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官方网站

林路:中国摄影,到底缺什么?

2021-2-22 10:43| 发布者:cphoto| 查看:254| 评论:0|来自:中国摄影报

摘要:中国摄影需要什么?这是一个思考了许久的问题,却始终无法得出一个完美的答案。不是因为这个问题大而无当,而是中国摄影给我们每一个人所带来的快乐和困惑几乎是等量齐观, 于是也就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绵绵思绪, ...
中国摄影需要什么?
这是一个思考了许久的问题,却始终无法得出一个完美的答案。不是因为这个问题大而无当,而是中国摄影给我们每一个人所带来的快乐和困惑几乎是等量齐观, 于是也就有了“剪不断理还乱”的绵绵思绪,面对诸多令人困惑的现象,关于摄影教育、摄影传媒、摄影批评以及摄影观念……

一、中国摄影需要营造良好的批评氛围

艺术创作和艺术批评向来被人们比喻为艺术发展的两个轮子,缺一不可。任何一门艺术样式的成熟提高,都是和相关的艺术批评紧密结合的。如果失去了这样一个重要的环节,艺术创造就将成为“独轮车”,难以维系起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这是再浅显不过的道理。

因为离开了批评的监督,或者离开了批评的导向,一方面, 艺术创造很容易成为“一言堂”,成为某种观念甚至是某一个权威的“家天下”,很容易窒息艺术创造的生命力。另一方面,批评的缺位,很可能使艺术创作庸俗化,失去原本应有的生命活力。

安德烈·柯特兹作品
就国内艺术创作的领域来说,在这一方面做得最好的可能就是文学界和美术界,在这两个领域中的批评氛围,一直是引起人们关注的热点。无论是多么具有权威性的“大家”,都无法逃脱随时被点名批评的“幸运”,从而也就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比如曾经轰动一时的“十批判书”,批评者的锋芒直指王蒙、王朔等等文学界的知名人士;又比如美术界的泰斗吴冠中在数年前引发的关于中国画的“笔墨”之争,也引来许多尖锐的批评。

这样的例子在文学界和美术界不胜枚举,尽管在一些场合中也不乏商业炒作的成分,但是对于提升整个艺术观念的变革力度,无疑是利大于弊的。

反观中国摄影界,不是说这样锋芒毕露的批评没有,而是实在少得可怜。尤其是进入21世纪之后,这样一种批评的氛围越来越稀薄,几乎已经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静下心来想想,这样的说法也许并不为过。

首先我们缺少的是宽容的批评环境。没有整个大环境对批评的“纵容”,也就很难形成让人说话的机会,自然也就不可能有批评的出现。

当今的摄影界热衷于说恭维话,习惯于好话连篇,这不完全是批评家之过,而是批评环境的缺失和批评氛围的无法形成之累。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在去年,一位中国摄影界德高望重的老摄影家冷评“商业性人体摄影热”,在专业的摄影报刊头版对现在的中国人体摄影现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然而就笔者看来,这些观点不仅老套,没有说中要害,反而会对中国人体摄影形成一定的误导。于是笔者写了一篇千字的短文,提出了商榷的意见。

令人失望的是,编辑的回答颇具玄机:文章很好,立论准确,也有足够的批评力度,但是不适宜刊登。因为被批评者是一位摄影界的老前辈,就可以被当作佛像一样被供养起来, 来不得半点“不恭”?不久以后这位老前辈因年事已高“仙逝”,我也从此失去了原本可以对话请教的机会。我理解编辑的最终决定也是言不由衷的,是整个大环境大气候所致,是中国摄影批评缺位的典型写照。

如此长期以往,中国摄影要想保持新鲜的活力,恐怕只能是一句空话。

爱德华·韦斯顿作品

批评的缺位也还因为中国摄影本身就缺乏批评的力量,缺乏真正对摄影批评有责任感的专家和名家。我不是说中国摄影界没有这样勇于直面人生的批评者,但是像鲍昆、胡武功、王瑞这样一些敢于面对摄影界的伤疤狠狠揭开、大胆鞭挞现实的批评者实在是少得可怜。加上前面所说的大环境所致,即便是一些曾经锋芒毕露的风云人物,也被现实的剃刀渐渐磨去了锐气,变得谨小慎微起来。这不能不说又是中国摄影的一大悲哀所在。

