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20世纪最杰出的人像摄影家爱德华·史泰钦

2019-5-29 14:40|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824| 评论: 0|来自: 北京文艺网

摘要: 史泰钦拍摄的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与维克多·雨果的肖像  《与摄影共生》是20世纪最重要的摄影师爱德华·史泰钦逝世后,在欧洲举行的首个大型展览,从服装到花卉到战争,重现了史泰钦在众多摄影领域的开创性功绩, ...

史泰钦拍摄的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与维克多·雨果的肖像

  《与摄影共生》是20世纪最重要的摄影师爱德华·史泰钦逝世后,在欧洲举行的首个大型展览,从服装到花卉到战争,重现了史泰钦在众多摄影领域的开创性功绩,同时第一次展出史泰钦生前拍摄的约200幅时尚照片和名人肖像,包括嘉宝和丘吉尔 
  他的镜头中出现了目中无人的演员嘉宝、狂妄自大的诗人叶慈和盛怒的丘吉尔。也许只有史泰钦可以惹恼稳重的丘吉尔,不然,世人目中的丘吉尔,将永远是那副凝重、谨慎、刻板的面容

  爱德华·史泰钦(Edward Steichen)注视着微明的月色,摸索着将镜头对准纽约长岛一个宁静的池塘。空气纯净,温暖的光线透过小树林投射在他年轻的脸庞上。那年他25岁,已小有名气,但在那个摄影还未受重视的时代,史泰钦或许很难想到,他将成为20世纪最重要的摄影师之一,人们要通过他审视20世纪的摄影史。他自然也很难想到,2006年苏富比拍卖公司一落槌,这幅拍摄于1904年的《池塘月升》便以290万美元,成为当今世上最昂贵的摄影作品。

  一幅拍摄曼哈顿的乔治·华盛顿大桥的巨幅相片安置在法国巴黎国立网球场美术馆门口,作为目前正在举行中的《史泰钦:与摄影共生》回顾展的开始,它寓意史泰钦在摄影各流派与各门类之间的桥梁作用。《与摄影共生》是史泰钦逝世后在欧洲举行的首个大型展览,展出包括史泰钦6个创作时期、所有创作门类的约400幅代表作。策展人还获得了Condé Nast集团的档案,第一次展出史泰钦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为《Vogue》和《名利场》拍摄的约200幅时尚照片和名人肖像。展览将于12月30日结束。随后,浓缩版《与摄影共生》将在瑞士、意大利和西班牙展出,时尚摄影作品则将以《史泰钦:时尚高度》的名义,巡回至瑞士、意大利、西班牙、德国和美国。

  用艺术卖衣服和杂志

  拍摄《池塘月升》时,史泰钦已从巴黎归来,与比他年长15岁的摄影家阿尔佛雷德·斯蒂格里茨一起,创立了“纯粹派”摄影。但年头不长,两人便分道扬镳,1923年史泰钦受聘于Condé Nast集团,成为史上第一位时尚摄影师。在其94年的人生中,史泰钦涉足甚广、跨界颇多,从服装到花卉到战争,他在许多领域都有开创性的功绩。

  摄影诞生于19世纪早期。一直到20世纪初,绘画依然是笼罩在摄影之上的规则,摄影师必须通过场面设计和暗房加工,让摄影作品显得“像绘画”,像“摄影的拉斐尔”,才算创造了“艺术”。身处那个时代,史泰钦亦受此影响。十余岁,史泰钦在学习平板印刷术的同时,爱上了绘画与摄影,但他似乎更倾向于绘画。早期,他使用凡士林油模糊镜头或在暗房中操作负片,印制出模糊而诗意的人体与景色,独具印象主义意味。雷诺阿笔下的裸女、莫奈画里的孤舟,都隐约展现在史泰钦的相纸上。

  1900年,同样因为绘画,史泰钦造访巴黎。在那里,他结识了马蒂斯、罗丹、塞尚、图鲁兹·劳特累克等人,并将他们的作品第一次介绍到美国。回到纽约后,他与斯蒂格里茨创立“纯粹派”摄影,并创办季刊《摄影技巧》。这一派追求微妙的光影变化与清晰的线条表现。1917年,史泰钦参军,在一战时的美国军队承担航拍任务,搜集法国北部敌方炮弹的布局和后方军队的调配情报,自此彻底放弃绘画风格,转向拍摄清晰准确的图像。

  1923年,《名利场》杂志将史泰钦评选为“最伟大的人像摄影师”,Condé Nast集团立即与史泰钦签约合作。在清高的斯蒂格里茨眼中,史泰钦此举,无异于出卖了自己,出卖了摄影。多年的朋友不欢而散,而同样的争议将伴随史泰钦的一生。人们不断质问:为何用艺术卖衣服和杂志?

  史泰钦从未正面回答这一问题。只在晚年,他有些赌气地表示:“我不知道有什么艺术不是商业的。”他还拉来米开朗琪罗挡箭:“他也会喜欢别人为他的作品多付点钱。”

20世纪最杰出的人像摄影家

  那次争议性的签约之后,他的镜头中出现了目中无人的演员嘉宝、狂妄自大的诗人叶慈和盛怒的丘吉尔。人们知道,这些名人愿意在同样有名的史泰钦面前摆姿势;而且,只有同样霸道的史泰钦可以惹恼稳重的丘吉尔。不然,世人目中的丘吉尔,将永远是那副凝重、谨慎、刻板的面容。

  这次雇佣标志着史泰钦创作上的分水岭。他是第一个现代主义时尚摄影师。而这,只是他的摄影历险中的一部分。史泰钦自己认为,“每隔十年,人就应该鞭策自己,好使自我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而在《时代》杂志看来,他正是这样一位革新者,“不断试验最新的小玩意和摄影技术。”他使用早期的口袋相机捕捉巴黎龙尚(LONGCHAMP)马场上喧嚣的人群;他尝试着将两张负片糅合重叠,拍摄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一张是他与维克多·雨果的肖像,另一张则是他与《思想者》;多年以后,他再次采用多次曝光手法,在单幅作品中表现诗人桑德伯格的情绪变化。

  一战中他克服飞机螺旋桨震动问题拍下的航空作品,为后世空中摄影打下基础,被归为“纪实派”。他是“纯粹派”的始创者之一,他的“画意派”作品一再创下天价。他也是时尚摄影的开创者。有时,他从忙碌中抽身,回到自己的花园,灌溉土地、拍摄花朵、植物和昆虫,有一种鸢尾以他命名,“抽象构成派”摄影在这里成熟。

  1947年起,由于史泰钦在摄影界的盛名,他开始出任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摄影部主任,15年间组织了32次不同风格流派的影展,其中1955年的《人类一家》是那个时代最著名的摄影展。1963年,美国前总统肯尼迪为他颁发“自由勋章”。1964年,他被评为20世纪最杰出的人像摄影家。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9-16 22:26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