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百年旧影看峨眉

2019-9-6 10:06|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218| 评论: 0|来自: 收藏快报

摘要: 千年传承,遗产丰硕相传佛教于公元一世纪传入峨眉山,汉末佛家便在此建立寺庙。他们把峨眉山作为普贤菩萨的道场,主要崇奉普贤大士,相信峨眉是普贤菩萨显灵和讲经说法之所。据佛经载,普贤与文殊同为释迦牟尼佛的两 ...

千年传承,遗产丰硕

相传佛教于公元一世纪传入峨眉山,汉末佛家便在此建立寺庙。他们把峨眉山作为普贤菩萨的道场,主要崇奉普贤大士,相信峨眉是普贤菩萨显灵和讲经说法之所。据佛经载,普贤与文殊同为释迦牟尼佛的两大胁侍,文殊表“智”,普贤表“德”。普贤菩萨广修十种行愿,又称“十大愿王”,因此赢得“大行普贤”的尊号。普贤菩萨形象总是身骑六牙白象,作为愿行广大、功德圆满的象征。普贤菩萨名声远播,广有信众,菩萨因山而兴盛,山因菩萨而扬名。

20190904c1602

东晋时期,高僧慧持、明果禅师等先后到峨眉山住锡修持。唐宋时期两教并存,寺庙宫观得到很大发展。明代之际,道教衰微,佛教日盛,僧侣一度曾达1700余人,全山有大小寺院近百座。至清末寺庙达到150余座。近两千年的佛教发展历程,给峨眉山留下丰富的佛教文化遗产,成就了许多高僧大德。

20190904c1601

百年旧影,定格六幅照片

峨眉山佛教历史久远,佛教名胜历代均有修建。然而,除了清代谭钟岳编绘的《峨山图志》,辑有数幅总括式的全山名胜木版画之外,要想看到峨眉山原有的名胜旧貌,要想深入考察峨眉山佛教建筑细部特征却几无可能。倒是有两位日本学者,在近百年前留下六幅旧照,让世人得以一窥民国时期的峨眉山名胜风貌。

20190904c1607

原来,日本学者常盘大定、关野贞两人曾通力合作,共同研究中国古代建筑中的佛教建筑,为此深入中国内地,拍摄了数千幅实景照片。常盘大定既是一位研究古建筑的专家,同时又是研究中国佛教的著名学者,他从大正九年(1920)以后,曾先后五次亲至中国,研究佛教史迹。在与关野贞合作、于大正十四年(1925)出版著作的基础上,又于昭和十五年(1940)出版新著作十二卷 ,并补充了解说词。正是在这些著作中,辑录了六幅峨眉山旧影,而这些旧照片,应当就是上个世纪20年代的实景拍摄。

20190904c1606

这六幅旧照中,有五幅摄自峨眉山金顶,一幅摄自峨眉山万年寺。可以看到,当时的金顶,设施简陋,并没有想象中的金碧辉煌。除了简易观景栏杆之外,大部分建筑为木结构干栏式建筑。由于海拔极高,运输不便,当地僧众因地制宜,并没有修筑斗栱繁复的抬梁式建筑,而采用了巴蜀地区常用的吊脚楼式建筑。这种建筑以梁柱之间的穿插支撑为主要特点,用材不多,但也相当牢固。从照片上来看,与《峨山图志》中的“金顶祥光”版画大同小异,寺庙建筑基本上仍是清代旧貌。而由于万年寺的海拔相对较低,运输建设较为便利,从照片上可以看到,当时万年寺的寺庙建筑相对于金顶而言,更为精美考究一些。仅从建筑部件来看,万年寺建筑使用了瓦顶、牙帐、木雕神龛、牌匾、石阶等;而金顶建筑则只有木质梁柱,基本没有细部雕饰,且上覆茅草顶,则要简陋得多了。

金顶曾有“铜庙” 或有四座“铜塔”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两幅摄于金顶的照片上,出现了三座露天陈设的铜塔。这三座铜塔无论从铸造工艺还是结构布局上来看,都与山西五台山铜塔有某种近似之处。

20190904c1604

据考,五台山台中的显通寺铜塔,原非一座,而是有五座之多,应当是代表“五台”之意。而1920年代的峨眉山金顶,在室外应当也设立有四座铜塔,可能也是用来代表峨眉山的大峨、二峨、三峨、四峨四座山体的。虽然照片上只摄制了三座,但可能原有四座。如果露天陈设的铜塔,的确说明峨眉山与五台山铜塔之间有某种内在联系,这就只能从佛教义理上去解释了。在中国佛教名山中,峨眉山号称为普贤菩萨道场,五台山则是文殊菩萨道场;而普贤与文殊同为毗卢遮那佛的胁侍菩萨,合称“华严三圣”。这曾露天陈设于两座佛教名山中的九座铜塔(五台山五座,峨眉山四座),虽遥隔万里,自有佛法上的冥会神通。

圣积寺铜塔,梁思成曾摄录

当然,说到峨眉山的铜塔,则无论如何绕不开著名的圣积寺铜塔。如今,在峨眉山伏虎寺塔亭内看到的这尊铜塔,实际上当年并非置于半露天环境之下。而是置于圣积寺佛殿室内,只不过因为圣积寺已毁,移置于报国寺而已。虽然当年日本学者未能拍摄这尊室内设置的铜塔,但中国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等曾于1939年亲自考察过峨眉山,为这尊铜塔留下了完整的图档,并有详尽的研究记录,使世人得以一窥原貌。

20190904c1603

可以看到,圣积寺铜塔由须弥座塔基、覆钵式塔身、阁楼式塔顶组成,形制十分特别。塔门上额铸卷草纹饰,额书“南无阿弥陀佛华严宝塔”,塔肚正中辟门,门侧联书为“皇图巩固帝道遐昌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佛日增辉法轮常转法界有情同生净土”。门旁下部还铸有两身护法神,塔基座铸佛坐像;塔身“华严九会图”多为立像高浮雕——主尊居于上部,两旁普贤骑白象、文殊骑青狮,典型的“华严三圣”图像。中部铸罗汉二百多身;或托钵或奉物,造型各异,形态生动。

从照片上仔细辨析,如今我们看到的这座“华严铜塔”,可能已经经过不止一次的拼接重铸,其本来面目并非如此。更为令人惋惜的是,梁思成看到的“华严铜塔”,所称“下部须弥座平面作亞字形”,现在这个“亞字形”基座也不复存在了。原来,上个世纪50年代末圣积寺废,“大跃进”时期铜塔险些被冶化,后来运到了成都,再回到峨眉。铜塔残件回到峨眉之后,“亞字形”铜座已经毁掉了一半,束腰以下都没有了,只能以石座奠基而成。

20190904c1605

抚今追昔,百年旧影看峨眉。中日学者镜头下的佛教名胜,有神奇,有沧桑蹉跎;有独特,有大美无言。无论如何,这些原汁原味的历史图档,不但是中国佛教名山的珍贵存照,更是中国近现代佛教史的生动写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9-19 08:13 , Processed in 0.0624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