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摄影在线 首页 摄影大家 柴 选 查看内容

旧文:人体摄影的沉沦

2008-10-24 13:51| 发布者:| 查看:2703| 评论:0|原作者:柴 选

 按:这是俺写于六年多以前的一篇评论,当时署的是化名,自后来交中国摄影家协会网发出后,惹来不少转载.至今互联网间仍留有诸多残迹,今寻之而来,转贴于此,供批评.     从美术家刘海粟启用人体模特开中国人体艺术之先河,到佘山组织全国首次人体摄影艺术大展而扬名,从不少摄影师早年因半地下状态拍摄人体被骂作流氓、被警察传唤、被迫离异,到汤加丽与张旭龙因人体摄影创作引发的无休止的纠纷,人体摄影在国内已渐有普及之势。尤其近两年,人体摄影的迅猛发展更是以一日千里的速度进行着。人体摄影不仅成为摄影界,并且成为整个社会生活中所津津乐道的话题。
     但我们必须有清醒的认识:人体摄影的“繁荣”并不能证明我们水平多高,成就多大,恰恰从另一侧面反映了人体摄影作为“敏感地带”,在中国摄影界局面初开时的混沌与无序。甚至有种种迹象表明,人体摄影的境遇仍是如履薄冰,如临深渊,这种险情不但来自于社会,更多地来自摄影界本身。
     笔者之所以称“人体摄影”而不着“艺术”之名,盖因为并无意从理论高度去把握人体摄影,只想就人体摄影界近期的焦点和发展苗头,来给过热的人体摄影泼点冷水。

走上街头、走进地头就算普及了吗?
     曾有媒体在报道一次人体摄影展时,用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标题《拍人体像吃馒头一样正常?》。的确,我们看到、听到的现象也足以证明人体摄影已近乎一日三餐那样,在摄影界成为一个普通创作门类。现在,没有拍过人体的摄影人恐怕会像前两年拍过人体者一样,属凤毛麟角了。
     人体摄影展此起彼伏,展览馆、艺术中心、画廊甚至商场都成为人体摄影作品“侵袭”的领地;人体摄影活动比比皆是,不是到风光秀丽的景区创作,就是在城市中找个摄影棚开拍;有一些城市,人体摄影作品展览的广告打到了繁华闹市,巨幅人体作品就常在人们头顶张贴着。表面看,这些工作都是在普及人体摄影。但需要我们反思的是:人体摄影真的需要普及大众么?
     人体摄影本是人像摄影中的一个特殊门类,自有其私密性与非主流性,如果像拍花拍草拍纪念照一样普及,岂不怕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更可怕的是若有借人体摄影之名而行宣淫之实的作品问世,人体摄影的脸又往哪儿搁?
     中央美术学院美学教授范迪安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人体艺术的发展程度是检验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标准,能看出一个国家普通大众的审美情趣和文明程度。”在我们这样一个崇尚含蓄文化的国度,人体摄影近年来却走上街头,走进地头,让一些百姓不得不“莫名惊诧”。无论是前些年长沙公园里和武汉商城中的人体摄影风波,还是后来街头的半裸彩绘秀,引起争议的主要原因是国内缺少相应的管理措施,摄影界也没能在人体摄影方面提出对应的职业道德和规范。
     真正需要普及与提高的恰恰是人们对人体摄影及其他门类摄影作品的鉴赏水平和阅读能力。绝非让更多的摄影人来拍摄人体,让观众们掏上几十块钱买张参观券去看“西洋景儿”。

