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摄影在线官方网站

纪实摄影的要害----------------[魏民]

2011-2-14 15:59| 发布者:| 查看:753| 评论:0


    (来源:网络 )
    主 持 人:郭丽娜(以下简称“郭”)
  访谈嘉宾:魏 民(以下简称“魏”)

  郭:看您的片子总会有一种很想要看下去的冲动,对于一些社会现象的记录,严肃又不缺乏诙谐,透露着一种黑色幽默的魅力。如此想来,魏老师在日常生活中是不是也是一个幽默的人呢?

  魏:曾经有一位MM说我“你这家伙是我见过的最好玩的人!”我觉得这个评价至高无上。其实,世间万物皆可嘲,最潇洒的是:人能够自嘲。

  郭:您的《拐点》(2010)看了让人非常感动,记录的是社会的变迁,更多的是从身边细微之处入手,但是很多人都觉得自己身边的东西没什么好拍的,对于自己特别熟悉的事物相对缺少新鲜感,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创作欲望。而您不但拍的是身边的生活,还拍的那么丰富,这是为什么呢?

  魏:“拍身边”的 摄影师很多,我想每个人如此拍摄的原因不尽相同。对我来说,可能和经历有关。我中学毕业就进大国企工作,干很脏很累的活,工友是一帮豪侠义气的弟兄,他们就住工厂周围的贫民窟里,梅芳里、药水弄都是很有名的,我们在一起干“坏事”、一起玩、一起吃、一起睡。后来做城市主题展馆,对城市化的种种问题比较关注,经常要查找文献资料。这样,当我进入周家渡那片贫民窟时,自然就发现有许许多多可以拍摄的东西,而且看得出贫民窟居民言语、动作的“潜台词”。

1.jpg

 


我的工友,1975?年摄,海鸥4B。左起;倪同盛、徐瑞明、杨军、邹大发、孟繁强


    所以对生活的热爱和理解应该是 纪实摄影师的底气。当代人忙于利益争夺,目标单一,对真正的纷复的生活失去感觉、没有奔头,自然对“拍身边”了无兴趣。如果真的感觉生活很丰富、很刺激或者很微妙、只是不知道如何下手拍摄,那不必苦恼,反而值得祝贺——你离着捅破“摄影”那层窗户纸已经非常非常接近了!


        其实,拍摄周家渡贫民窟到后来,也会有“枯竭”的感觉。那是表层矿藏采完后,要深入下去就需要另一种观察和思考。周家渡贫民窟高速度地拆迁完了,有些深入的计划没来得及完成。

  郭:《拐点》(2010)拍摄时间长达六年,对于这种长期性的专题拍摄,在拍摄期间以及后期整理方面有哪些要注意的呢?您觉得哪些类型的选题更适合这种长期性的专题拍摄?

  魏:纪实摄影师都很很个人化,不敢说有一个普适性的方法。拍周家渡,起先只是觉得“有戏”,起码世博前后对比是很容易想到的“俗套”。在黄浦江两岸拍摄一批草稿后,由感性到理性,再到理性瞄准下的感性,逐步深入拍摄,慢慢形成“城市化与民生的碰撞”这样一个新的思路。所以当一个拍摄计划想好后,一定要尊重现实生活,它有自己的逻辑,会按照自己的逻辑提示摄影师拍什么、怎么拍,这时一定不能自恋于自己的计划,要及时调整、改变。

       另外,大致拍摄到二分之一时,就应该开始试编辑,编辑会提示什么富余了,什么还缺,思路要做什么调整。我的博客上攒了许多早期的周家渡小专题,就是用来阶段性小结一下的。大拆迁、大建设完了,我想拍摄也没得拍了,但这时汇总编辑能不能弄成个东西,心里大致还是有底。

        说到适合长期性拍摄的选题,自然是过程比较复杂、时间跨度长的事情,包括一个地区变迁、一个事件发展到一个家庭成长、一个人的遭遇等等。法国新史学“年鉴学派”有一个观点非常值得纪实摄影师参考:长周期中草民的、细小的、渐变的事情,才是英雄的、巨大的、突发的事件的真正原因。现在史学界又重新重视研究“[FS:PAGE]英雄”,但“年鉴学派”的贡献依然有效。让新闻记者寻找“英雄”吧,纪实摄影师就与“时间”为伴,有兴趣的东西能拍上一辈子,有什么不好?这方面的实例,我有一篇博文介绍《达西•帕迪拉的纪实专题《朱莉》很值得看看,她拍摄了18年直到主人公逝世。

2.jpg

 


  达西•帕迪拉拍摄了18年的纪实专题《朱莉》


      对纪实摄影师来说,你身边必有一个适合长期拍摄的题材。她在等你!

