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官方网站

1900传奇(THE LEGEND of 1900

2007-11-16 10:52| 发布者: | 查看: 3807| 评论: 0|来自: 精英博客

1900传奇
 
THE LEGEND of 1900
 
 
或译《海上钢琴师》、《声光伴我飞》
故事片(美国)   1999年出品
荣获1999年金球奖最佳电影配乐
 
编剧:乔塞普·托纳托 Giuseppe Tornatore
导演:乔塞普·托纳托 Giuseppe Tornatore
演员:蒂姆·罗斯 Tim Roth
   浦路特·泰勒·文斯 Pruitt Taylor Vince
   克拉伦斯·威廉姆斯 Clarence Williams
   比尔·南 Bill Nunn
   梅兰妮·茜瑞 Melanie Thierry
出品:Fine Line Features
 
 
 
 
    做这部电影的人一定是一个在内心之央对这个世界毫无留恋的人——他悲观莫名,厌倦了世间的声名所得,亦不喜与人交往,看透了这世间的一切。他只对一个也许根本就不存在的飘渺世界心向往之。当他闭目冥想,他会经常地在心中看到有一个宁静的所在居于不远的地方。他是一个仅仅愿意生活于内心之中的男人。在心中思想,在心中漫步,在心中起居,最后,在心中走完他的一生。
    现在,他想通过一部电影来铺陈展示自己的这个梦想。
 
    这影片说的就是一个人如何渡过他的一生的故事。与那些写实性的影片不同的是,它展示的是一个人的飘渺如梦一般的生命旅程。他都不肯在陆地上见到人群。他将一群人放逐到了海上——一条如同梦一样的大船“维基尼亚”号,在海的深蓝里漂浮。就像青草生于土地,云朵浮于空气之中那样,一个孩子被他的母亲遗弃在了大船上。没有国籍,没有姓名,没有民族,没有出生日期。他在这条大船的底仓里,在一个随着海浪动荡的摇篮里渐渐长大。当那个收养他的水手死去时,孩子坐于大船底仓的舷窗里面,舷窗紧挨着海面,镜头慢慢地拉开,一个极宽阔的全景中,孩子的眼晴,一双忧郁且孤独的孩子的海水一样深蓝的眼晴看着宽阔无边的大海。那些平缓的海浪,那种浓郁的深蓝色的广阔的大水,这便是他的家。他不知道陆地,不知道高山,不知道高原和大河,也不明了那些在喧嚣拥挤的城市中的忙碌的人群,是如何打发自己无聊的一生的。他只在这条永远在海上漂荡的大船上呼吸、冥想和倾听。
    一切就像是自然发生的那样,一个夜晚,他从幽暗的底仓来到一个华丽的世界。他渐渐地走近,目光扫过那些优雅的舞步,穿过那些衣香鬓影,径直地到达一个坐于钢琴前的男子身上。他听到一种声音从他的手指上断续地出现。他知道他应该坐在那个地方。或者说,他就是为音乐,为向人们展示在这个污浊的世界上,还有一种洁净的类似空气一样的灵性存在而降临人世的。海上,大船——这有别于陆地和城市的世俗、喧嚣和污浊的所在;音乐——这远离尘世的仿佛虚空中的无有,令这导演为之意荡神迷。他让这孩子居于一个尘外之所,为一种虚空的存在活着。一个海上的深夜里,那个肮脏的孩子,像个精灵那样,来到那架巨大的钢琴旁。肮脏的手指抚触琴键,干净的如同天籁一般的声音惊醒了梦中的人们——更确切地说,是他将那些活在世俗的污浊中的人们惊醒,并把他们带到了梦游之境。自此,每日,他就坐在这架钢琴旁,面对那些横渡宽阔的大西洋,从欧洲到美洲,或者从美洲到欧洲的人们,自顾自地即兴地弹奏着没有名字的曲子。他看着那些旅途中的人们,他们的神色,他们的性情,他们的疲倦和幸福,他们背后的隐密生活和阴险勾当,他们对踏上新大陆的渴望和惊讶,最后都成为他手指间流淌出来的音乐。无数的人从他的面前走过去了,从海的这一边,到达海的那一边。世态的炎凉,那些过客的匆匆神色和内在的生命活动,一一地出现在他的心中和音乐里。