营造良好的批评氛围,让人说话而不仅仅是让人说好话,这是中国摄彩振兴发展的必由之路,也是让整个文化界对中国摄影能够刮目相看的唯一可能。没有批评的艺术创造固然可以营造一时间的“花好月圆”,但是 一定经不起“吹落黄花满地金”的一夜秋风。

二、中国摄影需要广泛普及摄影史论知识

从摄影教育想到了摄影史知识的普及。摄影史知识对于摄影人来说,如同根脉对于树叶的关系。离开了根脉的营养输送,要想长成参天大树无疑是空想。然而如今的中国摄影人对摄影史的漠视,已经到了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步(曾经做过一份没有发表的调查文本为证)。摄影在文化和艺术领域被人误解和小看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正是出于对历史的无知——这绝不是耸人听闻。

和美术界的朋友聊起历史,很难想象一些卓有成就的画家在绘画史方面的知识是一知半解的。 他们对中西方美术史如数家珍的精辟见解,注定了他们在历史长河中的准确定位,从而也成就了他们继承和创新的种种可能。退而次之,即便是一些业余的美术爱好者,即便技法和技巧还不成熟,但是对于美术史的了解,也远远胜过业余摄影爱好者对于摄影史的重视。

当然,美术的历史远远长于摄影,留存的艺术典范自然胜过摄影。但是,这也不能因此成为摄影者对历史漠然的理由。任何一门艺术创作,如果对历史的发展源流一无所知,很难想象能够成就大气。

马丁·芒卡西作品

那么,专业的摄影教育对于摄影史的重视是否够了?回答是否定的,也是让人失望的。尽管如今任何一所大专院校的摄影系或摄影专业都会有摄影史的课程,但是所投入的师资力量以及重视程度,都是远远不足的。我曾经受聘在多所大专院校讲述和摄影史相关的课程,在大学三年级的学生中作过一些调查。问卷显示,这些即将毕业的学生对于中外摄影史的熟知程度,远远没有达到理想的水准。曾经有过的摄影史课程大多只是一种点缀,使有的学生对摄影史的理解,还仅仅停留在非常粗浅的层面,令人惊讶。

摄影史能给我们带来什么?一种智者的思考方式! 160多年的历史固然短暂,但是摄影家凭其融会贯通的力量,几乎完成了比如绘画需要数千年才能成型的流派演变。有人不无嘲讽地说,摄影的历史是鹦鹉学舌的历史——是模仿绘画的历史。但是摄影自身的成型过程,还是顽强地证明了摄影的魅力。

从历史中汲取营养,无疑可以让每一个摄影人以更为清醒的头脑,以智者的思考方式在更短的时间里达到更高的高度。我们现在许多摄影人的自以为是,正是因为出于对历史的无知和漠视。缺乏了对摄影史层面的思考和理解,无根的状态对于个人乃至群体的发展都是很危险的。

同时,理解摄影历史的演进,对于保留和拓展自身历史的空间也是非常有益的。近年来我和研究生一起对上海的摄影史做了一些梳理的工作,尤其是采访了许多至今已经年逾古稀的摄影前辈,更加感慨摄影历史的缺位对后来一代人所带来的严重后果。这些曾经声名卓著的老摄影家如今少有人知,他们在整个历史长河中所做出的贡献以及积累的丰富经验将会随着他们的离去而灰飞烟灭——令人感到心颤。

这些日子还接触到了一些在国内甚至在国外也是颇具影响的老一辈摄影人,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在有生之年,将自己对摄影曾经有过的贡献留下一些痕迹,以告慰后来之人。但是他们有的不得不自己掏出一生的积蓄,出版画册和专著,并目还四处奔波推销展示。更多的则受困于经济原因,任凭历史的影像渐渐远离尘世。了解摄影的过去和抢救摄影的历史,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但是在摄影界又有多的人真正给予关注?沙飞因其女儿的努力才得以重见天日——中国摄影界还有多少“沙飞”埋没人间?  

理解摄影史,是对摄影的尊重,是对历史的尊重,也是对摄影人自身人格的尊重。即便你已经有了今日的辉煌,难道你不希望在成为历史的那一刻也能得到后人的尊重?

