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注册  找回密码
     
 

安迪·沃霍尔盛赞:“她天生就是一个演员”

2019-11-13 09:29| 发布者: cphoto| 查看: 401| 评论: 0|来自: 私房艺术

摘要: 小丑,一直是我最喜爱扮演的角色。我认为世人喜欢看到“快乐的小丑”,也正因如此,小丑只能将悲伤留给自己,这和“女性”的角色扮演何其相似?——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这位以“自拍”闻名的艺术家,绝对是 ...

小丑,一直是我最喜爱扮演的角色。

我认为世人喜欢看到“快乐的小丑”,也正因如此,小丑只能将悲伤留给自己,这和“女性”的角色扮演何其相似?——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

这位以“自拍”闻名的艺术家,绝对是当代摄影界中不可忽视的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

纽约著名艺评家彼得·施杰尔达曾评价辛迪·舍曼为“她是那个时代最坚强、最优秀的艺术家”。

辛迪·舍曼

扮成小丑的她,愤怒主妇的她,高级应召女郎的她,艺术名画中的她,好莱坞电影海报里明星的她……

辛迪·舍曼就这样在镜头前变幻着自己的角色。

并通过以上各种身份的转换,唤醒人们对女性的社会角色和性别角色的关注。


凭借这样一系列的作品,辛迪·舍曼成功跻身世界最出色的女性艺术家的行列。

事实上,舍曼的摄影也正是这个时代为女性哲学而讲的故事。

1954年,辛迪·舍曼生于美国新泽西州的格伦里奇。作为家中五个孩子里最小的孩子,她并没有得到家人太多的关爱,而是终日与电视机里的肥皂剧为伴。

和绝大多数喜欢把自己变美、变得讨人喜欢的小女孩不同,舍曼从小就不是个“循规蹈矩”的姑娘。

她羡慕那些穿着高跟鞋、大红唇的性感女人,想要模仿她们,可在保守的家中,化妆是一件禁忌。因而偷偷描眉画眼,成为小舍曼反叛传统和寻找存在感的一种方式。

她喜欢把自己打扮成“别人”,她常穿母亲和祖母的衣服玩,也会偷偷拿出母亲的口红粉底,往自己脸上疯狂涂抹,只是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像另一个人。

舍曼的这些的“不安分”举措,让保守的家人实在愁得不行。

因为他们希望舍曼能做一个所谓的真正的淑女。

殊不知,多少孩子都是从小就被逼着活成父母想要的样子。

而舍曼,也同样是一名在青春期时就被“驯化”为通俗文化的受害者。

1972年,舍曼来到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主修绘画。

大学时代的她,延续着儿时的爱好,常常跑到折扣店、古着店,淘旧衣、老首饰、假发。然后把自己打扮成各式各样的人物,在镜前摆拍和参加社交活动。

但那时的美国社会全盘反对浓妆艳抹。

只有不施粉黛的女人,才被视为大学中有教养和先进的女性。

可怜的舍曼,再度处于通俗文化的边缘。每当她低落的时候,她就会把自己关起来,沉浸在化妆中,通过伪装与社会隔离。

所幸这个小秘密,除了她自己,只有当时的男友罗伯特·朗格知道。

也是在她男友的启发下,舍曼把她的自我疗愈,转变成了观念艺术作品。

某天,罗伯特·朗格对她说:“既然你愿意花那么多时间站在镜子前装扮各种角色,为何不把自己做的这件事拍下来呢?”

因为罗伯特的建议,舍曼豁然开朗,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艺术创作方向。

于是镜头中的舍曼,从带着复古眼镜、留着乖学生头的女孩,变成烈焰红唇、华丽颓废扮相的女人,完全判若两人。





12下一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CPNO ( 粤ICP证B2-20050250 粤ICP备09037740号 )

GMT+8, 2019-12-8 19:05 , Processed in 0.07800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2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