    他从未走下船去。他从未做过他不喜欢做的任何事。这真是令人神往!他只是在弹琴。他从未离开过这深蓝的海水。没有什么比这个梦一般飘渺动荡的大海更让他觉得真实可靠。他的朋友,那个小号手说:“你为什么不走下船去?你与这个世界只隔着一条木板。你只要走过这条木板,你就会得到一切。”他站在甲板上,凭栏看着那些走下船去的人们,看着这个世界上的过客,从一个红尘滚滚的世界,远涉重洋,到达另一个滚滚红尘的世界。他目光澹定,无动于衷。
[FS:PAGE]
    直到一日,极平常的一日,那些追名逐利的人们,为了他的音乐可以换成钱来为他录音。对陆地上的事情一无所知的钢琴师坐在了钢琴旁,毫无思绪地抚动琴键。偶然的一瞥,一个女子出现在圆形的舷窗外。这一刹那,肯定是神的指引,一个女子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女子看不见船仓中的他,冗自地梳理着她湿润的头发。他望向这个女子,刹那间的一种东西在心中发生了。充满爱意的、舒缓、深情、来自一个极远之地的声音从手指中不由自主地流泻而出。他定神儿地凝视着她,仿佛一只手轻轻地拂过那个女子潮湿的头发,她单薄的背,她清澈的眼睛,她平滑的额头。有一种将要融化的东西从心中过去了。又仿佛远远地坐于一地,面对大海,那种蓝色,淡到极远处的海水及天空,一如飘渺无极的所在,此时的他与她仿佛如空气一样成为这虚无的一部分。没有世间的存在,也没有谁能够告诉这音乐来自何处。那个女子在甲板上独自地走动,风吹卷着她的头发,若有所思,亦若无所思的样子。他想靠近她,又踌躇不已。他无法用别人习惯的语言表达这种对神的感激和来自内心的奇迹。他在背后练习一种勇气,希望来到那女子的身边说出他的这种无以名状的爱意。在大雨滂沱的甲板上,他来到她的身边,想把那盘溢满他的爱情的音乐送与他的爱人。他想让她知道他要说的话。这是世俗的爱吗?他在黑夜之中来到船仓中,像个少年那样寻找并偷偷地亲吻他的爱人。他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女人,有那么多的女人出现在他的生命经历中,为什么没有一个驻足心中?他看到的是心中的一个期待已久的所在,它难以言表的美好、纯净、令人心碎、且充满无尽的伤感!他只想为这种东西活着,世间的那些东西,那些无数人追逐不已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船终于到达美国,行将离去的时刻,女孩儿亲吻他而去。他笨拙地表达着自己,说出来的不过是他曾经认识那个因为听了大海的声音才对活着重新建立信念的女孩儿的父亲。那张录有他全部的爱意的唱片却没有递到她的手里。他知道他与她擦肩而过了!
    世俗世界是如此的不可靠吗?那些人人都在追逐的东西真得就是最好的吗?陆地上有些什么东西可以让他放弃这种空灵玄想式的生活?此刻只有这样一个女人,在这样一场海上的相遇中点亮了他的内心!他告别朋友,告别这条对他来说仿佛诺亚方舟的大船和海,准备上岸去寻找那个消失于都市中的女人。他走下大船,他站在舷梯的中央,俯瞰如同坟墓一般的纽约。那些高大的楼群,永远望不到尽头的楼群,在清晨的微光和烟霭之中形同鬼魅。那是什么地方?那里有些什么?为什么那个令人恐怖的地方会吸引人们远渡重洋奔向那里?他漠然地看着那些兴奋的人们消失在那座磅礴无边的都市之中,他仿佛已看到这城市背后的狰狞,看到了人们为生计奔波中的劳顿和疲惫,也看到了人们之间那种越来越实际和功利的冷漠以及残忍。他看到一只大鸟无声地飞向那座巨大的城市,然后预言式地将帽子抛向陆地。帽子在空中飞舞却又重新落向海中。仿佛是在自己的身后听到了另一种来自海上的声音,他听从了这一声音的召唤。他转身过去,回到船上。
    这一刹那,我想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厌倦。他真的是厌倦了!
