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在斯里兰卡的150小时,这里是没有彩色的四月天

2019-5-9 09:30|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1194| 评论: 0|来自: 奔腾叔

摘要: “逃”去科伦坡4月21日中午时分,一则突发新闻跳到了我的手机上——新华社快讯:斯里兰卡政府部门21日说,首都科伦坡包括教堂、酒店等多个地点当天发生的爆炸已导致至少70人死亡,另有260多人受伤。于是简单的准备了 ...

 “逃”去科伦坡

 

4月21日中午时分,一则突发新闻跳到了我的手机上——新华社快讯:斯里兰卡政府部门21日说,首都科伦坡包括教堂、酒店等多个地点当天发生的爆炸已导致至少70人死亡,另有260多人受伤。

于是简单的准备了器材和必要的生活装备,把护照扔进背包,9个小时后,我在北京时间22日的午夜2点半钟到达了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科伦坡的夜,混杂着潮湿和热浪,在军警的反复查验下,我进入到了发生爆炸的核心区。

风暴的中心往往是一种可怕的静寂。在宵禁的深夜,科伦坡零星的淡橘黄色的路灯照不亮来时的路,数百条鲜活的生命,在本应象征着重生与希望的日子里,嘎然而止。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兰卡尼甘布,爆炸后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在这里约百人丧生。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兰卡尼甘布,爆炸后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 寻找遇难者

61岁的安东毕生着装都没有如此体面过。

他的家距离发生爆炸的科伦坡圣安东尼教堂不超过100米,从家里步行去教堂的他,再也没有自己走着回来。当我看到他的时候,他身穿笔挺的黑色西装,在白色硬领衬衫和西装之间是黑色的领带。白色面纱盖在安东的脸上,这种面纱像常用的蚊帐质地,只是人们惯用它来阻挡蚊虫的叮咬,而安东的家人是告诉所有的人,安东走了。

我拍了很多照片,总是不满意。在这场混乱中看不到尊重,只有死亡。就在拍摄即将结束的时候,我斗胆把相机举过头顶,放在安东身体的正上方,黑色镜头直面安东。这时候他像是一个熟睡的人。

从圣安东尼教堂驱车一个小时,我来到了另一处发生爆炸的教堂——位于甘尼布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这是一处位于社区里的中型教堂,那天,约有百人在这里丧生。翻译马拉带着我围着教堂四周走街串户,寻找到遇难者,让照片为历史发声、作证。

10岁的沙洛米的家距离教堂步行5分钟,她是家里的二女儿。当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和自己的姐姐、妈妈、弟弟躺在了一起。沙洛米的表姐18岁的Chamodhi说,沙洛米在爆炸发生的那一刻就已经丧生了,她那声没喊出来的“妈妈”永远的留在了自己的口中。

我在这间约10平方米的屋子里有些窒息,多年采访突发新闻的经验在这里变的一文不值。面对的孩子逝去,没有人可以有效的克制情绪。在我的记忆中,只有沙洛米白色的泡泡袖连衣裙,胸前和裙尾的黄色和紫色的桃心绣花。

4月21日,美丽的印度洋宝岛珠斯里兰卡流下了悲痛的眼泪。人们不愿去回忆这样一场打着信仰谎言的真实屠杀。数百名无辜的人,在象征着重生与希望的那天,被卷入了黑色的梦中。

2019年4月26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发生爆炸的圣安东尼教堂前挂满了黑白飘带。
2019年4月22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61岁的遇难者安东。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兰卡尼甘布,10岁的遇难者沙洛米(中)和自己的姐姐、妈妈和弟弟躺在屋里等待下葬。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兰卡尼甘布,10岁的遇难者沙洛米的弟弟也在教堂爆炸中丧生。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兰卡尼甘布,爆炸后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兰卡尼甘布,街头贴出的遇难者葬礼的告示。 基督徒的葬礼

在爆炸发生的第四天,科伦坡城北的一处的天主教公墓,人头攒动。

26岁的Shreemali被哭声、叫喊声环绕,脸上不时被手抚摸,她无法拒绝这样的对待。她是一个乐于帮助别人的女子——美丽、聪慧,与人为善。在她葬礼的这天,所有被她帮助过、被她热爱生活的情绪感染过的人们汇聚到一起,为她送别。

Shreemali的家人,在他们最为艰难的时候,对于我这样一个闯入的的摄影师,没有对我说不。他们甚至帮我从众多送别的人群中挤到Shreemali的棺木旁,让我用相机拍下他们与这个女子相别的最后一刻。

语言不通,但悲伤可以准确无误的传达。3岁的Gagana是Shreemali的独子,他在大伯的怀中嚎啕大哭,大大圆圆的眼睛中只有泪水。在男子们要奋力合上棺木准备入土下葬的时候,人群中的哭声到达了顶点。站在棺木尾部的男子时不时的用香水喷洒着shreemali的身体,浓浓的人造香精的味道意味着时辰到了。

Shreemali的丈夫库马尔长她2岁,看起来像一个纯情的少年。少年手中死死的攥着几颗石子,他知道一旦他将石子投入安放棺木的土坑中,他和妻子真的阴阳两隔。永别了。悲伤的库马尔在兄长的搀扶下和前来送别人的一一告别。Gagana哭累了,在大伯的肩头睡去。

科伦坡好像永远只有夏天。它不给悲伤的人们更多的时间去悲伤。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城北的一处天主教墓地,人们在为遇难的26岁女子Shreemali送别。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城北的一处天主教墓地,葬礼上的人们。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城北的一处天主教墓地,人们在为遇难的女子Shreemali下葬。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城北的一处天主教墓地。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城北的苦圣母教堂,等待下葬的遇难者。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城北的一处天主教墓地,小女孩在大人的怀中看着亲人被安葬。
2019年4月26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城北的一处天主教墓地,安葬的爆炸遇难者。
2019年4月23日,在斯里兰卡尼甘布,神职人员在为遇难者做下葬前的祷告。
2019年4月24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城北的一处天主教墓地,爆炸遇难者在这里被安葬。
2019年4月26日,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城北的一处天主教墓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11-12 14:03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