集体拍人体的无意识
     艺术家杜尚说:艺术只是个人的事情。人体摄影要想成为高雅的艺术门类,就必须保护个体创作的独立性。集体拍摄虽然是坊间的热门话题和摄影界近期的常备项目,但这种热炒起来的“人体热”还是泡沫——很难有盲目跟风的摄影者能从中脱颖而出。
     由于人体模特难寻,由于摄影行当不同,由于观念还处在“欲说还羞”的阶段,多数摄影人便不可能以平常心来对待人体摄影。况且拍人体的队伍中不仅有人像和商业摄影师,更多的则是拍风光的、拍民俗的、拍小品的、单位搞宣传的业余爱好者乃至摄影记者。为了赶人体摄影这股风,他们还得借助于集体拍摄,甚至为拍一次人体省吃俭用、摩拳擦掌做了长时间准备的大有人在。有的基层摄影组织也把找来人体模特进行一次集体创作,当成“福利”回报会员。[FS:PAGE]
     我们不知道集体拍人体时,每个快门快速的“咔嚓”声中能留下什么样的美妙影像。但从一些冲印出来的作品看,千“片”一律,一方面可能是受环境局限,另一方面却是参与拍摄的摄影人面对现场缺乏思考、没有想法所致。有摄影人在参加完人体创作后激动地宣称一口气拍了十来个胶卷,可平均不到半分钟对着几乎不变的场景按一次快门,能有多少时间思考和选择曝光组合?基本雷同的表现手法和了无新意的照片内容,让这些作品除了参加一下组织者举办的同名展览外,极有可能被束之高阁,聊作自我欣赏之用,难以产生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普通摄影人对人体摄影积极参与的热情无可厚非,但为了体验拍摄时的快感,不考虑自身实际情况,一味为拍摄而拍摄,就是集体无意识的表现。无论是百十号人在荒郊野外拍,还是在城里找块清静地界请公安清场拍摄,都不符合人体摄影优秀作品来源于个体创作的一般规律。倒是人体摄影现场参与活动的摄影记者们,能不时地抓到有价值的新闻画面。

人体摄影的功利心
     人体摄影火爆是人们观念开放的表现,随着其成为摄影新潮,自然会有精明的摄影生意人从中发现商机。先是组织摄影人到俄罗斯等周边国家拍人体模特,再是请个模特拉上一帮人在影室中悄悄开拍,后来变成一帮人带着模特到风景名胜拍摄,再后来发展到公共场所也有人体摄影创作进行。活动组织者无一例外大都想借机收取一定费用,小发一笔。人体摄影创作团之类的广告见诸媒体者不乏其人,有的还将“国外专业模特参与,名家亲临指导”等作为主打以吸引摄影人参与。也有不少公关和广告公司提供人体摄影中介服务,人体模特经纪、人体摄影培训班等都声称请的是国内外知名人体摄影家开坛主讲,或国家级优秀人体模特坐阵,收费高是其共性。趁热打铁挣一笔摄影人的钱,算是这些人体摄影先行者精明的选择。至于影楼、照相馆开设人体写真业务,虽然不见有多少顾客光顾,但其收费之高颇令人咋舌,管理和约束机制也未完全形成。一些人体摄影展把门票价格定得奇高,其借人体摄影名义营利之心不言而喻。
     有人将目前大多人体摄影概括为具有色情倾向的商业摄影。其实不仅摄影界,而且有不少商家也敏锐地觉察到人体摄影的轰动性和宣传效应,先是摄影器材城、影楼,后来发展到人流较多的商场、饭店,都有准人体摄影或表演活动登场,其中尤以人体摄影的变种——人体彩绘表演与拍摄为最。这类活动不仅让摄影人有了不花钱拍摄的机会,而且能吸引各种心理的观众前来凑热闹。商家提升了人气,模特收了出场费,摄影人满足了拍摄欲,表面看各得其所,但人们心目中“人体摄影艺术”的概念恐怕会大打折扣。
     当人体摄影以一种产业的姿态出现之日,也是其艺术性逐渐丧失之时。

炒作之风害死人体
     可以说,人体摄影一直伴随着炒作之风,即便是最正规的人体创作,最严肃的人体摄影展览,也不乏炒作之嫌。 
     最主要的炒作对象来自人体模特,从摘下墨镜的田静到后来周游全国的罗马尼亚18岁模特,几乎所有的媒体都在评说。前段时间杭州有个人体摄影展号称“模特全由在校大学生担任”——难道大学生担当人体模特拍出的照片就比其它更富于文化韵味?摄影师思想和修养跟不上,什么样的模特也产生不了好作品。无独有偶,更早一段时间,西部某省放话要举办全国首届人体模特大赛,并声称进行有效防护后将在电视台播出实况,惹得一帮时评界人士对此大加讨伐。还有一件事,就是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摄影师张旭龙与汤加丽的纠纷。本来一宗版权官司,却因为汤加丽的特殊身份公开,让其本人卷入“裸炒”风波中,结果免不了受到伤害。[FS:PAGE]
炒作摄影师者也大有人在。什么“木匠矢志拍人体”、“泥瓦工的人体摄影情缘”等煽情标题前两年在媒体上时有出现。但我们看重的是人体摄影师镜头中的经典画面,而不在乎他的出身是艺术家还是农民。
      还有炒作观众态度的,无非分成“反映正常”、“不能接受”、“欣赏艺术”几大类,若有一半个人言及“觉得不过瘾”,便要让娱乐记者们大发一通议论。
      某地一家报纸曾在显著位置刊登大幅外国人体照片,说明曰:“这名‘开放’的女人令狂欢节高潮迭起”,结果引来读者责问。其实,近年来热衷刊登人体照片的并非仅此一家。报刊热衷人体照片,除追求卖点、吸引读者、增加发行外,也和某些记者、摄影师的并不高雅的情趣有关,甚至有记者参加一次人体摄影创作,回来后不仅整版刊登其“作品”,还要附上“记者与人体女模在一起”的工作照。如此大动干戈的炒作,又如何能让本属艺术创造的人体摄影回归其本质?