三、中国摄影需要更多优秀的摄影推动力

这里所说的推动力,主要是指各种传媒(包括杂志报纸,电视、网络等)、艺术机构(包括博物馆、画廊、艺术市场等)、以及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摄影节和摄影比赛等。这些传媒、机构、活动不管其初衷如何,对于摄影的推动在某种意义上都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但是如何从积极的意义上完善和强化这些推动力的作用,减少其可能带来的负面的影响,也应该是我们目前需要讨论的话题之一。

多萝西娅·兰格作品

先来看看传媒,比如摄影杂志。在当下的中国摄影界,摄影杂志的数量和影响力还是有目共睹的。不仅有中国摄影家协会的机关刊物《中国摄影》《大众摄影》 《中国摄影报》等不同定位的摄影类报刊杂志,也有偏重于某一类主题或每一种风格的杂志, 如定位于人像的《人像摄影》,侧重于国外摄影技巧介绍的《摄影世界》以及偏重器材和技巧的《摄影与摄像》等。更有这几年发展势头呈上升趋势的《摄影之友》,不仅在摄影界中具备了强有力的竞争力,其衍生的《今日人像》《中国商业摄影》等大有吞噬同类杂志之“野心”。

尤其让人感到欣喜的是,这些年来随着摄影杂志的竞争日趋激烈,摄影杂志的质量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记得1994年,我曾经仔细比较了《中国摄影》杂志和《美国摄影》杂志的差异,给《中国摄影》写去了近方字的文物,指出了《中国摄影》杂志的不足,并且建议通过集中专题的方式,加大中国摄影杂志的力度和厚度。

10年后的今天,《美国摄影》 杂志似乎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但是《中国摄影》杂志无论从整体的容量还是内在的质量上都有了质的变化,足以和世界一流的摄影杂志同台竞争,从而也让人看到了中国摄影杂志的希望。

然而有一个问题是不得不引起我们重视的,这就是当今各种传媒对摄影人的引导方向的问题,也就是对于现代摄影具有至关重要影像的摄影媒体,究竟要将中国摄影向哪一个方向引领,这是不得不加以关注的重心所在。

还是来看杂志,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一个现实问题是: 当今的中国摄影杂志,更多的是在迎合摄影群,以“献媚”的方式笼络人心,而在引导摄影方向这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上,依旧表现出举棋不定的犹豫姿态。他们害怕因为引导不力,反而会失去原有的读者,从而呈现出举步维艰的格局。尤其是一旦市场调查的数据表明杂志的内容和风格不被读者所理解,就很快会重新回到原来的立场,宁可放弃引导,而是采取迎合的态度。尽管从某种意义上说,杂志的编辑心知肚明,但是也迫于市场的“淫威”,采取了尽可能保守的策略。

安塞尔·亚当斯作品

还是以《中国摄影》杂志为例,正如前面所说,这些年来无论从容量和质量上看,都足以和《美国摄影》杂志抗衡。但是和《美国摄影》杂志最大的一个不同,就是在专业水准上缺乏足够的稳定性。尤其表现在杂志的定位空间上,常常在雅俗之间、在专业和业余之间摇摆不定,让人时而惊喜,时而失望。这和《美国摄影》杂志数十年来一贯稳定的编辑方针相比较,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此外,我们的专业杂志还是缺少丰富性和多样性的空间。通过这些年对国外摄影杂志的观察,发现英美等一些欧洲国家的摄影杂志具有相当丰富的定位空间。不仅有综合性的摄影杂志,而且还有各类不同针对性的专业杂志,如以收藏品为展示空间的《黑白摄影》,以大画幅相机为重点的《照相机视野》,以报道类摄影为重心的《摄影区域新闻》以及高品位的艺术类摄影杂志《光圈》等等,这样就适合了不同的读者群,起到了对摄影艺术全面推动的作用。这些类型的杂志其实也同样是中国摄影杂志所迫切需要的大市场,不同的定位可以使杂志办得更为专业,对摄影的全方位的推动效果也是不言而喻的。

这里不妨再来看看摄影节和摄影比赛的空间。无可讳言的是,如今中国的摄影节和摄影比赛,从本质的意义上看,也还是迎合的多,引导的小。且不说那些完全从商业的角度出发、 利用摄影作为平台促进地方经济的摄影比赛和摄影节,这些以摄影作为“陪嫁”的操作当然无可厚非,但是对于中国摄影的推动意义,是无法放在这样一个层面上来论述的。

我们这里所指的一些国家级的摄影比赛以及一些冠以中国摄影家协会头衔的摄影节,尽管从比赛和展出的作品层面上并不低俗,但是远远没有达到引领摄影潮流的目的。出于平衡和综合的保守观念,即便是国家最高级别的比寒和展览,这些年来从总体水准上并没有大的提升,原因恐怕也在于此。甚至于一些标以“国际”级别的摄影节,展出的水准之低,令人难以想象。

一个最为简单的例子:一个以中国摄影家协会冠命参与的国际摄影节,由协会所提供的作品,却是多年以前在其他地方多次展出过的“ 老面孔”,令人失望之极。也许在这一个层面上,经过五年风风雨雨洗礼的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已经具备了成熟的底蕴,海纳百川的摄影空间,才是摄影人所真正希望看到的格局,对于中国摄影的推动才有资格站出来说话。

罗伯特·卡帕作品
此外就是博物馆和画廊这样一个摄影空间,对于摄影的影响力也应该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基于中国摄影市场尚不成熟的这样一个事实, 以及这一个话题需要展开的空间也太大,暂且先放一放吧!