    我总在想,人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那些永无尽头的欲望和所得吗?我总不相信这些。因为我感到它们不足以成为活着的唯一理由。人活着,总为了更大的或者是更重要的一个所在,比如会因为一种信念、一种愿望,比如会因为爱着什么人,尽管在远方,尽管在一个你可能毕其一生也永远不能到达的一个远方。这种存在都会成为一个坚定的理由。
    新的时代到来了,“维基尼亚”号停航了,海上的梦做完了,人们进入一个实用而且无趣的时代。那些飘扬在人们心中的梦想,那些飘动在海风中的潮湿的女人的头发,那些从无数人的心中抚触而过的深美而且伤感的音乐,都已经成为过去。破旧的大船停泊在港湾中,苍老的身体,那种历经一切的表情,面对这个繁华的世界一言不发。它知道它过时了,海洋已经过时了,海浪的声音不再打动尘世中的人群,诗一样的漫长的海上旅行为迅速到达讲究效率的空中飞行所取代。一个海上的钢琴师一夜之间成为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人们匆匆走过,奔向金钱堆集的地方,奔向美女出没的地方。没有人再会停下脚步,听一个来历不明的钢琴师弹奏一首没有名字的曲子。小号手通过那台老式留声机,那张拼接起来的磁盘播出的曲子在这条将要炸成碎片的大船上四处寻找钢琴师。破败的大船形同废墟,不复见到当年的奢华和隆重。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一切不过是过眼烟云。小号手再次地问他的朋友——就像我们再次地追问一样:
[FS:PAGE]
    “你为什么不上岸去?”
    他躲藏在残旧的黑暗中,平静地说:“上了岸,何去何从?爱一个女人?买一座房子?买一块地?看一种风景?然后慢慢地走向死亡?太多选择,我无所适从。漫无止境,茫茫无际。思前想后,你不怕精神崩溃?那样的日子怎么过?我生在船上,长在船上。世界千变万化。这条船每次只载客两千。它既载人,也载梦想。但范围不过从船头到船尾。在有限的钢琴上我能自得其乐。我过惯了这样的日子。陆地呢?对我来说,陆地是条太大的船,是位太过漂亮的美女,是一段太长的航程,是瓶太浓烈的香水,是一首无法弹奏的乐曲。我无法舍弃这条大船。我宁可舍弃自己的生命,反正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记得我。”
   
    不再有大海,不再有钢琴和飘渺无极的音乐,不会再有浪漫飘渺的海上航行。就像告别一个时代一样,他的手指在虚空中划动,音乐在空气中响起。这音乐唤起的是一个无名的海上精灵对一个女人的记忆吗?我想不只这些。这个如梦一样与他擦肩而过的女孩儿,其实是一个消失在远方的、永远不能再回来的美好的时代——那是一个人的梦想,那个梦想永远地过去了!
    如此飘渺、如此干净的一个梦一样的时代,就这样过去了吗?
 
 
 
2002年7月10日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菊花乎?茶伤乎?
发布者:qq (2006-03-19 21:18) 
说的太好了!叹。
发布者:yanan (2006-03-04 02:52) 
超级喜欢这部片子!当初学校贴出海报作宣传的时候,把它和《钢琴师》搞混了,因久仰后者大名,就屁颠屁颠地跑到礼堂去看,才发现错了。但,值!我觉得1900跟狄金森有几分相似:都是极度骄傲自负的人,都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只是前者的行为更不羁一些!
