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包豪斯摄影 从拉兹洛·莫霍利-纳吉开始

2019-4-15 09:33|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71| 评论: 0|来自: 乙未光画志

摘要: 1919年3月20日,被任命为魏玛艺术学院校长不久的建筑师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发表了他亲自拟定的《包豪斯宣言》,提出了一个提纲挈领的新学校名称“魏玛国立包豪斯学校”,象征着具有革命意义的世界 ...

1919年3月20日,被任命为魏玛艺术学院校长不久的建筑师沃尔特·格罗皮乌斯(Walter Gropius)发表了他亲自拟定的《包豪斯宣言》,提出了一个提纲挈领的新学校名称“魏玛国立包豪斯学校”,象征着具有革命意义的世界第一所现代设计学院的诞生。

《包豪斯宣言》,格罗皮乌斯(文本),1919年

当时的德国政局动荡、经济混乱。一战后旧世界崩塌,新世界开始形成,新旧世界的交替塑造了包豪斯。这里曾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众多具有革命意义的先锋思想的聚集地,包豪斯师生充分将新思想付诸实践,并尝试将生活提升到美学高度。

包豪斯深刻的影响了现代艺术、建筑、平面设计、室内设计、工业设计等等,当然也包括摄影。摄影作为一种相对较新的媒介,契合了包豪斯拥抱新世界和新技术的教义——包豪斯影响了摄影美学和技术。

莫霍利时期

起初,摄影在包豪斯并没有一席之地。直到1923年,西班牙构成主义艺术家拉兹洛·莫霍利-纳吉(Laszlo Moholy-Nagy)受校长格罗皮乌斯之邀加入包豪斯,接手基础课教学并担任金属工坊负责人。在格罗皮乌斯的印象里,莫霍利“是个非常有活力的人,他几乎像个孩子一样对任何技术领域的革新表现出强烈的兴趣,并立刻着手去研究它们。他是一个实验者,一切都自己亲手做。”这位热衷求变和改革的活动家,极力倡导将摄影融入教学,并在自己的基础课中做了推广。在他看来,照相机超越个体艺术家的图像复制技术,使这一媒介为当代创造了一种新的图像语言。莫霍利甚至预言:不懂摄影的人将会变成一个未来文盲,不能读懂世界——一个通过摄影产生多个复制品、继而转变为一本巨型图片书的世界。

拉兹洛·莫霍利-纳吉

莫霍利热情拥抱“新视觉”理念,他的摄影创作涉及多个流派,多种工艺和技巧,包括俯拍、仰拍、特写、拼贴画、蒙太奇、反射、折射、无相机摄影等。他与妻子露西娅·莫霍利(Lucia Moholy)在实验室里共同创作的“黑影照片”(photogram,即物影照片),将物品直接放在相纸上曝光,使画面构图接近抽象。他们认为:同其他由机器生产出来的产品一样,无论是使用了相机还是其他工具,摄影作品不仅应该像传统艺术品一样反映情绪和人物感情,同时也应该考虑到光线和形式。而这,正是对工业时代视觉文化的一种恰当表现。

莫霍利摄影作品

莫霍利摄影作品

莫霍利平面设计作品

莫霍里的才华和热情也激励着其他艺术家开始他们自己的冒险探索。包豪斯的摄影由于不受正规课程结构的限制,被作为一种绝佳的游戏——其无数的形式和奇妙的过程令大师和学生都为之着迷。他们本能的从各种来源吸收灵感:从构成主义、报纸插图到前卫电影。

在这一时期,1925年,第一台便携式35毫米莱卡相机一经推出便获得巨大的商业成功。同类相机开始在市场上涌现,并成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种易操作,便携带的小型相机,让摄影们得以走出影棚,拍摄更广泛的题材,以照片为主的杂志、画报等摄影出版物也随之流行来开。通过这些大众传媒,包豪斯的学生们也看到了摄影的更多可能性。摄影在包豪斯不仅仅是一种艺术类别,也作为一种视觉交流的方式被开拓。

彼得汉斯时期

1928年,格罗皮乌斯离任,汉内斯·迈耶,一位以激进和左倾政治思想而闻名的建筑学家成为包豪斯第二任校长。虽然都来自构成主义这一大背景,但诠释方式却截然不同,莫霍利的作品和理论总是走向美学上乌托邦,而迈耶则是用实用主义的设计观去实现自己的美学社会愿景,由于这一分歧,莫霍利辞职。

