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摄影在线 首页 摄影大家 吴旗 查看内容

窥视“窥视”——鲍昆

2021-9-13 20:45| 发布者:cphoto| 查看:79| 评论:0

摘要:窥视“窥视”——鲍昆  黑夜,是世界的另一面,也是人的另一部分生活。如果白天是一个理性的秩序世界,黑夜则是感性和宣泄的世界。人们在黑夜中,还原自己更为真实的面目,性爱、迷醉和裸露。黑夜,也是欲望的梦境 ...
窥视“窥视”——鲍昆

  黑夜,是世界的另一面,也是人的另一部分生活。如果白天是一个理性的秩序世界,黑夜则是感性和宣泄的世界。人们在黑夜中,还原自己更为真实的面目,性爱、迷醉和裸露。黑夜,也是欲望的梦境。白天压抑的精神在睡梦中获得释放,梦境给了人们自由的享受,让其凭借无边无际的黑暗幻想自己的能力。黑夜更是恐怖和犯罪的理由,吸血鬼的传说长期是西方人的梦魇,而蒲松龄的《聊斋》,则是中国人借鬼魅之说在黑夜中诉说对自由情爱的浪漫遐想。人类的邪恶在黑夜的蛊惑下,也突然增加了能量,黑夜成了罪恶的摇篮。黑夜于是成了一种隐喻,成了文学家和艺术家描述心情和社会罪恶时的情境素材。

  一九二四年,布拉塞的第一本摄影集《夜之巴黎》(Paris By Night)一出版,就震惊了法国。在这本书中,布拉塞以摄影的方式,洞见了他所看到的巴黎的黑夜。他几乎拍尽了黑夜中巴黎各种角落:在黑夜中依然劳碌的巴黎劳动者、无家可归的流浪汉、醉鬼、同性恋、吸毒者、在路上挤眉弄眼拉客的流莺,以及脑满肠肥的上流社会精英光顾流连的场所。黑夜给了巴黎另一面的表情,布拉塞也用照片给白天辉煌和道貌岸然的巴黎,注解了另一面的身份。这正好是阴阳两界的巴黎,就像这世界上任何事物一样。在布拉塞的照片中,黑夜的巴黎绝不仅是一座被黑夜笼罩的城市,更是人另一面的精神世界。巴黎就像一个躯壳,装载的是巴黎人的灵肉生活。布拉塞的夜巴黎摄影,从此给了无数摄影人以启示,拍摄黑夜,拍摄人的另一面。

  具有摄影师和艺术家双重身份的吴旗最近也推出了一组以黑夜为对象的摄影作品。这组名为《白天不懂夜的黑》的摄影,以黑夜作为一个话语空间展开对人性隐秘一面的思索。吴旗的“黑夜”和布拉塞的“黑夜”是完全不同的黑夜。布拉塞是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对悱恻的巴黎夜晚进行记录,而吴旗则是利用黑夜里的“窥视”来窥视人性。吴旗将自己的窥视空间锁定在自己居住的城市——郑州,一个正在从传统的农业色彩极浓的“大村镇”转向现代化都市过程中的城市。这个城市为吴旗的摄影提供了一个背景,而且是一个变幻的旋转的背景。这有些像舞台,背景为表演提供一个隐喻的烘托。这些背景是夜晚城市的街道和胡同,还有现代化的标志性建筑,以及城市边缘的林地和正在拆除的废墟。在这些变换的背景中,吴旗摄影的主要内容都是两性之间观看的关系,而且以男性对女性的窥视为主。吴旗在暗示,黑夜和男性之间是有着某种同质性的。在这些影像中,女性的形象似乎都显得有些无助和不设防,男性则是主动和观看凝视的一方。他们或在街头,或在暗处,其动作都显得十分的暧昧,好像一群徘徊在女性之外的幽灵。在轮换的场景背景中,这种凝视的偷窥似乎无处不在,显得极具压迫性。吴旗似乎想说男人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这个世界充斥着男性的权利和欲望,而女性则只是这种权利和欲望的对象物。许多凝视显得下作,甚至充满威胁,构成了一种紧张的两性观看关系。性别身份也在这种紧张中得以构建。

  那么吴旗的摄影是否只是给我们强调了两性的身份和冲突呢?他的摄影还有什么可以告诉我们的呢?他是否只是在用摄影符号化和理论化两性之间的不平衡呢?答案应不止于这些。我们在他的摄影视框中看到了弗洛伊德和雅克•拉康精神分析学的影子,也看到吴旗自己也进入了一种“凝视”。但这个“凝视”不是弗洛伊德们的性别的凝视,而是在此之外“他者”的凝视。他的场景既有贫寒的底层废墟胡同,也有富裕的象征物别墅,但无一例外,他都把性别的“凝视”关系置于前面。于是,两性之间微妙的关系就具有了阶层和财富的意义。吴旗似乎想告诉我们,性别也是一个历史的、文化的、经济的关系范畴,它是离不开社会情境的。同样,性别又驱动了生活,是人本的基础。这也许就是吴旗选择在黑夜中去窥视“窥视”的动机,也是他和布拉赛的区别。

2007-6-1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