发布者:albertyhl (2006-03-04 01:37) 
咱说老实话,我不是心理医生,不知道如何解决你的这个问题。我也陷入过这种焦虑当中,也曾找过心理丈夫给说说,但我以为说得很差,让我有一阵子对他们很不大看得上。当然也可能是我没有找对人。我的感觉,是可以自己调节一下。你看心理学方面的书,看精神病学方面的书,再对自己敏感一点儿,再有想体验和研究他们的特别欲望,很容易把自己假想成个精神病前期患者。其实没有那么会儿事。不必执着到这个角色当中去。心中有点儿距离感地看着那些精神病人,是不是好一些呢?如果不这样,那些拍过精神病院的摄影师,那些一天到晚在那里给他们治疗的大夫们,不都麻烦了?当然,太过冷静,是不是另一种精神病?也说不准。只是这个是不是精神病的界限在那里,我不知道。而且,我无端地觉得,一个人正常不正常,得看由谁来说了。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说,就是让你自己心中闲下来,安静下来,别躁动。把所有答应下来的狗屁稿子全推掉,那玩艺儿太闹心了,我就深受其苦。少上网,这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更让你不得清静。要想在网上保持正常的头脑,得麻木到一定的地步、或者机灵到一定水准才行。电视那鸟玩艺儿,有什么好看的?最低限度的损失是浪费电,更何况那东西基本上一个垃圾站。我的意思是,找个伴儿,或者就一个人(我就喜欢一个人)出去走走。看看祖国大好河山,喘喘城市之外的空气,尽管也充满了肥料的味儿或者什么其它的味儿,但换一种味道闻上那么一阵子,会不错的。祝你好着。
发布者:刘树勇 (2006-03-02 14:09) 
最近几天,思维能力完全退化,只能看一些浅显的文字,稍深点的有点寓意的就发蒙——包括上面您的话——我想大概的意思就是,各人种各人的地,长得茂盛就是收获,比如我种了西瓜,邻居种了南瓜,他喜欢用南瓜扁、面的标准来批评我的西瓜不合格,我就不必在乎,对吧? 是很有道理。 我呢是觉得,种南瓜的即使批评西瓜也没关系,最好不去学习种西瓜的人是怎么种的,要不然可能会有祸临头。 比如,前段日子研究心理学上瘾,碰到一个多个咨询师拿她没辙的自闭症女孩子,我发现她非常聪明敏锐,于是想尽办法交流,就像一个种南瓜的人要了解西瓜种植法一样,结果真是付出有收获,她对我打开心扉,详细地讲述了十年前她母亲自杀的全过程,问题是,那自杀不是一次完成的,她母亲割腕过,上吊过,开煤气过,吃安眠药过,每次都是她放学回家然后看到血和昏迷的母亲,然后呼救,最后她母亲终于死于精神病院,而她怀疑她母亲的死能成功是他父亲导致的。 在她血淋淋地描述后,我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同情,我承诺我会陪她走过这段,她也确实一天天好起来,可是我开始噩梦连连,非常诡异的5维6维空间的梦,她的母亲不断在我梦中出现,好象,在梦中我成为她母亲的依附体。于是,我开始自闭,嗜睡,无法完成工作,像她从前一样。在持续了一个月以后,现在我终于不得不对她承认,我需要切断和她的联系安静一段。她很愤怒,而我很沮丧。 精神问题……我发现我存在的精神问题,通过她的出现。这问题就像病毒,剥夺了我的生存意识,而这病毒能发作首先是因为我先天不良,我的南瓜地容不下西瓜种植法。 也许有办法能容下,我也能同时种两种植物,但需要时间…… 这段时间能做的就是上网、看电视和睡觉,欠了很多稿子,心存内疚,可是我耻于告诉别人我已经对我的精神失去了掌控。还在找出路,一定会找到,但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算我自言自语,我也想知道,如果您在我这种状态下,会如何处理?
发布者:飞鱼 (2006-03-02 09:30) 
跟这样长的帖子,不容易。这年头儿,还想得这样深切,更不容易了。任何一部电影,或者其它作品,可有无数的解读方式。读得明白,有自家收益,就好。其实说得白了,一个文本,不过是个大家说话的理由。仿佛一块闲地,大家胡乱走来,种些什么。过些时候,花也开了,瓜也有了果也大了,一地的五颜六色,看着才好。至于别人说些什么,种些什么,有什么要紧?