四、中国摄影需要高层次、全方位的摄影教育

前几天刚刚给新入学的摄影专业的新生“训话”, 原因是读完这些稚气未脱的孩子对于摄影的认识,马上就有了想说点什么的欲望。尤其是一些因为种种原因很不情愿地进人摄影专业的新生,抱着跳槽的想法,流露出对摄影专业不屑一顾的轻蔑。我并不想给他们灌输什么宏大的理想和纯正的理念,只是想让他们至少对摄影有一些基本的认识。

但是我的底气在“训话”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不足,不是因为我不善言辞,而是摄影本身在“艺术类”专业中实在难以和其他的专业竞争。尽管这些年全国各地的大专院校纷纷上马摄影专业,几乎有了“祖国山河一片红”的大好形势。然而摄影教育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恐怕很少有人可以说清楚。

摄影器材的日益专业化和摄影思维的相对简单化,让几乎所有的业中人士和圈外观众,都越来越不将摄影当回事。这也是摄影专业最终沦为艺术类中迫不得已选择的终极原因。

不久前在一次国际摄影节的摄影论坛上,主办方提出关于摄影教育体系的命题。我当即便以为提出这样的命题讨论为时过早,据我所知,在摄影教育这样一个大环境下,摄影体系的构建,首先需要高素质的专业师资队伍作为保证。而摄影师资的薄弱在中国摄影教育界是有目共睹的,因为长期的历史原因,本来就不具备很好的基础。通过调查可以看到,如今的摄影专业师资大多是从美术专业转行而来,鲜有对摄影教育真正在行的专家。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连基本的共识都难以形成,惶恐论及“摄影教育体系”。

我想现在重要的是强化师资自身的修炼,加大力度引进国外优秀的资源,尽快消弭空中楼阁与地面的距离,才有可能在尽快的将来完善一套真正切合实际的摄影教育体系。

尤金·史密斯作品

中国摄影的确需要高层次的摄影教育,这不仅体现在大专院校的专业摄影教育中,更体现在整个民族对摄影的认识上。唯其这样,摄影才不会被冠以“偷懒的绘画” 的“罪名”。比如摄影的函授教育,就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多层次的弥合作用,拓宽了专业摄影的知识层面。但是这远远还不够,还需要通过更多的空间让人们理解摄影,尊重摄影,在更高的层面上彰显摄影的魅力。如今全国的摄影爱好者和摄影发烧友不计其数,真正有效地提升这样一个层面的素质,才是百年大计。

正如在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上,一些英美的摄影教育专家提出了摄影教育的五个“不一定" ,给人以颇多的启发。他们认为,编写的摄影教程不一定是给高校用的,而是面对所有的摄影爱好者;学摄影的不一定是年轻人,摄影教育可以普及到每一个年龄层次;摄影的授课内容不一定大而全,必须有所针对性;学摄影的不一定非要干摄影,摄影教育可以成为一种素质教育;数码摄影不一定会改变教育模式,艺术和观念教育是最为根本的东西……

五、中国摄影需要加快观念形态领域的更新  

综合上面的这些话题,引向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国摄影最为迫切需要的是加快观念形态领域的更新,也就是对摄影的认识和把握的问题。这里所说的观念,并不是单单指局部创作领域中的观念性实践,比如那些大专院校的摄影专业学生在这一方面可能已经走得很远。而我想说的观念,是指整个摄影界乃至摄影文化相关的领域,对于摄影的认识观念的重新定位问题。

摄影作为一种文化现象, 在当今的社会中已经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理解摄影和尊重摄影,应该成为整个社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也许是由于摄影自身的“不争气”,或者因为摄影的快速普及造成的摄影的快餐文化的流行,因此对于摄影的认同,在当今的中国摄影界和文化界,依旧不容乐观。