  郭: 随着社会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很多老社区,建筑,都面临着拆迁,您觉得当下影像对于城市的变化的除了记录,还有其他什么作用呢?

  魏:浅显一点的,大跨度时间对比就很不错,至少为后人提供了视觉线索。

     给力一点的,当然是多少直接推动相关的社会发展有一点进步。但除了《希望工程》、《西部母亲》、《垃圾围城》之类外,在拆迁题材方面对现实有推进作用的好像没有(也许我没看到),倒是一些事件的单幅 照片引起震动和重视。

     再深入一些,就要琢磨这个地方发生的变迁除了众所周知的原因,还有没有这个地方特有的社会、经济、文化等等各种原因,图片组要有一定的规模。中国城市化在那样广阔的地域展开,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强大的引擎之一,城市化从三成发展的到七成,找一个点深入下去,即使拍摄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的拆迁都有可能揭示方方面面的大面目。这个题材要深入,必然涉及经济、文化多领域交织、涉及背后微妙的利益博弈,拍摄难度非常高,需要作者有一定的学识垫底,同时又有一定的危险性,像尤金•史密斯拍摄《水俣》那样。

    再就是进档案馆合适。当初我在做苏州河历史展馆时去档案馆找到精彩合用的图片,第一个念头就是“天啊,如果这是我拍的那有多棒!” 老上海一张1930年代的苏州河沿岸照片,河岸高高的,比照今天上海不断增高的防汛墙,立马就警告上海地面已经沉降二米、贴近海平面的严重性,老照片居然90年后发挥新的图证作用!这种照片比金像奖还牛!

     文字是思想的直接实现,仅仅表达你已经想到东西。纪实摄影是覆盖性视觉,会把你当时觉得“有戏”但没想明白、也说不出的东西一并记录,人们可以从社会、经济、文化、习俗等各种角度得到有用的信息,甚至将来有新的意外发现,这要超过记录拆迁本身。

3.jpg


 

       《拐点》中周家渡地区的“世博拆迁”有它的特点,一是“锈带”典型、影响巨大;二是举国之力、力争圆满,所以条件优惠、拆迁户大多数满意;三是全国各地民工参与建设,累计参建民工甚至超过本地居民。动迁居民让出的故土都是黄金地带,那么世博后这块土地“还地于民”为全体市民共享,那将是社会的一个进步;如果地价暴涨、豪楼成群、最后又成为少数富家乐园,那显然是不公正的,仍然没有跳出对草民“货币驱逐”的怪圈。究竟怎样,希望大家关注。在这一层意义上,《拐点》的拍摄其实是不完整的,也不够深入,只能说是个阶段性记录。

  郭:纪实摄影不同于艺术摄影与商业摄影,纪实摄影跟人们的社会生活有着更加紧密的关系,对于影像的真实性,以及摄影师的责任问题,这类争议您是怎么看待的呢?

  魏:这些年讨论“真照片、假照片”很热火,抖落出“大赛大奖”背后的利益驱动和美学误区,这在当下很必要。但是也应该看到,那一类问题还停留在“现场真实性”的初级层面。对于纪实摄影来说,要害不在那里,而在于“社会真实性”的更深层面,一[FS:PAGE]直以来都没有好好论争过。

      往前追溯,中国文艺界1950年代发生过一场关于“写真实”的论战。较早的是胡风提出来的,1955年被严厉批判。1957年秦兆阳、刘绍棠等人再次论述又被压制。1980年代初这个理论算是“平反”了吧(中国首轮纪实摄影热潮也在这段理论宽松时期开拓并非偶然),但并没有在理论上深入和发扬光大。理论基础薄弱的摄影界也没有真正争鸣过这个重大的基本问题——直面现实的真实性,“写真实”就是要展现出社会生活原生态,在揭示矛盾、解决矛盾中促进社会进步。经过文艺复兴以来几百年理论发展的世界文艺,“写真实”已经是个不言自明的常理。但在中国,还处在启蒙阶段,需要补课还没补上,又被“后现代”冲了个稀里哗啦。

        纪实摄影“真实性”最有力量的地方,在于切入社会深处、触及民众切肤痛痒、显现改革进步力量与权贵利益势力之间的较量,从而推动社会进步。显然,如果纪实摄影大多回避这一层面、很安全地站在岸边围观生活漩涡、流于皮相、猎奇、自恋,那么“真实性”就非常有限;最不好的情况,是大量表面化的“真照片” 恰恰遮蔽了最要紧的真相。

