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摄影收藏, 会因年轻藏家 而改变格局吗?

2019-4-2 08:57|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456| 评论: 0|来自: 羊城晚报

摘要: 目前拍卖史上最贵摄影作品,德国著名摄影师Andreas Gursky拍摄的《The Rhein II》,成交价为4338500 美元 佳士得供图目前拍卖史上最高成交之历史照片,Man Ray 的《Noire et Blanche》,成交价为 3132281美元 佳士得 ...

目前拍卖史上最贵摄影作品,德国著名摄影师Andreas Gursky拍摄的《The Rhein II》,成交价为4338500 美元 佳士得供图

目前拍卖史上最高成交之历史照片,Man Ray 的《Noire et Blanche》,成交价为 3132281美元 佳士得供图

Cindy Sherman也是高身价摄影师,“百万美元俱乐部”常客。此件《无题》成交价为3890500美元 佳士得供图

佟立华 佳士得香港战后及当代艺术部副总裁,战后及当代艺术亚洲区拍卖主管

Jude Hull 佳士得伦敦摄影作品专家暨拍卖主管

文/羊城晚报记者林清清 通讯员 高子莹 刘丹妮 图/受访者供图

年轻藏家们都在关注什么新兴领域?摄影是其中一个极具亲和力的项目。并非只有跨过“百万美元”门槛的摄影作品,才可算作收藏级佳作。尽管目前顶级的摄影作品,身价已超过400万美元,而近期的拍卖动向中,藏家们对摄影作品的热度也受到关注。对于摄影的收藏,需要了解什么?我们请来专家一一讲解。

A

【市场动向】

摄影会成为年轻藏家

“入门款”吗?

三月份,是当代艺术蓬勃的时节,也是年轻艺术爱好者活跃的季节。每年的香港ART BASEL集中带来许多现当代艺术作品,引发观众如潮。不少人专程到香港看各种当代艺术展览,油画、摄影、装置密集呈现。而与此同时,亚洲年轻藏家也作为近来受到关注的收藏势力,收藏喜好和收藏行为模式成为市场关注的话题。受到年轻藏家们集体青睐的西方现当代艺术,尤其是收藏价格门槛较低的摄影,也自然“自带话题”。

3月份刚刚结束的伦敦佳士得拍卖上,仅仅第二次进入拍卖市场的年轻摄影师,就拍出超出估价6倍的好价。这样的市场热度,无疑,也令关注摄影收藏的人感到兴奋。

毕竟,对于打算开始收藏的年轻藏家们,10万到100万元人民币的预算,未必能很容易入藏一幅具有升值潜力的当代艺术家作品,却可以入手一张20世纪经典摄影艺术作品。三四万美金就可以入门的价格区间,鉴别的技术门槛也较低。因此难怪很多人认为,当代艺术收藏里,摄影的确是对年轻藏家们比较具有亲和力的一类。

“对于中国藏家,像油画等许多现当代艺术是近百年才发展起来。摄影作为一种当代艺术创作,追溯起来大家周知的,应该是郎静山的作品。大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才出现了像王庆松等,将摄影作为当代艺术创作的一个媒介来进行创作的创作者。因为没有太多人很早地进行摄影作品创作,再加上摄影作品的可复制性,所以大家对摄影的价位判定还是比较低的。”专门研究西方战后现当代艺术的佟立华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B

国内藏家不容小视

【藏家实力】

事实上,摄影收藏在国内受到关注的时间不长,但广东是摄影收藏起步较早的地区。

广东美术馆是中国较早进行摄影系统收藏的美术馆,目前的馆藏摄影影像作品达到两万多件/套。早在2000年就开始体系化收藏摄影作品,举办的“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成为国内具有代表性的大型国际性摄影双年展之一。但由于种种原因,2009年后该项目一度停止。直到2017年年底,在现任馆长王绍强的主持下,改名为“广州影像三年展”重启。

“2000年前后,摄影作为记录现实的手段,其艺术本体价值在国内一直没有被充分认识和发掘。这时广东美术馆开始收藏摄影,并创办‘广州国际摄影双年展’这一品牌项目,当时关注的主要是摄影的本体问题。”现任馆长王绍强表示,“作为国家级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很特别的一点,是它对影像收藏体系的建构。我们做每个展览都是为了学术积累,也会收藏相关的艺术家作品,我们以前收藏过沙飞的摄影,也收藏了许多当下三四十岁的杰出青年艺术家的影像作品。此次双年展的名字从摄影到影像的转变,也表明,广东美术馆的研究重点,从原来的‘社会人文的摄影’拓展为‘视觉研究的影像’”。

