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
年轻的

摄影理论
工作者

都有病!包括我
文/朱玉芳

朱玉芳最新文章,中国摄影在线第一时段真诚奉送。


    套用一句广告词:“我选择健康”——健康地活着。人,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对一个人来说,有时候,健康的灵魂比健康的身体更重要!国外有电影《英国病人》,刚刚一位美女作家出了一本书叫《中国病人》,前不久有人发表了一篇文章曰《中国摄影界的四种病》,一时间,中国摄影界似乎在流行精神瘟疫,你骂我,我骂他,他骂你,狼烟四起弄得整个摄影界乌烟瘴气。网站上的摄影聊天室及摄影论坛成了专业骂场。
    打嘴仗理应是那些玩文字游戏的人干的事,如今拿相机的人也开始在网站上四处撒野,这反而证明他的照片还不足以被人认可,进而靠文字,凭借谁都能进的聊天室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或者是靠在各网站打游击来告知人们,摄影界还有像他这样的人存在。当然也有不吃这一套的,忙着赚银子,忙着发作品(文字的、图片的)。
    做实践的骂做理论的,做理论的骂做实践的,做实践的说做理论的不懂摄影,是胡扯八道,只会打鸣,不会下蛋,做理论的说做实践的,打着“艺术”的幌子,出不了作品,反而骗吃骗喝骗陪。我知道名字的摄影师(包括陈长芬)和理论者(包括清华大学的韩子善教授)都被人骂了。有人说中国摄影没有批评家,在这样嬉笑怒骂一统天下的环境里,怎么可能出真正的“批评家”,相反,只会孕育出骂街的泼妇和从药水里显现出来的怪胎。
有人说,陈长芬的长城系列还不是最好的作品,那么,您拿作品把他比下去,光嘴说不算,摄影是靠作品来说话的,不是靠嘴。至于“陈长芬艺术馆”那是他自己的事。
    说到纪实作品, 胡同里的徐勇、“精神病院”里的吕楠 、“主人” 姜健、“知青” 黑明 、世界名人邓维、“小姐”屋里的赵铁林、“老房子”的管家李玉祥都被人骂得遍体鳞伤,下一个会不会是“地下”摄影家(像王朔一样开始骂起鲁迅来了)?骂人的“大师”您弄一本不被人骂的“东西”来让大家瞧瞧!
关于摄影理论,顾铮、窦海军、黄一璜、虞若飞、翟墨、林路、王瑞、韩子善、丁遵.、岛子、刘树勇全被骂了,相互骂、被人骂,骂得失态!严重失态,斯文扫地!这就是做理论的态度?中国摄影家协会的理论研究室是干什么的?
    中国有多少人靠摄影发家致富了?中国又有多少人靠摄影弄得了一官半职,为什么不敢承认?怕玷污了“艺术”?
    中国的摄影师不承认“自恋”,为什么还把废底片敝帚自珍?既然淡薄名利为什么还拼了命地参赛、投稿?为什么还厚着脸皮往“中国摄影家协会”里挤?甚至不惜“巨资”请客送礼!
    既然参赛“重在参与”,为什么赛事揭晓后对自己没获奖耿耿于怀,对获奖作品指指点点?认为评委不够格!你为什么不毛遂自荐当评委?
    人家花钱买套好点的相机,就说人家是玩弄器材,“千金难买我愿意”,生气不?
    搞艺术摄影的说开影楼的是糟蹋艺术,糟蹋不糟蹋艺术,赚了钱再说!赚了钱就可以武装自己,有钱就可以不惜浪费胶卷,没钱就得为了一张5寸照片跟扩印店老板讨价还价!
    自己的照片好,为什么报刊不用?万般无奈拿到网上办免费(不收费、也没稿费)的个人影展,来满足表现自我的欲望吗?
    有人说广告摄影师是出卖自我,拿人钱财,替人抬轿,都想坐轿,谁人抬?有些人连抬轿的资格都没有,还痴人说梦地妄想坐轿。
    一说照片被侵权,劲头就来了,看样子要发一笔横财。一说自己被人告了,就不高兴,说国人穷疯了,不可理喻,闪电般的召开所谓的座谈会,并在自己掌握的工具上铺天盖地地宣传,呼吁立法部门健全法律,约束人的行为,并感叹长此以往,新闻照片没法拍了。然而,中国的摄影界何时认认真真地平等地考虑过被摄者的肖像权问题?
    既然有人假惺惺的说“君子不言钱”,为什么还因为几十块钱的稿费没收到,自个儿默默不乐?既然搞文字的说中国没有真正的摄影家,做实践的说中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批评家,中国百年的摄影史里还有什么?
既然中国的摄影比中国的足球还臭,干脆,中国摄影家各级协会解散!中国的摄影网站关闭!中国的摄影报刊停印!摄影专业课停开!牢骚满腹者,请转行吧!有病看病,没病者,自我禁闭十年,用十年的光阴来反思中国百年的摄影史。
    我知道这篇文章发表后,肯定又会招来一顿臭骂!骂来骂去,与事无补,争来争去,所有的问题仍不会有一个结论!歇会儿吧!骂人只会浪费有限的网站空间和报刊版面!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摄影师 新闻中心 摄影比赛在中国 摄影师博客 人体人像 图片故事  现代影像 推荐摄影师 签约摄影师 投稿说明 书籍推荐 读图时代出版社
 

©1999-2010 中国摄影在线CPNO 版权所有
 《中国摄影在线》网站名称备案(京):0272000101200001
ICP备案号:粤ICP证B2-20050250 公安备案编号:4408013011040
E-mail:web@cphot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