发布者:刘树勇 (2006-02-28 13:09) 
看《海上钢琴师》(书和电影一起看的,其实《海》的小说不长,2万字而已,但很深入,深到潜意识层面了)的时候,也在散淡地看一些荣格心理学的东东,于是很有趣的做了一些联系,用心理学上的理论来解释了一下这电影,也写了一篇,贴上来解闷。:) 与轮船同归于尽的幸福 《海上钢琴师》犹如清澈到无以言表的一支音乐,从大海深处缓缓传来:在巨轮上出生的弃婴,被一名水手发现,取名1900。为了躲避被移民局带走,1900一直在船上长大,定时随船起航。8岁时水手亡故,孤单一人的他无意间对弹钢琴无师自通,从此后他便成为世界上最棒的钢琴师。他出神入化地驾御了钢琴和音乐,即使在狂暴的巨浪颠簸中,他的随兴演奏仍然有着无可比拟的优雅和激情。他一生中从未离开巨轮半步。在巨轮装满炸药报废时,中年的他选择和船一起魂归天国。整个故事像童话一样纯粹,一样美。也和童话一样无法在世间驻足。因为1900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他只属于心灵王国。很显然,意大利阿利桑德罗•巴里科(《海上钢琴师》作者)讲述了一个心灵和生命,个体和社会关系的故事,这是他的一贯风格。 隐喻一:大海意味着人的深层潜意识世界 我们真的了解自己吗?不,我们所能了解的不过是意识世界,而决定我们生活走向的却是我们的潜意识。佛洛伊德曾说,“穷其全世界所有心理学家的一生来研究一个人的潜意识,还不能够抓到九牛一毛。”每个人的潜意识都大过世界,它仿佛是巨大冰山,我们只看得到那露出水面的蓝色的些微一角…… 虽然不够了解自己,但并不妨碍我们运用自己的潜意识能力进行社会性活动,包括写作或者阅读文学作品。因为人类个体潜意识的很大一部分是集体潜意识,就像是冰山与冰山间紧密相连的大地,在我们还没有交流之前,我们已经互相理解。有时候我们会对某人一见钟情,其实只是因为这个人的很多特点和我们潜意识中某个早就存在的子人格有类似性;我们看书觉得余味无穷,也是潜意识的原始思维和作者的原始思维之间产生互动交流;这一秒突然决定不吃晚饭,真的是偶然事件吗?不,其实在我们出生前这个决定就已经存在,只是在今天执行了它。人生其妙无穷正是因为潜意识如同大海,博大宽广,蕴涵丰富,难以把握。可以说,所有的优秀小说都不仅仅讲了一个好听的故事(意识层面),更主要的是表达出故事背后的诸多感触(潜意识层面)。而小说中的语言总会以象征形式让我们窥到作者潜意识里想表达的东西。比如《海上钢琴师》把整个故事的背景放在大海上,我们就很清楚地知道,作者要讲一个有诸多象征意义的故事了。 隐喻二:船是生命,1900是音乐之神 1900所在的巨轮,这个漂浮着的海上城市其实隐喻着人生,巨轮从诞生到报废(装满炸药爆炸!多么神奇的预言,我们的地球不正在期待着原子弹的爆炸吗?核弹头的数量已经足以毁灭地球几十次、上百次了!),可以形容为整个人类的发展历程。船如生命,随波荡漾,无根无系。每年巨轮5、6次间往返美州和欧洲,每船2千人,一船人离去,新的人再来——说的是个体的生命发展,看似有目标有方向,其实不过是由生到死。而这是人类必须完成的使命。中国人说“百年修得同舟渡”,这个舟也是指人生。2千人同“舟”横渡大洋,在头等舱、二等舱和三等舱之间,虽然物质待遇相差悬殊,但大家其实看到的是同样的大海,感受到相同的太阳和风,甚至听到的也是同样的音乐。 1900身在轮回之外,他如此孤独。对这世界而言,1900并没有存在过,他没有祖国,没有故乡,没有家庭,没有在任何城市的医院、教区和监狱留下痕迹,也正因为如此,他不属于这个社会,他谁都不属于,只属于他自己。当一个人可以还原成如此纯粹的个体的时候,他便成为一个长久的传奇,不是只存留于一次生命历程,而是流传于整个人类历史。1900,便是人们潜意识里的音乐之神。他随兴而起乐,无门无派。