美术馆对摄影作品的收藏,更注重学术性。而民间藏家,则更多以自己的兴趣出发,建立收藏体系。“例如木木美术馆,四方当代美术馆,都是年轻藏家主理的私人收藏机构,已经有不错的成体系的当代艺术收藏。而三影堂则是专注于摄影收藏的私人机构。而许多民间年轻藏家,他们并非职业或专业与艺术相关,只是自己喜好为主。”

佟立华表示,年轻藏家更具国际视野,且不限门类,甚至对跨界艺术也很感兴趣。

C

【价值认定】

百万美金,是否摄影作品的一个门槛?

回到收藏摄影作品的价值判断上,值得收藏的摄影作品是怎样的?专家们比较认可的观点是:摄影师要提出一些比较特殊的见解,或者说这件作品在某个领域上有特别的地位。这些艺术价值,就会影响到它的价位。无论是将摄影作为当代艺术创作的一种媒介,还是最近几年价格回升的古董(vintage)摄影。

“比如目前作品拍卖价排第一的安德烈·古斯基Andreas Gursky,是一位很有代表性的德国摄影艺术家。在他的作品中,芝加哥交易所、诱人的名牌商品货架、所有规律排列的99美分的货物,他做了一些很精巧的安排和画面处理,你会看到非常多的细节,表达出一个现代消费社会的景象。其实简单地说,就是要提供一个独特的观点和视角给观众。”佟立华举例说明。

百万美元是否算收藏级摄影作品的门槛呢?“应该是倒过来,如果是一个顶级艺术家顶级作品的话,就有可能这个身价。不过公众对艺术家的了解,仍然有很大关系。像Wolfgang Tillmans,之前他在德国已经很知名,但直到前两年Art Basel上举办了一个他的展览,此后受到更全球化的关注,他的作品价格才开始有超过百万门槛。”

对话

亚洲年轻藏家的眼界和收藏,已与国际水平同步

羊城晚报:你如何归纳亚洲年轻一代藏家的特色?

佟立华:如大家所观察到的,亚洲的年轻藏家,大多是企业家二代、三代,往往有西方留学背景。由于没有语言隔阂,他们可能对一些西方的现当代艺术更感兴趣,而且在关注的收藏类型上,与老一代收藏家相比,最大的特色是:分类不那么细化了。

当然,这也与他们的年龄与收藏实力相当,一般来说,百万美元以下的价格区间,比较容易入手收藏。而且相对而言,由于艺术家大多还在世,资讯也比较丰富,相对于古典艺术作品,也比较容易鉴别判定一件作品的真伪优劣,这为年轻藏家逐渐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也有好处。

羊城晚报:年轻藏家有无一些典型的收藏爱好或模式?

佟立华:很突出的一个特点是,首先他们取得资讯的方式更直接和便捷,都是自己直接接触这些资讯。其次眼界也更广,希望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但并不局限于某几个专业类别。比如老一代收藏家可能比较专注在自己的领域里,例如研究瓷器或书画,不太会跨界,而年轻藏家则是从自己的兴趣出发,不限门类,甚至对跨界的艺术也很感兴趣。最明显的例子,就是最近KAWS的HOLIDAY展,巨型玩偶“COMPANION”躺在香港维港海面,引发话题。这种潮流艺术与高档艺术之间的区隔,没有以前那么大了。而且他们对跨界艺术大多思维比较开放和感兴趣。

当然,大家都会留一部分资金去支持本地的艺术家,像韩国、日本或是东南亚的藏家,他们也会支持一些本地的艺术家,因为他们也有自己的艺术交流圈子,但总体来说眼界会放更广,也不会局限在某一个细分领域。这其实改变了很多收藏与全球艺术市场的状况。

羊城晚报:他们的收藏行为收藏体系有何特别之处?