人体画册、作品的庸俗价值
     笔者曾在一个摄影器材展场中看到几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驻足于一摄影书摊前,翻着摊位显眼处的几本人体摄影画册,不时发出啧啧之声。后来他们离开摊位没多长时间,便有一位返回,将几种32开的人体画册每种买下3本。摊主以为碰见识货买主而喜形于色,但没想到那位无意中甩出一句话:“这玩艺儿送给领导,他们一定喜欢。”堂堂人体摄影作品,竟然与烟酒红包走入一路。
     已过世的人体摄影师黄旭升曾带着作品到某特大城市展览,他的1000多幅作品中男女老少模特都有,但让他感到无奈的是,商家只对那些以年轻女子为模特的作品感兴趣。
      一位摄影家看过一本国内首届人体摄影大展的作品集后说:“这些照片和摄影艺术无关”。虽然说法有些绝对,但我们也不得不承认,不少人体摄影集的作品毫无艺术价值,甚至许多只能划入带有色情倾向的商业摄影一类。有的质量粗劣的人体画册已沦落到沿街叫卖,打折处理的地步。
     在2002年都匀国际摄影博览会上,有位人体摄影师捐出十数幅作品公开拍卖,并欲将拍卖所得全部捐给当地希望工程事业。可令主办者没想到的是,其作品底价500元,一幅也未售出,不知是参买摄影界和文化界人士羞于购置此类作品,还是他的作品太流于形式而无多大价值。
     人体摄影作品在社会上被恶捧与在文化界和艺术市场中受到冷落形成鲜明对比,其社会功用超出艺术性之势昭然若揭。

深层的原因
     摄影家鲍昆曾著文指出:“中国的人体摄影家们津津乐道的还是不穿衣服的裸体,还不懂得如何用独特的摄影语言去重新解构这些裸露的生命的意义和生命与社会、历史,以及政治文化的关系。而且,相当多的人还缺少对人体深沉的尊重和理解,所以他们在拍摄时实际上处于一种茫然的、下意识的对异性裸体的玩赏的状态。”(《大众摄影》2002年第1期《艺术的和色情的》)一语道破中国人体摄影噱头不少、水平不高的真正原因。
     有家媒体以“一无所有的身体”的标题来概括一次人体摄影展。即便是一些较好的人体作品,表现的也仅是皮肤的质感、造型、光影、人与自然的关系等而已,和国外人体作品相比不仅形式落后,想法也显得“迂腐”。
      笔者看来,一是中国摄影界没能真正领会人体摄影的正确理念,没能认识到人体摄影也是作者表达思想的一种手段,对模特身体的立体复制没有任何意义。二是摄影人急功近利,模特难寻就随便拉来敢脱者代替,摄影人只为拍摄而拍摄,欲借人体摄影出名获利者不少,盲目乐观者甚至梦想着中国的人体摄影也能迅速“超英赶美”,结果却弄成了拔苗助长。三是中国的人体摄影评论缺乏,除顾铮、林路等人写过人体摄影的评论文章和理论书籍外,多数对人体摄影的一半句评论也与其他摄影评论一样,奉承多于深思,缺乏正确的引导与干预。[FS:PAGE]
     成为一种生活化的展示难道会是人体摄影之幸?在色情和准色情的边缘徘徊,是不是人体摄影从艺术走向沉沦的表现?是不是我们也该说一声:挽救人体摄影是当务之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