当他的手触到黑白琴键,他的灵魂就开始飞升他处,音符从钢琴中流泻而出,黑色的,白色的,或者彩色的,世间的一切尽在其中。如此音乐,怎么可能输给他人?比赛的概念又是多么的愚蠢!心灵能量决定技术水准,1900当然一定会胜过狂妄的爵士乐之祖,他们之间相差悬殊,差就差在一个是世俗凡人,求名求利,想利用音乐压倒一切,另一个生命中只要音乐,别无他求。所以,当然,1900在比赛里施了魔法,他可以完成没有人可能完成的极致和弦,因为音乐本来就属于他。 隐喻三:海是艺术之海,船是心灵王国,土地是物质世界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漂浮着的巨轮又同时隐喻着心灵王国,人在这一生中或多或少都曾游弋于艺术之海,曾体会过心灵世界的辽阔神奇,但船上时间终究短暂,人类的脚总要落到根本的土地上——“物质世界欢迎您归来”。人类需要吃饭、穿衣、住房子、有代步工具;需要有家庭——延续传承,获得安慰;需要有工作——获得社会认可……人们总是在东奔西跑,不断寻找新的陆地。因为物质无法满足心灵中安全感的匮乏,所以他们不断试图在已有的基础上再多抓住点什么。他们花费一生的时间,到处寻求不能实现的目标——也许他们在寻找一个四季如花的天堂。 1900,他的心中便盛开着天堂之花——人们的心灵只要得到满足,就不必再到外面苦苦追寻——可惜,没人能领悟这一点,人们很难明白心灵平和丰美的幸福,因为他们在物质世界花了太多的时间了。 1900曾经也想过要下船生活,因为一个叫巴斯特的农民告诉他,在干旱毁了他的田地,老婆和牧师私奔,孩子死掉之后,他徒步横穿英国,走到某个小镇的小山后,猛然间,他看到了从来没有见到的大海,那感觉像触电。“一种强烈的召唤,一遍又一遍地呼喊着:‘戴绿帽子的家伙,生命是广博的……’”他的头脑起了革命,他的人生发生了巨大改变。——这个故事说的是艺术(大海象征艺术之海,相对于物质之土地)的神奇魅力,它可以让人跳出俗世,重焕生机。一直在大海中生活的1900听了很心动,他幻想自己若在陆地上生活几年,变成一个“正常人”(也就是社会人、物质人),然后有一天,他到达海岸,就可以听到海的呼唤。他幻想自己去体会那一刻的强烈感受。于是,1900生命中最重大的时刻到来了:他决定下船。为了看海。他走下舷梯,一级台阶,二级台阶,三级台阶…… “我望不见世界的尽头。一架钢琴,琴键是始,琴键是终。八十八个键,明明白白。键盘并非无限,而键盘之上,音乐无限!这一点,令我欣喜,生命也得以延续。但当我登上舷梯,面前就展开了一副有百万键,千万键的键盘。 ……在那无边无际的键盘上没有你能弹奏的音乐,你坐错了位置,那是上帝弹奏的钢琴。上帝啊,你望见前方的路了吗?都是路,千百万条,而尘世中的你们如何选择?选择一个女人。一座房子,你的土地,一祯风景,一种死亡的方式。压在你身上的世界,连你自己也不知所终。究竟有多大? …… 我明白了。大地,对我来说,是一只太大的船。是一段太漫长的旅途。是一个太漂亮的女人。是一种太强烈的香味。这种音乐我不会弹。原谅我吧。我不会下船的。请让我回去。拜托了。” 有人说,这段话表明了1900的懦弱,他害怕尘世的广大无边。NO!NO!NO!若他有畏惧,并非是因为滚滚红尘,而是因为“无边无际的琴键”。在心灵之海,一副键盘已经足够弹奏全世界的音乐,无限的,消魂的。而如果键盘太多,那音乐就将变成有限的,变成可以复制,可以分离的,变成有规则的,被约束的。在尘世间,若要存活,便不能让灵魂随心所欲。一颗自由的灵魂和房子、女人、金钱、名望等种种欲望相比,哪一个更值得?1900其实别无选择。他一生都别无选择,包括死亡方式。因为相对于一颗自由的灵魂,死亡其实不算什么。这正是他让我落泪的理由,因为他真的——很幸福。
发布者:飞鱼 (2006-02-26 10:49) 
《天堂电影院》和《西西里岛的美丽传说》我亦看过数次,没错,亦是好!
