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静默的工头

2019-4-28 11:23|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3975| 评论: 0|来自: Ian Beesley

摘要: “对我来说,这张照片既美好又凄凉:照片中的人给了我坚持摄影的勇气,鼓励我事业的起点;而这张照片所记录的,却是他事业的终点。” ———— Ian Beesley1972年,我从学校辍学,开始在布拉德福德的 Esholt 污水处 ...

“对我来说,这张照片既美好又凄凉:照片中的人给了我坚持摄影的勇气,鼓励我事业的起点;而这张照片所记录的,却是他事业的终点。” ———— Ian Beesley

1972年,我从学校辍学,开始在布拉德福德的 Esholt 污水处理厂打工。这张照片便是在那里取的景,照片中的男子是我工作时的领班 Bob Rowell。工厂的情形跟狄更斯作品中的描述几乎一模一样,他们从当地的纺织厂收集废料,然后加工成化肥出售。我很幸运地被安排到了一个相对轻松的工作岗位,主要负责一条26英里长的铁路。

Bob 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上司,关于这点我可没有乱说。他绝对是个狠角色,虽然从来没有上过学,但却异常聪明;不仅如此,他还参加过二战,虽然最后还是落到在 Esholt 打工的下场。我在那里工作那会儿,他已经有30年的工龄了。当时和我一起的还有另外几个刚入职的年轻小伙,记得那时 Bob 最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你们工作给我用心点吧。”

省吃俭用了好几个月后,我终于如愿买下了人生中第一部相机。我开始在工作间隙拍一些照片,Bob 也很支持我:”拍得真不错,是块上艺术学校的料。”在他的鼓励下,我成功考上了艺术学校,不过那已是18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后来,我也一直跟 Bob 保持着联系。1977年,Esholt 倒闭的消息传来,工厂600多名员工将要失去饭碗。我决定故地重游,用相机记录这些珍贵回忆。

回到工厂的时候,我远远地看到 Bob 坐在乘务员工作室中一动不动,以为他只是在打个盹。我穿过门廊并拍下了这一幕。听到快门声之后,他下意识抬起头来。那一刻我才发现他在哭。我问他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刚刚收到工厂的遣散信,”他说道, “都结束了。如果我只是一匹马的话,他们指不定会直接宰了我。”虽然早就意识到工厂撑不了多久,但这一刻对他来说仍然是致命打击。

我为刚才拍了照片而向他道歉,他却跟我说:“没什么好抱歉的,现在这可是你的事业了。”

对我来说,这张照片既美好又凄凉:照片中的人给了我坚持摄影的勇气,鼓励我事业的起点;而这张照片所记录的,却是他事业的终点。

关于摄影师

1954年出生于布拉德福德,曾在 Bradford Art College 和 Bournemouth & Poole College of Art 就读。

影响:受Bill Brandt、Humphrey Spender 和 Don McCullin的作品影响。

高峰:被授予英国皇家摄影学会名誉院士。

低谷:为一家鸟粮公司拍摄鹦鹉照片。

建议:脸皮一定要厚,因为你会经常被拒之门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9-23 04:40 , Processed in 0.04680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