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官方网站

你见过 “变异” 的城市建筑群吗?像卡住的视频截图

2020-5-11 11:39| 发布者:cphoto| 查看:529| 评论:0

摘要:第一眼看到《变异》(Muta-morphosis ) 这组作品,我就被它深深吸引住了。香港,Hong Kong在这组照片中的每一幅作品前驻足,我的脑中都会出现很多问号:这些图像是用相机拍摄出来的吗?是水彩画吗?它们是后期合成的 ...
第一眼看到《变异》(Muta-morphosis ) 这组作品,我就被它深深吸引住了。

香港,Hong Kong

在这组照片中的每一幅作品前驻足,我的脑中都会出现很多问号:

这些图像是用相机拍摄出来的吗?是水彩画吗?它们是后期合成的吗?为什么城市建筑有那么多锯齿边缘?为什么能够透视一个建筑看到后面的影像?

迪拜,Dubai

这组作品的作者是一位名叫穆拉特·德曼的土耳其大叔(1965 年出生),用他自己的话讲 “我的这些城市照片,就好像卡住了的视频截图。”

伊斯坦布尔,Istanbul

“变异” 这个词结合了 “突变” 和 “异化” 这两个概念。穆拉特·德曼认为每一座城市都有着独特的历史背景和独特的建筑物。

可是,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的极速扩张,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无处不在。这样就导致原本风格迥异的城市越来越相像了,失去了自己的特点和韵味,也渐渐地失去了自己的文化。

神户,Kobe

他的这一观点虽然有些悲观,但我在心里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客观事实。中国和土耳其都是拥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国家,也同样都正在受到过度城市化的威胁,城市中的建筑不再是当地文化的体现,不再具有地域特色。

本着这样的担忧,穆拉特·德曼以一条线为基准,通过缩小全景图像的方式,创作了这一系列艺术作品。

伦敦,London

对话穆拉特·德曼
采访者:《变异》这组作品的创作想法是怎么形成的?

穆拉特·德曼:在过去的二三十年,我所居住的城市房地产开发迅速,短时间内摩天高楼几乎占据了整个城市。其实世界上很多城市都是这样一种状况。

然而这些摩天高楼基本都是商业用途,它们只是城市景观的单调重复,并不会被需要住所的居民所用。我觉得这是一种空间的侵略和浪费,也是对城市景观的一种破坏,所以我萌生了创作这组作品的想法。

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

我想去到很多个国家的城市,拍下它们那里类似的景观,让人们做出对比,并意识到问题的存在,呼吁人们重视本地文化和城市自身特色。

不同的人、不同的历史痕迹和生活片段在具有特定历史的城市中作共存,就如同多维空间一样。

但是全球化趋势迫使这种多层次的传统城市结构被新兴的高大建筑切割,旧的质感逐渐消失,城市面貌遭遇突变。

说的严重一点,我甚至觉得这种现象不能叫做变化,而更应该叫做 “变态” 或者 “变异”。

上海,Shanghai

采访者:有人认为,建设摩天大楼不仅象征着雄厚的经济实力,也会增加城市的美感,毕竟有些高楼还是很有设计感的,你同意这种说法吗?

穆拉特·德曼:我不同意!我对于建设现代高楼持有消极的态度。我认为它们丝毫没有体现出人类的发展,而只是资本家想要展现个人财富实力的产物。

它们是空洞的,只会渐渐地分离社群,而不是使人们更加团结。

新加坡,Singapore

采访者:请讲一下这些图像是怎么制作的?

穆拉特·德曼:这些作品的名称《变异》(Muta-morphosis),包含两层意思,即 “突变”(mutation)和 “异化”(metamorphosis)。

作品里的照片都是亿像素全景照片,通过拍摄大量素材拼接而来。不过,在拼接的时候,我并不是简单拼接,而是以一条轴线为基础减少全景图像的内容,在水平方向上也进行了压缩处理,最后呈现出的样子是超现实的,我称之为 “超全景” 图像(hyper panoramic images)。

塞萨洛尼基 (希腊古城),Thessaloniki

通过这样的方式,城市中的历史建筑、住宅区和商业区等处的一些建筑景观被保留,一些被舍弃,反映了城市进化的概念。

最后的画面不具有单一的视觉观看角度,有点像土耳其传统的奥斯曼细密画(Ottoman miniature,也有翻译为奥斯曼缩微画)的风格。这样的方式也反映了全球化和地方传统的关系。

东京,Tokyo

采访者:制作这样一张照片一般会花费多长时间?

穆拉特·德曼:《变异》系列中的照片,每一张的全部素材拍摄时间大约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左右,这要取决于拍摄现场的光线、拥挤程度和物理环境因素等。

后期处理照片时,每一张大约花费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这也要取决于我拍摄的全景图像的总体长度。

有时候被压缩的全景照片的长边可以达到 150000~200000 像素,这样的话图片数据量就会达到 3~5 GB。所以,我需要一个非常强大的电脑来完成我的工作。

多伦多,Toronto

采访者:拍摄这一系列作品的花费高吗?

穆拉特·德曼:所有开销中,占最大比例的是旅行费用。这些费用的一部分是由我现在所供职的伊斯坦布尔萨班吉大学(Sabanci University)所承担的。

学校会为我提供每年不少于两次参加国际会议的机会,这样我就既能够在国际会议上展示我的研究成果,又能在会议举办国家继续拍摄,一举两得。

在去到想要拍摄的城市前,我会做很多事先的研究,比如提前确定好拍摄地点的位置和路线,就能够以最快最准确的方式到达,这样也节省了很多不必要的开销。

温哥华,Vancouver
采访者:你会继续这一系列的城市摄影拍摄吗?

穆拉特·德曼:拍摄《变异》系列将永远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我的目标是为我去过的每一座城市拍摄至少一组 “变异” 视觉照片。

而我的终极目标是在每一个拍摄过的城市中,在比较高端体面的场馆举办一次展览,每个展览不少于 25 幅作品。希望能够实现。

(图:穆拉特·德曼(Murat Germen);文:格瑞特)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