沃尔特·彼得汉斯

新校长迈耶随即委任了32岁的摄影师沃尔特·彼得汉斯(Walter Peterhans,1897年—1960年)到包豪斯讲授第一门正式的摄影课程。作为一名专业摄影师,彼得汉斯拥有全面的技术能力和实践经验,他的课程强调摄影技术与审美的结合。对他来说,摄影“客观的”反映世界,这是让技术在商业运用的背景下,发挥其价值的基本前提。此外,他的课程被认为对于熟练、认真的掌握平面设计中的一个重要工具(即摄影)的指南,而并非是激励艺术家主观创造力的场所。因此,在这里,摄影是作为印刷/广告/展览工坊的一部分来教授的。

彼得汉斯摄影作品

彼得汉斯摄影作品

彼得汉斯的教学重点是产品摄影、静物摄影和肖像摄影。他的课有时像是一门科学讲座,他学生的笔记读起来像化学教科书,上面记满了摄影方面详细的、学术的、保存完好的化学反应式和实验步骤。他认为,要拍摄成功的照片,分析、准备和天赋比运气或是按下快门的那“决定性瞬间”更重要。然而,这些方法同莫霍利大胆的观点和“用新方式观察”的摄影,可说是截然相反的。彼得汉斯鼓励学生最大限度的使用灰色调,与当时大受推崇的纯黑白形成鲜明的对比。他课程练习包括:要求学生连续多次用不同的曝光数据拍摄同一组物品,以便对比观察;用市面上各种不同胶片,研究成像效果;放大缩小照片尺寸以满足发表要求……这些颇为实用的方法将包豪斯的学生们由“不受约束的个人表现”向职业媒体或广告摄影师的方向转变。他的摄影理论也持续的影响了一大批包豪斯的学生们。

彼得汉斯课堂的系列实验

1933年,包豪斯因德国纳粹政府的迫害而关闭,它的十四年光景准确的反映出德国自身的变迁。包豪斯在德国消失了,但它的老师和学生们却分散在自由世界的各个角落,继续传播着包豪斯的思想和理念。

包豪斯的摄影师们

露西娅·莫霍利 Lucia Moholy

露西娅·莫霍利 Lucia Moholy,原名Lucia Schulz(1894年1月18日,布拉格,奥匈帝国- 1989年5月17日,瑞士苏黎世),曾在大学学习哲学、文字学和艺术史,后在德国的几家出版社担任编辑。1919年,她以笔名Ulrich Steffen发表了激进的表现主义文学作品。1920年,她在柏林遇到匈牙利艺术家莫霍利,并于1921年1月27日结婚。两人在包豪斯度过了5年时光,在这里,露西娅展开了对摄影的热情探索。

1923年,露西娅的丈夫成为包豪斯的大师,露西娅则是他的主要暗房技师和重要合作伙伴。她还成为 Otto Eckner 包豪斯摄影工作室的学徒。露西娅曾在莱比锡视觉艺术学院学习,并成为了一名熟练的摄影师。这对夫妇一起住在魏玛和德绍,露西娅拍摄了包豪斯建筑的内外设施、产品,以及老师和学生们。她的美学是新客观主义的一部分,新客观主义注重从直接的角度记录文档。露西娅的照片帮助塑造了包豪斯学校的形象,并成为向二战后的观众介绍包豪斯的重要资料。然而露西娅的作品很少受到人们的赞扬,他们通常被认为是莫霍利或格罗皮乌斯的作品。甚至这对夫妇一起在暗房所做的实验,最后都归功于莫霍利,比如《绘画、摄影、电影》在1925年就仅以莫霍利的名义出版。

1929年,这对夫妻分居。同年,露西娅参加了斯图加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展览“电影和照片”。1933年,移民伦敦的她还出版了一本用英语写成《摄影百年》(1839-1939),深入探讨了媒介的历史。1959年,露西娅搬到了瑞士,在那里她写下了她在包豪斯的时光,并专注于艺术批评。1972年,她发表了《Moholy-Nagy Notes》,讨论了她和莫霍利在包豪斯的共同合作,并试图收回她的照片和实验。