早在十多年前,报刊上就流行着这样的说法:“ 摄影艺术是偷懒的绘画,五音不全的音乐,装腔作势的诗歌,狗屁不通的文学。”“摄影艺术还没有形成自己独立的人格,摄影艺术还没有揭开自己真正的历史。”十多年后的今天,这样的说法依旧大有深意。

首先是摄影人自身的素质远远没有达到让人信服的水准,摄影人的形象依旧停留在按快门的“画家”这样一个附庸者的层面上。我在《中国摄影报》上曾经撰文对摄影人的形象提出了尖锐的批评,结合实际创作中的一些令人遗憾的现象指出:“以前常有文章说摄影人的文化素质不行,看来确实需要补上一课了。摄影的历史和其他艺术史相比较,固然短了许多。但是也不能因此找到理由,认为摄影人就可以放弃对文化修养的修炼,将自己放到一个永远也被人看不起的位置上。

罗伯特·杜瓦诺作品

不要以为自己比别人多了一件摄影背心,多了一些价格昂贵的摄影器材,就可以凌驾于其他人之上,在应该遵守公共道德的场合为所欲为。这样不仅仅是败坏了摄影界的名声,其实对于自身的创作水平的提高,也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静下心来多读点书,多从内心深处修炼自己,在尊重别人的同时赢得别人的尊重,你的摄影创作也许会更上一个台阶。”

此外,摄影人的创作观念也很难说到了一个足以“傲视群雄”的水准。相反,许多非传统意义上摄影群体的介入者,尤其是在美术等领城的高手,一涉足摄影, 就将摄影的观念释放得淋漓尽致,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摄影的观念已经在这样的群体推波助澜下,走向了“大图像”的空间,进入了更为广泛的视觉创造的领域。因此,摄影人和摄影界的观念不尽快更新,很可能让人更看不起。

比如从中国摄影一以贯之的“唯美”摄影空间来说,对于推动全民族的摄影创作热情来说,对于摄影器材的普及和推销来说,无疑是利大于弊的。但是这样一种缺乏思想深度的唯美的轨迹,导向的不是摄影的高层次,而是浅层次的无意识徘徊。

即便我们承认这样的审美维度是不可或缺的,因为摄影失去了这样的审美维度,最终会变得没有诗意,那将是一种的悲哀。因为在审美或诗意中,蕴含着人类对自由的向往和对更加美好生活的想象。可惜的是,诗意或美本身只是一种动力,而不能提供面对具体现实时的可行性方案,而且单凭诗意或美并不足以保证对自由的向往就真能引导人走向自由。

更可悲的是,在某些时刻一味强调诗意和美,恰恰阻碍了人们对现实中存在的苦难和不公的认识。说得难听一点, 沙龙的和唯美的摄影无疑是一剂思想的鸦片,它只会在更大的程度上窒息摄影的灵魂,而不是单单靠一点表面的繁荣和漂亮可以来拯救摄影者的。为什么拍摄?拍摄什么?怎么拍摄?这是一个放在每一个摄影人面前的问题,除非你将自己放在一个更低的层面上,你可以弃之不顾——这就不是文章所涉及的范畴。

尤其需要重视的是,当今的中国摄影需要更多释放而不是压抑——这里所说的是指整个大环境所应该具有的基本的氛围。这里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摄影者和整个摄影群体应该拿出自己的勇气和信心争取更多的自身的利益。另一方面希望整个社会的意识形态领域多一些宽容的气氛,少一点莫名其妙的制约。动不动就将一些很正当的摄影行为归入意识形态领域的范畴,罔顾左右而言他,令摄影者惶惶不可终日。这是一个共同努力的过程。

其实说白了,即便是诗意或美只不过是一种笼统的构建, 在诗意或美的背后依然是各不相同的价值观、人生观等与现实密切相关的“政治性”的东西。中国摄影界有没有能力和勇气完全推翻长久以来的审美教育思想,全力来营造一一个更令人舒心的创作环境?或者至少在容忍应有的消费性的审美欣赏的同时,更多地将摄影这样一个“大图像”的概念指向更为广泛的批判性的领域,从而真正以参与者的身份进入文化的空间,再造摄影真正的辉煌?

中国摄影需要什么?
需要的东西真的太多太多,但是也不能操之过急。这里提出的一些观点,也许有点偏激,但却处处充满了美好的期待。即使到了那一天,中国摄影已经到了让人赏心悦目的地步,我们还是会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更何况是在今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下级分类

图文热点

热门推荐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