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年轻的

摄影理论
工作者

梦想胶片
文/朱玉芳


    在最近的《瞬间世界》里有一个朱恩光的专访,当主持人黄文问,"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时,朱恩光回答,"我最大的愿望是能有用不完的胶卷"。朱恩光流着泪讲述了他因为看到一个非常好的场景,却因没有胶卷而留下的遗憾;流着泪讲述了因为买胶卷而要缩衣节食的窘况。黄文被感动了,我被感动了,所有的观众被感动了。"渴望能有用不完的胶卷"正是我们每一个摄影人曾经或正在经历着事情。
   时光倒退到十年,我十四岁,成了《中学生导报》的小记者,狂热的爱好者,那时,别人写了一篇叫做《我的明天我的梦》关于我的专访,其中关于梦想的回答是"我想拥有自己的电脑,自己的采访录音机,自己的采访相机",因为这个梦,我把这篇文章郑重地作为了我第一本书的序。大学时我买了一台方正电脑,买了一只爱华采访录音机,买了一架松下摄像机,参加工作后,买了一架尼康F100相机。如今,基本实现了自己孩提时代的梦,我成了一名职业人像摄影师,采访倒成了我的业余爱好。但我深深领略到了受客观条件的限制而难以实现自己理想(或愿望)的伤痛状。
   朱恩光在自己的风光领域里已经很有作为,他的作品也被人们所任同,却仍然在为胶卷而作难,摄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摄影人没有足够的胶片进行创作是摄影这门艺术最大的悲哀和遗憾。为胶卷所困的不仅朱恩光一个人,我们不仅为胶卷而困,也为器材而困。为了一支胶卷,一架相机我们常常要放弃很多物质生活的享受;受设备的限制,我们的创作不能够享受充分的自由。做摄影人,难;做摄影人;苦。
   我曾经说过,玩摄影要靠大量的金钱来支撑,胶卷、电池、相纸,无论哪一点都需要如流水般地掏腰包,而摄影又像其它艺术一样要接受贫困和痛苦的煎熬,所有的摄影爱好者和自由摄影人的困苦是公款报销的"公家"摄影人所体会不到的。有钱的主往往吃不了摄影的苦,因为他仅仅只会坐享其成地品尝咖啡,而摄影人却是兼种植咖啡、煮咖啡、品咖啡的那一类人,咖啡苦自有苦的滋味和乐趣,咖啡苦自有苦的充实与幸福。
   上帝是公正的,他只允许我们选择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其中的一种,很不幸,我们选择了后者,注定要与清贫作伴,与痛苦为伍。
   世界上,无论是文学、书法,还是绘画对物质准备要求很低,一张纸,一支笔足矣,惟有摄影需要你不停地投入。今天的中国,一个自由摄影人,还不足以靠出卖图片来养活自己,所以我们往往付出的很多,收获的很少,大量的摄影作品只能在孤芳自赏中慢慢地等待姗姗来迟的知音。
   其实,"梦想胶片"并不仅仅是说每一个摄影人只要有胶卷用就可以了,"梦想胶片"只是一个摄影人最基本的愿望,就是这微薄的要求,有时也很难实现,这就是现实的残酷。
   "梦想胶片"是因为我们曾经或正在住着"茅草屋";"梦想胶片"是因为我们曾经或正在靠"手稿"打"酒"喝;"梦想胶片"是因为我们曾经或正在演奏着连自己都接受不了的"糜糜之音";"梦想胶片"是因为我们曾经或正在经历着"六亲不认"的"众叛亲离"。
   "梦想胶片"是因为我们摄影人现实的物质基础与艺术创作的需要还有一段距离。"梦想胶片"寄托着所有摄影人渴盼生活状态和创作状态得以改善的强烈愿望,但愿,有一天,所有的摄影人都可以不再为了生存而低价"出卖"艺术;但愿,有一天,所有的摄影人都可以在充实的物质基础支撑下的高度自由的创作空间里自由翱翔,尽情地捕捉自己的创作灵感。
   有梦,才会有追求;有追求,才会不断地拼搏和进取。
   因为有梦,使我们这些清贫的艺术殉道者在荒凉的行走的路上不再寂寞和孤单。
 

中国摄影在线 中国摄影师 新闻中心 摄影比赛在中国 摄影师博客 人体人像 图片故事  现代影像 推荐摄影师 签约摄影师 投稿说明 书籍推荐 读图时代出版社
 

©1999-2010 中国摄影在线CPNO 版权所有
 《中国摄影在线》网站名称备案(京):0272000101200001
ICP备案号:粤ICP证B2-20050250 公安备案编号:4408013011040
E-mail:web@cphoto.org