露西娅·莫霍利拍摄的包豪斯建筑

玛丽安·布兰德 Marianne Brandt

玛丽安·布兰德 Marianne Brandt(1893年10月1日- 1983年6月18日)是德国画家,雕塑家,摄影师和设计师,1923年,她加入魏玛包豪斯,成为莫霍利的学生。四年后,玛丽安迅速升任包豪斯金属工坊助理,1928年接任莫霍利担任工坊代理负责人。

从1926年开始,玛丽安制作了一系列蒙太奇照片。不过只有少数作品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为人所知,当时她已经放弃了包豪斯风格,生活在共产主义的东德。这些照片蒙太奇经常关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女性的复杂处境,当时她们在工作、时尚和性行为方面享有新的自由,但却经常遭遇传统的偏见。玛丽安的蒙太奇作品巡回展名为“Tempo, Tempo! 玛丽安·布兰德的包豪斯蒙太奇摄影”,于2005年至2006年在柏林的包豪斯档案馆(Bauhaus Archive)、哈佛大学(Harvard)的布希-赖辛格博物馆(Busch-Reisinger Museum)和国际摄影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展出。

作为先锋摄影师,玛丽安创作了很多实验静物摄影作品,但她最引人注目的作品还是自拍照系列。这些作品通常代表她是一个坚强独立的包豪斯新女性。玛丽安也是包豪斯少数几个远离纺织或陶器等当时被认为更女性化领域的女性之一。

玛丽安·布兰德的自拍照

赫伯特·拜耶 Herbert Bayer

赫伯特·拜耶 Herbert Bayer(1900年4月5日- 1985年9月30日)是奥地利和美国的平面设计师,画家,摄影师,雕塑家,艺术总监,环境和室内设计师,以及建筑师。1921年至1925年间,赫伯特在魏玛和德绍的包豪斯学院学习。1922年至1925年,他在进入了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的领导下的壁画系。1925年,被格罗皮乌斯任命为包豪斯初级大师。1925年到1928年,他是包豪斯·德绍新成立的印刷和广告工作室的负责人。

在包豪斯期间,赫伯特为包豪斯设计了许多印刷材料和平面广告,并与摄影师兼包豪斯学生 Irene Angela Hecht 结婚。他的主要成就是设计了非衬线字体,他称之为“通用字体”(Universal)。他在平面设计、摄影、展览设计、建筑设计等方面的专业领域都有特定学术权威,他认为摄影是平面设计的关键元素之一。他的设计思想奠定了现代主义的设计理念,迄今仍然具有深远的影响与重要的理论研究价值。

赫伯特·拜耶摄影作品

格特鲁德·阿恩特 Gertrud Arndt

格特鲁德·阿恩特 Gertrud Arndt原名Gertrud Hantschk(1903年9月20日- 2000年7月10日),她对摄影的兴趣是在埃尔福特的一个建筑事务所工作时发展起来的,在那里她学习了暗房技术,并开始拍摄当地的建筑。1923年至1927年,她在包豪斯学院学习,师从莫霍利、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和保罗·克利(Paul Klee)。格特鲁德最初希望学习建筑学,然而,作为建筑课程中唯一的女性,她感到迷茫,随后报名参加了纺织工坊。她认为,作为一个女人,学习编织是她能继续在包豪斯学院学习的唯一途径。

1927年晚些时候,她嫁给了她的同学、建筑师阿尔弗雷德·阿恩特(Alfred Arndt)。她的丈夫于1929年被任命为德绍包豪斯建筑工作室的全职大师。尽管不再是学生,格特鲁德仍然积极参加包豪斯的活动,并参加了沃尔特·彼得汉新开设的摄影课程。在接下来的五年里,她创作了43幅自拍照以及她的朋友奥蒂·伯杰(Otti Berger)的照片。二战结束后,人们对包豪斯建筑的兴趣迅速回升。1979年,格特鲁德的照片在福克旺博物馆展出,获得了国际赞誉。格特鲁德于2000年7月去世,享年96岁。生前很爱开玩笑的她,曾建议她的家人和朋友在她死后开一个“庆祝一个快乐的包豪斯派对”。

格特鲁德·阿恩特的自拍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4-23 12:21 , Processed in 0.0780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