灵性的动物呈现于画面之上,字里行间透露着那份对自然和生命的敬畏,对影像的执着。接下来这篇专 ...
       年初,自然生态摄影师程斌新书《奇趣自然》在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十五年的积累,百余幅自然题材影像集结于此,自由而灵性的动物呈现于画面之上,字里行间透露着那份对自然和生命的敬畏,对影像的执着。接下来这篇专访邀约于程斌拍摄间隙,拍摄过程有哪些特殊的经历?对于国内自然生态摄影现状,又有哪些独立的思考?在接下来的文字里寻找答案。

采访 | 中国摄影出版社
被访者 | 《奇趣自然》作者程斌 

《奇趣自然》作者程斌。

全文共4151个字,预计阅读时间7分钟

       您在微博上用“2003-2018,十五年的等待”来形容这本《奇趣自然》的出版。对您个人而言这本书意味着什么?

       程斌:对我而言,这本书经过了十五年的积累和提炼,也可以说是一种从发芽到开花结果的过程。还像一种昆虫——蝉,有一种蝉十几年时间生活在地下的泥土里,有朝一日钻出地面,蜕变和羽化。很难说哪个阶段更重要,我越发觉得真正支撑我走过这么多年摄影历程的动力,恰恰是那些过程当中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的记忆,就像是这本书的页码,镌刻在我的心里。

作者:程斌
版次:2019 年1 月第1 版
定价:198.00 元

       作为一名自然生态摄影师,什么样的机缘巧合让你走上这条道路?与其他题材相比,自然生态摄影的特点及魅力有哪些?

       程斌:小学时代,家里开的照相馆主要是以拍摄人像为主,对于那种凝固瞬间的感觉,从拍摄到显影的过程,我有着莫名的深厚兴趣,甚至近乎于情结。我从小最爱看的节目是《动物世界》,即使是卡通片,也喜欢以动物为主题的类型。这更像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一种天然的吸引。小时候用画笔去描绘它们,长大了用相机去表达它们,这从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形式变了,方法变了,心没有变。

       和其它题材相比,自然生态摄影更像是生命之间的对话,虽然这种语言还不能做到无障碍交流,但恰恰是超越了语言的那种联结,超越了我们通常的认知范畴,生命和生命之间,不用费劲儿就可以有心灵感应,这是一种返璞归真的天然质朴。不必用深深的套路和刻意的摆布,不必被很多教条束缚。也如同先祖北宋理学家程颐所提出的“天理”学说,从东方哲学的角度去阐释,天理就是大自然的大规律,至今人类所知有限。相对来说,自然生态是自由的,是可以有无限自由的。因为它是我们的客观世界中最博大的空间,不仅仅是动植物本身,而包括了人类在内的众多生命体。超越了人类主观的定义,也超越了所谓的文明,这其中有无尽的奥秘,也有着人类目前远不可及的大智慧。它还不被时代所局限,穿越千万年,自然而然地存在着。就像我在《奇趣自然》的后记中所想表达的,人性和动物性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如果我们勇于承认浅薄无知,那也许正是跨进智慧之门的开始。

燕鸥,拍摄于西藏阿里,NIKON D7100,1/1603sec,f / 8,ISO400,240mm

林岭雀,拍摄于西藏墨脱,NIKON D7100,1/1000sec,f / 10,ISO800,80mm

东北虎,拍摄于吉林长白山Canon EOS 5D Mark IV,1/395sec,f/6.3,ISO100,600mm 

大熊猫,拍摄于四川卧龙Canon EOS 5D Mark III,1/32sec,f/6.3,ISO400,400mm

眼镜王蛇,拍摄于西藏墨脱NIKON D7100,1/400sec,f/7.1,ISO500,260mm 

野外拍摄,气候、环境等不可控因素比比皆是,拍摄难度随之增加,在您看来,拍摄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程斌:最大的挑战来自于野生动物们仍然十分惧怕人类,我们难以靠近它们,所以很多人宁可不远万里去非洲,去南美洲,不惜代价地跨越半个地球去寻求和野生动物们的亲密接触。中国这近几十年的历史中,发生了无数次人类对于自然世界疯狂地掠夺。一哄而上,竭泽而渔。这种现象虽然在近几年得到了有效的治理,但是动物们的基因里,从表观遗传学的角度来看,动物们对人类所有的恐惧都被写进了DNA,这种情况是需要几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来迭代刷新。庆幸的是,在那些人类难以到达的地方,野生动物们受到的综合压力小很多,这种更新也会更加快速一些。人类是大自然中众多生物的天敌,不改变价值取向,和谐一词就只能停留在字面当中,所以我们这些人跋山涉水,也是先从自己做起,尝试认识它们,解读它们,尊重它们。

       不断有媒体曝光,某些自然生态摄影师,作品涉嫌摆布甚至是虐待动物,以期降低拍摄难度达到拍摄效果,对于这种现象您有什么看法?

       程斌:就从“自然生态”这四个字的字面上说,自然就是要自自然然,不能弄虚作假。生态就是生物之间要有自在自为的状态。顾名思义,这几乎是不用解释的,却也正是很多人懵懂不知的。拈轻怕重是人的本能,这不仅仅存在于自然生态摄影领域,想必大家都很熟悉,在人文和风光摄影等领域,这些现象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这种问题的根本在于人们怎样看待价值和生命。如果为了获奖,为了增加一些名气,心存侥幸地做一些连自己都不齿的行为,这本身已经远不是摄影的问题,而是社会问题。所以这个时候,能力挽狂澜的绝不是某几个人勇敢地站出来呼喊。而是具有话语权的平台和机构,怎样去从自身校正认知,提升认知,然后再去倡导和引领大家,这才是让一切进入良性循环的可能。大家拭目以待。


123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7-20 15:35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