发布者:鱼儿的海 (2006-02-25 19:39) 
我看到这部片子仅仅是在去年而已,只是很凑巧的在电影频道中看到此片(此频道居然也能放此等好片,由此对该频道印象稍好),甚是感慨,买碟回家又看数次,每每都是感慨,却总是莫名其妙,不清楚自己到底感慨了什么,于是,看到老树老师的这段文字,忽的痛快起来,原来,就是这样!!
发布者:鱼儿的海 (2006-02-25 19:14) 
此导演还有一些片子。我的印象,可买到碟片的,好象还有《天堂电影院》、《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译名)几部。想必各位都已经看过了,亦是好。 《天堂电影院》最后,那位已经长大且成名的孩子再次回到小镇,回到那座破败不堪的电影院中,将所有法西斯辖制时期被迫剪掉的电影胶片重新拼接起来,然后一人在那里放映,看到的却是当初所有影片当中失掉了的有关示爱的镜头——拥抱,亲吻。看着真是令人动容! 尽管亦是有煽情中之嫌,但片子做得平易,朴素,仿佛有什么极柔软且温暖的东西从人心头慢慢地熨过去,顿时心中化了一般——那样一种感觉。 这样的片子,让人知道这导演是个正常且心智健康的人。这样的导演,中外也有很多。单说国中,民国时的费穆等一干导演做的片子,前几年里看到的《找乐》那样的片子,都好。电影,乃至一切的艺术,甚至手艺,打动人心的力量,定是与人心有关,却与花哩胡哨的噱头无关。 看看近年我们有些电影,却失了这平易,少静气。导演心中先自乱了,不知如何是好,就多玩花活。其实呢,是幼稚。仿佛刚学了个戏法儿的孩子,忍不住就在人前卖弄起来,还常常弄不好,也不管别人爱看不爱看。这哪里是电影,是杂技。杂技也是需要非常之功夫的,而且,还得有得心应手的好道具。表演起来,往往险相环生,令人为他捏着把汗。没有这个功夫,又没有个道具,还不老老实实在家种地,拿个馒头在街头乱比划,可不,大家哄笑起来了。 有野心的政治家常常把别人当敌人,艺术家有时会把别人当傻子。这两种想法都有点儿危险。聪明的人,是走在人群里的平常人,没有痕迹,并不特别。可很多人一旦成了名人,比如名导演,就觉得自己飞起来了,像只鸟儿,忘记自己原来也不过是个人这个基本的事实了。所以他做的电影就不再贴着人心做了。做着做着,他就想玩儿玄的,觉得自己的头脑高于一切人之上。这样想得过了头,他就要来教化众生。到得此处,就有点儿胡言乱语,迹近疯狂。你想,一只疯狂的大鸟,充其量不过是一块飞翔的肉。还要在人群头顶上胡乱地飞来飞去,这就更是危险,很容易被不耐烦的什么人扔块石头,或者扔只鞋子撂下来。 这不,掉下来了。 发这篇文字的意思,原不过如此。
发布者:刘树勇 (2006-02-25 08:1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