佟立华:以往的藏家许多资讯是通过画廊、拍卖行或艺术顾问等二手渠道获得,而现在年轻藏家们往往是自己去一线收集。他们对各种艺术博览会跑得很勤,甚至以全球艺术旅行的方式,在瑞士、巴黎、纽约不断地追着博览会看。有时候我们觉得好像是我们第一次带进拍卖领域中的作品,没想到他们可能已经早就在一手市场画廊有所了解。

例如我们3月份刚在伦敦拍出的一位年轻的艺术家的作品,这个作品是他本人所有作品中第二次进入拍卖场。我们当时估价只是4万英镑,大概与他的一手画廊价相符,但是最后他这张作品拍到24万,高出估价6倍。年轻藏家们其实已经透过别的途径了解他,因为他现在在美国受到关注,而很多作品还在一手市场展览,所以比较难得出现,藏家就会去追。

羊城晚报:你认为亚洲年轻藏家的眼界和收藏,已与国际水平同步?

佟立华:对。除了韩国、日本,其实东南亚的年轻藏家,也很有自己的眼光和体系。而中国内地的年轻藏家,也比很多人以为的要多,已经在以私人收藏机构在运行。而且他们的学术或职业背景并不是艺术出身,而是以自己的喜好为主。

对话

跨过“百万美元”门槛的摄影作品是怎样的?

并非只有跨过“百万美元”门槛的摄影作品,才可算作收藏级佳作。但顶级摄影作品,目前都能达到百万美元以上。这些高价作品有什么共同点?我们请来专家解答。

羊城晚报:目前摄影作品的世界最高价纪录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能达到这么高的身价?

Jude Hull:最高成交纪录可区分为两个:拍卖史上最贵摄影作品为 2011 年于佳士得拍出,由 Andreas Gursky拍摄的《The Rhein II》,成交价为 4338500 美元;而另一个纪录则是 2017 年在佳士得成交,Man Ray 的《Noire et Blanche》,是拍卖史上最高成交之历史照片,达 3132281 美元。两个作品虽然在主题、形式和时间有很大差异,但它们却同样珍稀,也同样于摄影艺术史占着不容置疑的重要地位。

羊城晚报:在摄影的不同类别中,收藏时有什么可特别关注的类型?

Jude Hull:收藏必须由个人喜好开始,虽然照片可成为一项有利投资,但如果出发点是你所喜爱、能让你动容的作品,那无论市场怎样变化,你也永远不会后悔拥有它。所以,锁定你想收藏的最佳目标并认真对比:留意其细节、冲晒、尺寸、珍罕度、品相及来源等各方面,确认这是自己能够获得的最好作品。

羊城晚报:好的摄影作品有什么共同点?

Jude Hull:它应该包括了很清晰的讯息,且有抓紧人心,让人心动的力量,往往引起观赏者共鸣,影像留下烙印,让人不禁一看再看。

羊城晚报:科技进步,数码摄影作品以及数码激光冲印(C-prints)等以不同技术冲印的作品,值得收藏吗?入藏时有哪些要注意的?

Jude Hull:显影及数码摄影作品均会被冲印及被美术馆收藏。例如Andreas Gursky 拍摄的《The Rhein II》便是一个彩色打印的数码照片。于收藏界别中,藏家往往不会像从业者那样区分这些因素。

羊城晚报:很多人不清楚摄影作品中关于版本、版数的概念,它们对收藏有何价值?

Jude Hull:我们拍出的大部分作品均来自有系列的版本。但有很多对摄影的误解是:所有作品都来自同一个版本,如不是同一版本就相等于无限版次。但这是一个错误观念。

版本这个概念是上世纪70年代左右才出现的,因此很多早期的伟大摄影师如Julia Margaret Cameron或Edward Steichen,他们的作品根本就无版本之分。至于其他当代艺术家,他们很可能选择不出产打印版本,又或如 Vera Lutter、Richard Learoyd 般只制作孤本。

当某位收藏者决定要收藏一个冲印版本的摄影作品时,最重要是:所选的作品的版本资料,例如同一个作品,可能出产了 10 版20×24 吋,20 版 11×14 吋。一般来说,影像作品以越多版本或尺寸出产,其收藏价值会相对较低。因此一个 1/2 的版本一般都比 2/250 更有价值。

羊城晚报:收藏古董照片时有何标准?

Jude Hull:在评估历史摄影作品时,品相及来源均非常重要。

羊城晚报:对感兴趣的入门级收藏者,你有何建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6-19 14:57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