       遗憾的是,现时这种求真努力仍然不时会被误解为“揭露阴暗面”、“资产阶级自由化”等等,成为被狙击的靶子。这说明国人上下理解“真实性”还在启蒙阶段,还有很长的理论道路要“摸石头过河”。但是我相信这个问题上有所争鸣、有所突破的话,中国纪实摄影将迎来一个辉煌时期——变革时代,题材是层出不穷的,这个根本不用担心“枯竭”;而且纪实摄影不仅是什么“作品”,它最大的作用在于发挥实实在在的推进力。

       摄影师有的具有很强的社会责任感、历史使命感,我觉得是对的。但是另一方面,老话说“中国是个小资产阶级的汪洋大海”,不要轻易高喊“我们要为历史留证!”先问一下,这活儿真干起来很苦很孤独,你干不干?也有的摄影师并没有那么高的“抱负”,以平常心对待摄影。其实,特别是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只要平时拍摄日常工作和生活,积攒起来也是很有意义的,不定就集出一部有深度的好作品。想想看,工程师、规划师、程序员、医生、律师、教师、计划生育员甚至城管科科长……都知道一点纪实摄影并且拍摄,一部真正的“影像中国”早晚横空出世。所有纪实摄影师都望尘莫及,——改行吧!纯粹的娱乐摄影,也是百姓生活,虽然不必低看,但要拍出好的纪实摄影,恐怕要撞大运才行。

  郭:数码摄影技术的发展超乎人们的想象,摄影像手机一样已经普及到人们生活的各个领域,社会已经进入“全民摄影时代”,您觉得在这种背景下的纪实摄影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

  魏:我没有仔细干过这种理论家的活儿,说不太好。中国发展不平衡,欠发达地区和高度商业化地区并存,最古老传统文化和最先锋外来文化合流,纪实摄影出现多元化态势是必然的,五花八门也正常,经典的里斯、海因与后现代的戈尔丁、帕尔都具有影响力和所“适用”的题材,“西北风”和“私摄影”可以此起彼伏。无论哪一种,只要直接、间接触及到大家关注的现实,触及到人的活生生的命运,都是有意义的。不过,相比较已经过去的2010年那么多令人关注的事情,我们纪实摄影的表现不能令人满意,相反纪实摄影在出现娱乐化、皮相化、碎片化的苗头。希望摄影理论界有更好的引领作为。

     早先照相机和胶卷很稀罕的时候,即使拍到一些“表面”也很珍贵。现在数码影像大普及,加上人们阅读快餐化,要拍出有力度、敲醒人和耐咀嚼的东西,一定要在“知识武装”和琢磨生活上下功夫了。否则,把“老少边穷”拍滥了也未必有[FS:PAGE]水落石出的原貌,把丰功伟绩拍花了也见不到艰难玉成的力度。

  郭:您觉得什么样的纪实摄影才算是好的?如何评判自己的纪实摄影作品?

  魏:我只能说我心目中的好作品。

     1.“关注人的命运”,这是开启成功的第一把钥匙。拍摄不在于轻重大小、正反庄谐。     

     2.好的组图结构。事情表述、视觉流程和情绪起伏三线融合,具有逻辑力量。(这方面理论研究很少,国外优秀组图也不多,国内更弱些)。

     3.视觉优良。发挥纪实摄影本体内在的艺术力量。这和那种“泛美艺术”完全不同。(为了避免混淆,这里不用“艺术性高”这个词)。

     4.作者自然流露的独特性。如果作品的独特性一看就知道是“追求”出来的,其实已经失败了。

  郭:随着中国摄影艺术收藏市场的成熟,摄影地位的提高,优秀的摄影作品逐步成为艺术收藏的新宠,您拍摄过这么多优秀的摄影作品,而且还有着相当的社会价值,有没有想过涉及到摄影艺术收藏领域呢?

  魏:现在还没有想过涉猎收藏。我的图片如果有些可以称为“优秀”的话,被买去当艺术品收藏挂在厅堂里恐怕糟蹋人家墙壁,不合时宜。我的理想是出版社做成价格不高、大家买得起的平装图册进入传播,纪实摄影光在摄影圈里转悠老实说意思不大,它的本分是走向社会公众。现在近一千本《拐点》已经到了各级官员和普通百姓手里,这个令人高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收藏 分享 邀请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